历史风云网

查看: 1188|回复: 1
收起左侧

[体育史话] 五武术

[复制链接]

1062

主题

1645

帖子

-737

积分

草民

     :

     :

     :

发表于 2011-12-30 10: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五  武术
  (一)武术源流之一
  武术是我国独具特色的一项运动,它是一种可以独练,可以比赛,又可以表演的运动项目。它既具有击技的实用价值,又能起到全面增强体质的健身作用,并在造型和套路中又具有表演的艺术美。
  中国武术有三个组成部分,即击技、舞蹈和技巧。击技是主体。舞蹈和技巧揉合在击技之中,一招一式,既具有身体灵活的技巧,又具有艺术的美,这种美的运动和运动的美,是经过长时间的发展而形成的。
  考古资料表明,我国许多新石器时期的遗址中,发现有石斧、石刀和石矛头等兵器。有了兵器,就有使用兵器的方法,这就是击技的起源,掌握击技的本领在古代叫做武艺。春秋、战国时期,由于战争的需要,各诸侯国君都大力提倡武艺。据《荀子》说,“齐人隆技击”。齐桓公的宰相管仲,曾下过命令叫各乡把“有拳勇股肱之力者”,推荐给政府任用。《吴越春秋》记载,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打败了,栖于会稽,练兵复仇,遣使聘请越女,“问以剑戟之道”。《庄子·说剑篇》上还记录了当时剑法的要领:“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失之以至”,成为后代剑法的基本要诀。西汉的史学家司马迁在叙述其先业时说,“司马氏在赵者,以传剑论显”。图穷匕首见这一典故是很有名的,它说的是战国末年卫国人荆轲游说燕国,燕太子丹尊他为上卿,派他去刺秦王政(即秦始皇)。燕王喜二十八年(公元前227年)他带着秦逃亡将军樊于期的头和夹着匕首的督亢(今河北易县、涿县、固安一带)地图,作为进献秦王的礼物。献图时,“图穷匕首见”,刺秦王不中,被杀死。在河南南阳唐河发现的一块汉画像石,内容似为荆轲刺秦王图。画中三人,自右至左为荆轲、秦王、秦舞阳。荆轲左手握秦王之袖,右手持匕首刺之。秦王抽身站起,横剑欲还击(图八)。这些史料都说明,击技在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个较大的发展。更为重要的是,当时的军事家不仅认识了练习击技可以直接提高作战能力,而且“可以强士体”,提高军队成员的作战素质。这就为击技的广泛发展奠定了重要的思想基础。
  击技中的攻防技术是一对矛盾,是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的。每出现新的进攻技术,就会有新的防守动作,每出现新的防守动作,就会有更新的进攻技术。我国古代的攻防练习最早就是采用对练形式,这就可以起到互相促进的作用。传说在夏代禹王时就有了“干戚舞”。干就是盾牌,戚就是斧头。一个是进攻的利刃,一个是防守的坚器。一手执干、一手执戚而舞,象征着攻防技术的同等重要。周武王伐商胜利之后,创作手执兵器,“列成战阵,以象击刺”的大武舞。这是由攻防练习演变成的大型舞蹈。在汉画像石的图象中,有许多兵器对练图,有长兵器的对练,有短兵器的对练,也有短兵对长兵的对练。兵器对练是一种很有趣的练习,双方真真假假,不让对方探知虚实,于是就变化出许多新的动作。徐州博物馆藏有一块汉画像石,是四幅连环画式。其中一幅是两人各执长兵器对练,其它三幅各有四人,象是去看比试,又象是看了后边议边走。这一图象(图九)反映了汉代的兵器对练已吸引了观众的兴趣。又如在山东微山县发现汉代格斗画像石,图中两人,左边一人执刀、盾,右边一人执刀和勾镶,两人对打(图一○)。在南阳唐河县发现的汉代搏击画像石,图中两人,左边一人头戴冠,着长衣,双手执钺,钺折人仰,欲倾于地,右边一人冠抛于空中,瞪目张口,手执长剑作搏击状。画像十分形象生动(图一一)。另外,在江苏徐州和河南京阳还发现了长兵器对短兵器和徒手对长兵器对打的汉画像石(图版19.20)。
