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50|回复: 0
收起左侧

[唐朝] (一)唐末残酷的压迫与剥削

[复制链接]

299

主题

323

帖子

2236

积分

管理员

     :

     :

     :

Rank: 9Rank: 9Rank: 9

QQ
发表于 2011-12-6 17: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唐末盐税的苛刻
天宝、至德间⑦,盐每斗十钱。乾元年⑧,盐铁铸钱使第五琦①初变盐法,
就山海井窻近利之地,置监院,游民业盐者为亭户,免杂徭,盗鬻者论以法。
及琦为诸州榷盐铁使,尽榷天下盐,斗加时价百钱而出之,为钱一百一十。
自兵起,流庸未后,税赋不足供费,盐铁使刘晏② 以为因民所急而税之
则国足用。於是上盐法轻重之宜,以盐吏多,则州县扰,出盐乡因旧盐置吏,
亭户糶商人,纵其所之;江、岭去盐远者,有常平盐,每商人不至,则减价
以糶民,官收厚利, 而人不知贵。 晏又以盐生霖潦则卤薄, 暵旱则土溜填。  乃
随时为令,遣吏晓导,倍於劝农。吴、越、扬、楚盐廪至数千,积盐二万馀
石,有涟水、湖州、越州、杭州四场,嘉兴、海陵、盐城、新亭、 临平、兰
亭、永嘉、太昌、侯官、富都十监,岁得钱百馀万缗,以当百馀州之赋。自
淮北置巡院十三,曰扬州、陈许、汴州、廬寿、白沙、淮西、甬桥、浙西、
宋州、泗州、嶺南、兖郓、郑滑,捕私盐者,姦盗为之衰息。然诸道加榷盐
钱,商人舟所过有税。晏奏罢州县率税,禁堰埭邀以利者。晏之始至也,盐
利岁纔四十万缗;至大曆③末,六百馀万缗。天下之赋,盐利居半,宫闈服御、
军馕、百官禄俸,皆仰给焉。明年而晏罢。
贞元四年④,淮西节度使陈少游奏加民赋,自此江、淮盐每斗为钱三百七
十。江、淮豪买射利,或时倍之,官收不能过半,民始怨矣。刘晏盐法既成,
商人纳绢以代盐利者,每缗加钱二百,以备将士春服。包佶⑤为汴东水陆连两
税盐铁使,许以漆器、瑇瑁、绫绮代盐价,虽不可用者,亦高估而售之,广
虚数以罔上,亭户冒法,私鬻不绝,巡捕之卒,遍于州县,盐估益贵,商人
乘时射利,远乡贫民困高估,至有淡食者。巡吏既多,官 冗 伤财,当时病
之。其后军费日增,盐价寖贵,有以谷数斗易盐一升,私糴犯法,未尝少息,
顺宗时,始减江、淮盐价,每为钱二百五十,河中两池盐斗钱三百,增云安、
涣阳、塗塗三监。其后盐铁使李巽①奏江,淮盐斗减钱十以便民,未几复旧。
方是时,錡盛贡献以固宠,朝廷大臣,皆饵以厚货,盐铁之利,积于私室,
而国用耗屈,榷盐法大坏,多为虚估,率千钱不满百三十而已。
兵部侍郎李巽②为使,以盐利皆归度支,物无虚估,天下糶盐税茶,其赢
六百六十五缗,初岁之利,如刘晏之季年,其后则三倍晏时矣。两池盐利岁
  
⑦ 天宝至德间,公元742—758 年。
⑧ 乾元元年,公元758年。
① 第五琦(729—799 年),唐长安人。曾任江淮租庸使等职。新唐书卷149、旧唐书卷123均有传。
② 刘晏(715—780 年),理财家,旧唐书卷123、新唐书卷149均有传。
③ 大曆,唐代宗年号,公元766—779 年。
④ 贞元四年,公元788年。
⑤ 包佶,新唐书卷149有传。
① 李錡,旧唐书卷112、新唐书卷224上,均有传。
② 李巽,旧唐书卷123、新唐书卷149均有传。