  汉代的角觝戏是饶有兴趣的。汉武帝元封三年举行了一次大会演、长安城附近三百里的人都赶来观看。角觝戏是一种配上音乐的化妆武打戏。但其基本形式却是“两两相当”的对练。《西京杂记》说:“三辅人俗用以持刀为戏,汉朝亦取为角觝之戏焉。”汉代的兵器对练也成为武打的内容。角觝戏的流发展,成为武打戏,但其对练形式却是后来武术的发展基础和重要组成部分。
  (二)武术源流之二
  击技是中国武术发展的主要源头,但不是唯一的源头。世界上各民族在其发展的过程中,都创造了各种兵器的使用方法,都有击技,但都没有发展成为中国武术这种具有艺术色彩的隆身运动。西欧古代的剑术演变而为击剑运动。击剑有重剑、轻剑、佩剑、花式剑等,其基本动作都是击刺。它和中国剑术的艺术色彩相去甚远。中国武术除去击技之外,还吸收了武舞和技巧,才成为具有美的运动。所以舞蹈和技巧也是中国武术之源。
  于戚舞、大武舞,都是古代集体的武舞。另外还有单人的武舞,如大象、大夏、大■。据《礼记·内则》上规定,奴隶主子弟年满十五岁就要开始学武舞。奴隶社会是十分重视舞蹈的,在各种祭祀和宴礼中都要跳舞。如祭山川时跳兵舞,祭社稷时跳帗舞,祭四方时跳羽舞,祭旱神时跳皇舞,朝廷礼会时举行“公庭万舞”,宾朋宴会时举行“蹲蹲舞我”、“屡舞僛僛”,甚至在射箭完毕时要随着音乐节拍“兴舞”,在奴隶社会,这种广泛开展舞蹈活动,使舞蹈在社会上有着深厚的基础,并推动了舞蹈向各方面发展。到了战国未年,剑术和舞蹈结合,就创造出了剑舞。《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鸿门宴会,范增要杀死刘邦,唆使项庄离座舞剑。“庄曰:‘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项伯为了要救刘邦,“亦拔剑起舞,常以身蔽翼沛公”。这表明,这种剑舞既能作单人舞,亦能作双人舞,进退击刺必有一定之规,才能互相配合协调,达到赏心娱目的目的。
  唐代的舞蹈吸收了西北边疆少数民族的健舞,使舞姿更为丰富多彩。杜甫在《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诗中,写舞剑器的情景是,“?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电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雄壮的舞蹈给观众的感受是“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唐太宗统一天下后创作“七德舞”(又名秦王破阵乐),“教乐工百二十八人,披银甲执戟而舞。舞初成,观者皆扼腕踊跃”。舞蹈艺术不仅能给人极深的感染力,还能给人以美的启示。如《明皇杂录》上说:”开元中,有公孙大娘善舞剑器,僧怀素见之,草书遂长。”《历代名画记》上说:“斐旻善舞剑,道玄(吴道子)观旻舞剑毕,挥毫益进。”由此可见,唐代的舞蹈在社会上已有极大的影响。
  斐旻是唐代有名的剑舞家。他的剑舞与张旭的草书、吴道子的绘画,被时人称之为”开元三绝。《独异志》记载,斐旻的剑舞,已不仅仅是配合音乐节拍的击刺进退,而是揉合了杂技的技巧表演,“旻左旋右抽,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空而下。观者数于人,无不悚惧。”斐旻剑舞使观众悚惧的,是高数十丈的剑投空而下。这种掷接兵器的技巧,在南北朝时属于杂技表演。《洛阳伽蓝记》记载:“有羽林马僧相善角觝戏,掷戟与百尺树齐。虎责张车渠掷刀出楼一丈。”斐旻把这种杂技技巧揉合于剑舞之中,遂使剑舞更为生色。