收百五十余缗,四方豪商猾贾,雜处解县 主以郎官,其佐贰皆御史,盐民田
园籍于县,令不得以县民治之。
恚宗之讨淮西 也,度支使皇甫鏄③加劍南东西两川、山南西道盐估以
军。贞元中,盗鬻两池盐一石者死;至元和中,减死,流天德五城,鏄奏论
死如初。一斗以上杖背,没其车驢;能捕斗盐者,赏千钱;节度观察使以判
官、州以司錄錄事参军察私盐,漏一石以上罚课料;鬻两池盐者,坊市居邸
主人市僧皆论坐;盗刮齼土一斗,比盐一升,州县圑保相察;比于贞元加酷
矣!(新唐书卷54,食货志)
今请卻依贞元旧条④,其犯盐一石以上至二石者,请决脊杖二十;……
如犯三石已上者,即是囊橐奸人⑤,背违法禁,请决讫待疮损⑥,锢身⑦牒送西
北边诸州府效力,仍每季多具人数及所配去处申奏。挟持军器,与所由捍敌,
方就擒者,即请准旧条,同光火贼例处分。从之。(唐会要卷88,盐铁条)
2.揭发“九破”与“八苦”的直谏书
救国贱臣、前翰林院学士刘允章①谨冒死上谏皇帝陛下:臣闻太进直必
孤,太清者必死。昔晁错劝削诸侯之地,以蒙不幸之诛;商鞅除不轨之臣,
而受无辜之戮;今闕臣三人矣。守忠怀信,口不宣心,则刎颈刳肠,向阙廷
而死者,并臣是也。救国策从千里而来,欲以肝脑上污天庭,欲死黎下救庶。
臣死之后,不见圣代清平,故留贱臣以谏明主。今短书一封,不人长策,伏
蒙不收,所以仰天搥胷,放声大哭 。杀身则易,谏主则难,以易死之臣,劝
难谏之主。伏见陛下初登 九五②,颁下诸州,開直谏门,言者无罪。四方雷
震,百里奔驰至阙廷者,原陛下致升平之业矣。陛下既不用其策,不佑其过,
或鞭达市朝,囚禁园苑。深埋沟壑者,不知其数,乞食道路者,不记其名。
夫输忠献策之臣,匍匐阙廷者,岂敢欺陛下乎?大臣受位而不敢言,小臣畏
死而不敢谏,忘生请死之罪,往往冒死天廷者,知陛下觉悟也。
伏闻枢密③之事,要在识人④,以宰臣为度外之官,以御史为不速之任,
冤者不得伸,君子所以深藏,小人所以深乱。自古帝王,以御史为耳目,以
宰相为股肱。股肱废而不可用,耳目蔽则不能视。今陛下废股肱,蔽耳目,
塞谏诤,罪忠良,欲令四海不言,万方钳口,可不畏也?臣恐千秋岁,说陛
下不圣,笑陛下不明,臣所以急也。当今天下求进之臣,智者不肯自言不肖,
愚者不肯自言不贤,故使贤愚混杂,善恶同群真智真愚,何所分别?取之则
善恶进,舍之则贤愚退,何不使至愚在野,至贤入仕?今天下食禄之家,凡
  
③ 皇甫鎛,旧唐书卷135、新唐书卷167均有传。
④ 这是開成元年(公元836年)五月七日盐铁使奏疏中所说的话。
⑤ 囊橐奸人,意即包庇或窝藏奸人。
⑥ 疮损,疮伤减少。
⑦ 锢身,以盤枷锢其身,叫做锢身。
① 刘允章,唐末政治家。黄巢攻下洛阳时,刘氏曾率官吏迎接义师。旧唐书卷153、新唐书卷160均有传。
② 九五: 周易乾卦:九五,飞龙在天。后以“九五”指帝位。
③ 枢密院,官署名。唐代宗永元年(765年),置枢密使,职掌出纳帝命。唐末多由宦官担任此职,权力
很大。
④ 识人,小人,或识见偏窄的人。