  宋以后的武术套路,不仅有掷接兵器的技巧,还有翻筋斗、打旋子、劈叉、软翻等技巧动作,更使得表演惊险神奇,热烈感人。
  斐旻的剑舞已具有武术的特点,它既有左旋右抽的击技,又有舞蹈动作,还有掷接兵器的技巧,为以后的武术发展奠定了基础。从剑舞的发展演变过程来说,舞蹈和技巧都是最初的源流。
  (三)枪棍刀剑流派纷坛
  唐代的剑舞虽是武术发展的基础,但它仍被称作舞。从现有的史料来看,具有击技、健身、表演特色的武术,是在宋代形成的。周密的《武林旧亭》记载,南宋的临安城已经有了“使棒”的艺人、较有名的使棒艺人有”朱来儿”、”乔使棒”和”高三官人”等,《西湖老人繁胜录》中也记载了“使棒作场朱来儿”。《都城记胜》上说:”相扑争交谓之角觝之戏,别有使拳自成一家。”宋代社会上有了以使棒、使拳表演的艺人,能够招徕观众,这就形成了具有拳、棒击技特点,而又具有表演特色的一项运动了。关于拳棒表演艺人的情形,《水浒全传》上也有一些记述:病大虫薛永原是军官家世,后来罢了职,便“世代靠使枪棒卖膏药度日”。打虎将李忠在盘缠断绝时,也“仗着十来条棍棒,地上摊着十数个膏药,一盘子盛着,插把纸标儿在上面”,借此维生。梁山泊好汉到江州劫法场时,有几个人扮作了使枪棒卖膏药的,并向守法场的军卒说,“我们走州闯府,东京也去过”。由此可以知道宋代社会上靠表演拳棒维生的人是不在少数的。这些人多是落魄的军人,虽也有些武艺,但都不是具有真正过人本领的战将。他们表演的拳棒看来精巧优美,但上阵是无用的。《水浒全传》上写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在史家村看了九纹龙史进练枪棒后,对史太公说:“令郎学的都是花棒,只好看,上阵无用。”明代的名将戚继光在《纪效新书》里也说:“凡比较武艺,务要俱照示学习实战本领,真可对搏打者,不许仍学习花枪等法,徒支虚架,以图人前美观。”王进和戚继光都是领兵作战的军官,他们懂得表演的武术虽然惊险,但只是为了好看,打起优来却是无用的。从威继光的“仍学习花枪”的说法,表明当时社会上学习花枪的人已很多。从宋代开始形成的具有表演特色的武术,在明代社会上已经广泛地流传了。
  戚继光在《纪效新书》中介绍了“古今拳家”几十种之后说:“拳法似无予于大战之技,然活动手足,掼勤肢体,此为初学入艺之门也。”随着战争器械制造的精良,徒手搏斗的拳法已不算是作战的技能。但明代社会上却流行着“宋太祖三十二势长拳,温家七十二行拳,吕红八下,绵张短打,李半天之腿,鹰爪王之拿,千跌张之跌,张伯敬之打”等许多流派的拳法。这正是因为拳法能够“活动手足,掼勤肢体”的缘故。宋、明以后的拳术发展,已经不是单纯为了击技,而是为了强身或表演了。
  明代刊刻了许多武术著作,如俞大猷的《剑经》、程冲斗的《耕余剩技》和《少林棍法阐宗》、吴殳的《手臂录》和《峨嵋枪法》等,虽然多是击技,但已有了套路,据《阵纪》和《纪效新书》记载,当时社会上还有其他流派的枪、棍和刀剑法,表明了明代武术有一个较大的发展。至于传说中元末明初人张三丰创武当内家拳,与少林寺的外家拳相颉颃。这事员不见于明代史料,但明代社会上确已流行内家拳法。据《宁波府志》记载,有一个张松溪,“擅内家拳,功地深厚”,黄宗羲在《王征南墓志铭》中也说:“少林以拳勇名天下,然主于搏人,人亦得而乘之,有所谓内家者,以静制动,犯者应手即仆,故别少林为内家。”在拳法的流派上,确实有内外两家,这是在广泛开展武术运动中形成的各具风格的流派,包括击技和艺术的不同特色。
  (四)少林寺
  “外家拳法数少林”,谈到中国武术流派的发展,必须要讲讲少林寺。
  少林寺在河南省登封县境内嵩山少室的北麓。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十九年(495年)。从建寺起,就有武装僧兵保卫寺庙财产的安全。隋朝末年,农民起义,群雄割据,少林寺处在交战的中心。当时割据洛阳的王世充与以关中为根据地的李世民在嵩山一带激烈交战。少林寺审时度势,决定投靠李世民。寺僧“志操、惠瑒、昙宗等,率众以拒伪师,抗表以明大义,执充侄仁则以归本朝”(斐漼《嵩岳少林寺碑》),受到李世民的特令嘉奖。大唐王朝统一天下之后,又赐给少林寺田地、水硙,“屡被恩宠,历代相继修营”,并特准自建武装僧兵。从此,少林寺僧在诵经拜佛之余,有了练武的传统。
  据《北拳汇编》记载,“少林派亦称外家,赵匡胤其开山祖也。匡胤挟有奇技,秘不示人,醉后曾与群臣具言其奥蕴。寻悔之,又不欲食言,卒置其书少林寺神坛中。其法以硬攻直进为上乘。”这一说法有附会之处:赵匡胤不是少林拳法的始祖,但在宋代形成的拳术套路中,赵匡胤三十二势长拳是最著名的套路。戚继光的《纪效新书》和何良臣的《阵纪》,在介绍明代的拳法流派时,都把”宋太祖三十二势长拳”列为第一位。少林寺从习武练拳的需要出发,吸收了这套长拳精华,作为少林拳法的基础是可能的。
  到了明代中叶,少林寺棍法已自成一派。戚继光在《纪效新书》中介绍当时全国器械流派时说,“少林寺之棍法与青田棍法相兼,杨氏枪法与巴子拳棍皆今有名者”。程冲斗在《少林棍法阐宗》中也说,少林棍法是“名闻天下”的。棍属于短兵器(这是相对长枪、大刀等兵器而言的),不过六、七尺长,使用时可以扎、砸、劈、盖,是各种兵器的基础。少林棍法在明代就已形成了独具一格的流派,为发展其它兵器武术奠定了基础。
  武术是由武艺发展演变而来的。虽说”花枪花棒,上阵无用”,但经常练习可以增强身体素质:各种进退击防的招式,仍旧可以作防身自卫的本领,少林寺僧习练武术,身强枝精,在明代中叶参加了江浙沿海的抵抗倭寇战争,取得了胜利,赢得了全国人民的赞颂,使少林武功由此名扬天下。《松江府志》记载,在当时全国召募的各兵种中,”以少林寺僧兵最为骁勇”,在都司韩玺的带领下,“于烟墩斩倭八十余,解上海之围”。这是明代抗倭战役前期中最大的一次胜利。据《江南经略》记载,由天真、天池二人率领的少林僧兵四十余人,屡次作战,都“大破倭寇”。《吴松倭变志》也说,以月空和尚为首的三十多个少林寺僧兵,作战勇敢,“多所战获”,“敌遇者即仆”。在一次猝不及防的作战中,他们被敌人包围,寡不敌众,全部英勇牺牲。由以上史料可以看到,少林寺僧兵参加抗倭战争的人数是不少的,在战争中都英勇善战,奋不顾身,为捍卫祖国领土、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作出了贡献。为此,明朝廷曾数次派人祭祀嵩山,修整少林寺庙宇,在《少林寺志》上留下许多明朝士大夫赞扬的诗文,顾炎武在《日知录·少林僧兵条》中,就用赞叹的口吻写道:“嗟乎!能执干戈,以捍疆场,则不得以其髡徒而外之矣。“少林寺僧人的武功在明末得到发展,并名扬海内,和他们的爱国主义行动是分不开的。
  清初数十年间是少林寺武术大发展的时期。《少林拳术秘诀》中说:“少林技术之传,以明室鼎革后,至前清顺、康数十年中,为练习最精时代,顾斯时有明代天演贵胄之裔与故老遗民、忠烈侠义之士,愤宗社之丘墟,痛种族之沦丧,恢复无计,偷生草莽,隐待时机之至,又恐此身痿靡,习于疏懒,遂殚精奋力于击技之练习,欲以卧薪尝胆之志,而为灭胡兴汉之谋。”明末遗老隐身少林寺以为”灭胡兴汉”之谋,当然和少林寺僧具有浓重的民族主义色彩有关。明末遗民顾炎武在《题少林寺》诗中说:“寄语惠瑒流,勉待秦王至”,就是希望少林寺僧能再一次帮助新的秦王,建立不朽的功勋。据传说,明朝宗室朱德畴在明亡之后,隐入少林寺剃度为僧,后来当了少林寺的主持,自号痛禅上人。由他所制定的”少林寺十戒”中,第一戒就说,“肄习少林技击者,必须以恢复中国为志愿,朝朝勤修,无或稍懈”。因此,清初少林寺武术的大发展,带有浓重的民族意识和爱国主义的政治色彩。这一色彩得到了受清统治者的民族压迫的广大人民所同情。清朝初年各地组织的反清秘密会社,便利用少林寺的声望传布民族反抗情绪。如《洪门问答》中记载:“武从何处学习?在少林寺学习。何拳为先?洪拳为先。有何为证?有诗为证:猛勇洪拳四海闻,出在少林寺内僧:普为天下归洪姓,相扶明室定乾坤。”《夭地会》在叙述其组织发起时也归功于少林寺僧。