有八人,臣请为陛下数之:节度使奏改,一人也;用钱买官,二人也;诸色
功价优,三人也;从武人文,四人也;虚衔人仕,五人也;改优为真,六人
也;媚道求进,七人也;无功受赏,八人也。国有九破,陛下知之乎?终年
聚兵,一破也;蠻夷炽興,二破也;权豪奢僭,三破也;大将不朝,四破也;
广造佛寺,五破也;赂贿公行,六破也;长史残暴,七破也;赋役不等,八
破也;食禄人多,输税人少,九破也。臣闻自古帝王,终日劝农,犹恐其饥,
终日劝桑,犹恐其寒;此辈不农不桑,坐食天下。欲使天下之人尽为将士矣,
举国之人尽为僧尼矣,举 国之人尽为劫贼矣;欲使谁人蠶桑乎?今天下苍
生,凡有八苦,陛下知之乎?官吏苛刻,一苦也;私徵夺,二苦也;赋税繁
多,三苦也;所由乞敛,四苦也;替逃人差科,五苦也;冤不得理,屈不得
伸,六苦也;冻无衣,饥无食,七苦也;病不得医,死得葬,八苦也。仍有
五去:势力侵夺,一去也;奸吏隐欺,二去 也;破丁作兵,三去也;降人为
客,四去也;避役出家,五去也。人有五 去而无一归,有八苦而无一乐;国
有九破而无一成;官有八人而无一出:凡有三十馀条,上古以来未之有也!
天下百姓,哀号于道,逃竄于山泽,夫妻不相活,父子不相救。百姓有冤,
诉于州县;州县不理,诉于宰相;宰相不理,诉于陛下;陛下不理,何以归
哉?
伏见蛮寇欺侵,神道诳惑,我国家作亡命之魁,为逋逃之窟穴,徵兵五
年,今日诛之,何见之晚也?臣闻郤以疑未终销兵于当时①,本无养兵日,为
乱臣张本也。今不除其乱本,而除其乱苗,士卒荡尽于中原,玉帛多亡于道
路,嶺外仍令节度四面讨除,苍生嗷嗷,何负陛下?令行此讨罚,以为上策,
臣恐今年一承嗣①,明年又生一承嗣,天下征战,未有了期,则祸难起于腹心,
蜂虿生于手足。陛下左右无人敢言,但知润色美词,悦情畅志而已,岂知千
里零落,万里凋残者哉?
今国家狼戾②如此,天下知之,陛下独不知之;天下不敢言,臣独言之。
万死一生。臣死一介之命,救万 之命,臣今虽死,猶胜于生。臣献策千条,
未蒙一问,覊孤贫病,流落风尘,眷恋朝廷,而不能去。倘陛下盬臣愚见,
知臣愚忠,则理乱期须,存亡瞬息,太平之日,昭然目前。必也陛下不以国
为心,不以百姓为本,臣当幸归沧海,葬江鱼之腹,不忍见国难危,臣之原
毕矣。臣恳擗③不胜痛切感懼之至。(全唐文卷804,刘允章:直谏言)
3.逃户问题的白热化
臣自出使,力求利病,突知:南县 ④长源乡本有四百户,今纔四十余户;
閿乡县⑤本有三千户,今纔有一千余户;其州县,大略相似。其弊所自,起于
摊逃。约十家内有一家逃亡,即摊 赋税,使九家共出。税额长定,有逃即摊,
似投石井中,不到底不止。摊逃之弊,户不尽不休。此皆聚敛之臣,競剥下
  
① "郤以疑未终销兵于当时”,句中疑有脱误。
① 承嗣,田承嗣(704—778 年),唐末潘镇的首领,今河盧龙人。
② 狼戾,狼藉,散乱四布的意思。
③ 懇擗,即诚恳。擗,用手拍胸,悲伤到极点的表示。
④ 渭南县,今陕西渭南县。
⑤ 閿鄕县,今河南省靈实县。閿音wén。

以奉上,惟思竭泽,不虑无鱼⑥。伏乞诏书,绝其摊逃,以见以户家产钱数为
定,其余有欠,且特恩免之。计不数年,人必归于农矣。夫农者国之本,本
立然后可以议太平。若不由此而之太平者,是佞邪之臣也,伏乞陛下察而逐
之。(李渤⑦,请免谓南摊 逃户赋税疏,是全唐文卷712)
会昌元年①正月制:安土重返,黎民之性;非艰窘,岂至逃亡。将欲招绥,
必在赀产。诸道频遭灵沴,州县不为申奏,百姓输纳不办,多有逃亡。长吏
惧在官之时,破失人户,或恐务免正税,减克料钱,祗於见在户中,分外摊
配;亦有破除逃户桑地,以充税钱。逃户产业已无,归还不得;见在户每年
加配,流亡转多。自今以后,应州县开成五年②已前,观察使、刺史差明官就
乡村,指实检会桑田屋宇等,仍勒今长加检校,租佃兴人,勿令荒废。(唐会
要卷85,逃户条)
  
⑥ 惟思竭泽,不虑无鱼,即谓只想把湖水用尽,不考虑将来无鱼吃。
⑦ 李渤,旧唐书卷171、 新唐书卷118均有传。
① 会冒元年,公元841年。
② 开成五年,公元840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