“康熙时,西鲁番造反,皇上出下榜文,无人敢扯。后来,少林寺憎闻知前来扯榜……征服西鲁番,得胜回朝,不受封赏。众僧一百零八人中,有一马仁福者,因打坏寺庙宝灯,受到众人谴责,心怀不忿,直入京都,诬告少林寺僧蓄意谋反。昏皇不问虚实,不念前功,派遣御林军火焚少林寺,惊动佛祖下凡,救出一十八人。师徒走到下尾岭灭清村,又被清兵追赶,杀死一十三人,只剩了五人。来至白沙湾口,只见海面上浮起麻石一块,正面写‘反清复明’,背面写‘洪英’。五人抬起,当时对天盟誓,插草为香,咬破五人手指合血一堆,写成书五本,各执一本。随至各省召集忠心义士,暗藏三点革命,誓灭清朝,扶回大明江山,共享荣华,同乐天下太平。”不管当时少林寺僧是否参加了反清秘密组织,而秘密组织都借少林寺的名声,传播反清意识,习练少林武功,使少林武术深入于群众之中,广为流传,则为事实。清朝末年,秘密会社又繁衍有自莲教,八卦教等组织,也都是通过习武传教组织群众,并以少林武功为号召。于是少林武术便传遍全国。而少林拳木的流派繁衍丛生,犹如繁星当空,难以数数了。
  少林寺武功和秘密会社的反清活动联系在一起,清王室当然不会毫无所闻。据《雍正朱批谕示》记载,雍正五年,谕内阁:“闻向来常有演习拳棒之人,自号教师,召诱徒众,蛊惑愚民,甚至以行教为名,勾结盗匪,扰累地方。饬地方官,将拳棒一事严行禁止,如有仍前自号教师,及投师学习者,即行究拿。”清政府一方面禁止社会上教拳学棒,另一方面也对少林寺施加压力。据《少林寺志》记载,少林寺修整房舍,绘成图样由河南总督王士俊送呈皇帝亲自审阅。雍正朱批:“朕阅图内少林门头二十五房离寺较远,向来直隶省房头僧人类多不守清规,妄行生事,为释门败类,今少林寺既行修建成一丛林,即不应令此等房头散处寺外,难于稽查管束。”重修少林寺,总督要预先呈图给皇帝御览,而皇帝在御批中提到“房头僧人类多不守清规,妄行生事”,可见清朝廷对少林寺的注视了。从修建寺庙的皇帝批示中,也可见清王室对少林寺实施了政治压力。素以练武驰名的少林寺僧,不得不采取隐蔽的办法,躲过清政府的耳目,在黑夜练武,这就是武术界留传下来的“练夜功”的由来。满族人麟庆在嘉庆年间任河南省开、归、许道台,少林寺在他的营辖之内。他曾到过少林寺视察,在所写《鸿雪因缘记》中说:他向少林寺的长者提出要看寺僧们表演武术,长老再三推辞说,“寺僧们不解拳术”。麟庆说明他是慕名而来,是私人身份观阅,并说明寺僧只要“谨守清规,保护名山”,练习拳术并不违禁。经此说明后,长老才让寺僧表演了拳法;“熊经鸟伸,果然矫捷”,这个故事说明:少林寺僧虽然在重压之下,仍然隐蔽练武,保持了少林武功的传统。在清朝最高统治者的心目中,少林寺仍是重要的监视对象。一些武功高手,不愿在寺院受拘束,便借募化之机,云游四方,到处招徒授武。《清稗类抄》中记载了不少少林寺僧与人比武献技的故事,并不是完全虚构的。而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如吕四娘、白泰宫、马和尚、甘凤池,也都自诩是少林真传,也并不都是无稽之谈。所以在清代武林中有两句传言:“天下武功在少林,少林高手在四方。”这就是说,在清政府的政治迫害下,少林武术的真传已广为流传,遍及全国了。
  由以上史料可以知道少林寺有一千多年的练武传统(图版21),而其大发展时期是在明、清之际,这和人们的民族意识和爱国主义有关。秘密会社借少林拳术组织群众,遂使少林拳术流派繁生,衍化万千。也正是这种多流派的传习,才使少林学术扎根群众之中,广为流传,成为我国传统体育中的一颗明珠。

0

主题

1

帖子

1

积分

小吏

     :

     :

     :

Rank: 1

发表于 2016-7-20 15: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把中华民族武术给说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