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64|回复: 0
收起左侧

[春秋战国] (二)诗人屈原

[复制链接]

299

主题

323

帖子

2236

积分

管理员

     :

     :

     :

Rank: 9Rank: 9Rank: 9

QQ
发表于 2011-11-30 16: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屈原传略
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为楚怀王左徒。传闻强志,明於治乱,嫺
於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
之。
上官大夫与之同列,争宠而心害其能。怀王使屈原造为宪令,屈平属草
稿未定。上官大夫见而欲夺之,屈平不与,因谗之曰:“王使屈平为令,众
莫不知。每一令出,平伐其功,曰以为非我莫能为也。”王怒而疏屈平。
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
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离骚者,犹离忧①也。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
之本也。人穷则反本,故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
母也。屈平王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间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
忠而被谤,能无怨乎?屈平之作离骚,盖自怨生也。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
怨诽而不乱,若离骚者,可谓兼之矣。上称帝嚳,下道齐桓,中述汤武,以
刺世事。明道德之广崇,治乱之条贯,靡不毕见。其文约,其辞微,其志紊,
其行廉,其称文小而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其志紊,故其称物芳。其
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濯淖淤泥之中,蝉蜕于浊秽,以净游尘埃之外,不
获世之滋垢,觉然泥而不滓者也。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屈平既绌,其后秦欲伐齐。齐与楚从亲,惠王患之,乃令张仪详去秦,
厚币委质事楚,曰:“秦甚憎齐,齐与楚从亲。楚诚能绝齐,秦愿献商、於
之地六百里。”楚怀王贪而信张仪,遂绝齐,使使如秦受地。张仪诈之曰:
“仪与王约六里,不闻六百里。”楚使怒去,归告怀王。怀王怒,大兴师伐
秦。秦发兵击之,大破楚师於丹、淅,斩首八万,虏楚将屈匄,遂取楚之汉
中地。怀王乃悉发国中兵以深入击秦,战於蓝田。魏闻之,袭楚至邓。楚兵
惧,自秦归。而齐竟怒不救楚,楚大困。
明年, 秦割汉中地与楚以和。 楚王曰: “不愿得地,愿得张仪而甘心焉。”
张仪闻,乃曰:“以一仪而当汉中地,臣请往如楚。”如楚,又因厚币用事
者臣靳尚,而设诡辩於怀王之宠姬郑袖。怀王竟听郑袖,复释去张仪。
是时屈平既疏,不复在位,使於齐。顾反,谏怀王曰:“何不杀张仪?”
怀王悔,追张仪,不及。
其后诸侯共击楚,大破之,杀其将唐昧。
时秦昭王与楚婚,欲与怀王会。怀王欲行,屈平曰:“秦虎狼之国,不
可信,不如毋行。”怀王稚子子兰劝王行:“奈何绝秦欢!”怀王卒行。入
武关,秦伏兵绝其后,因笛怀王,以求割地。怀王怒,不听,亡走赵。赵不
内,复之秦,竟死于秦而归葬。
长子顷襄王立,以其弟子兰为令尹。楚人既咎子兰,以劝怀王入秦而不
反也。屈平既嫉之,虽放流,蜷顾楚国,系心怀王,不忘欲反,冀幸君之一
悟,俗之一改也。其存君与国而欲反覆之,一篇之中,三致志焉。然终无可
奈何,故不可以反,卒以此见怀王之终不悟也。人君无愚智贤不肖,莫不欲
求忠以自为,举贤以自佐,然亡国破家相随属,而圣君治国累世而不见者,
其所谓忠者不忠,而所谓贤者不贤也。怀王以不知忠臣之分,故内惑于郑袖,
  
① 离,遭受。

外欺于张仪,疏屈平而信上官大夫、令尹子兰。兵挫地削,亡其六郡,身客
死于秦,为天下笑。此不知人之祸也。易曰:“井泄不食,为我心恻,可以
汲。王明,并受其福。”王之不明,岂足福哉!令尹子兰闻之大怒,卒使上
官大夫短屈原于顷襄王,顷襄王怒而迁之。
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
“于非三闾大夫欤?何故而至此?”屈原曰:“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
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效。”渔父曰:“夫圣人者,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
举世混浊,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来人皆醉,何不捕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怀
瑾握瑜而自令见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
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又安能
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温蠖乎!”乃作怀沙之赋。其辞曰:
陶陶孟夏兮,草木莽莽,伤怀永哀兮,汨徂南土。■兮窈窈,孔静幽墨。
冤结纡轸兮,离愍之长鞠:抚情效志兮,俛诎以自抑。刓方以为园兮,常度
未替:易初本由兮,君子所鄙。章书职墨兮,前度未改:内直质重兮,大人
所盛。巧匠不斫兮,孰察其揆正?玄文幽处兮,朦谓之不章:离娄微睇兮,
瞽以为无明。变白而为黑兮,倒上以为下。凤皇在笯兮,鸡雉翔舞。同糅玉
石兮,一槩而相量。夫黨人之鄙妒兮,羌不知吾所藏。任重载盛兮,陷滞而
不济;怀瑾握瑜兮,穷不得余所示。邑犬群吠兮,吠所怪也;诽骏疑桀兮,
固庸态也。文质疏内兮,众不知吾之异采:材朴委积兮,莫知余之所有。重
仁袭义兮,谨厚以为丰,重华不可牾兮,孰知余之从容!古固有不并兮,岂
知其故也?汤禹久远兮,邈不可慕也。
惩远改忿兮,抑心而自疆;离泯而不迁兮,愿志之有象。进路北次兮,
日昧昧其将暮;合忧虞哀兮,限之以大故。
乱曰:浩浩沅、湘兮,分流汩兮。修路幽拂兮,道远忽兮。曾唫恒悲兮,
永叹慨兮。世既莫吾知兮,人心不可谓兮。怀情抱质兮,独无匹兮。伯乐既
殁兮,骥将焉程兮?人生禀命兮,各有所错兮。定心广志,馀何畏惧兮?曾
伤爰哀,永欢喟兮。世潈不吾知,心不可谓兮。知死不可让兮,愿勿爱兮。
明以告君子兮,吾将以为类兮。
於是怀石,遂自投汨罗以死。(史记卷八四屈原列传)
2.屈原的作品
离骚①
帝高阳②之苗裔兮, 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③贞④于孟陬⑤兮, 惟庚寅⑥吾以降。
  
① 离骚,史记说“犹离忧”,意谓遭受忧患。有人说“离骚”即“牢骚”转音,指心中不平之意。屈原此
文就是发抒他心中不平之意的。此文可为战国时代文学的代表作品。原文很长,这里因篇幅关系,只摘录
前段,读者可读楚辞中的全文。
② 帝高阳就是帝颛顼。相传颛顼的后人熊绎在周初封于楚。屈原是楚君的同姓,所以他自己说是高阳的后
代。
③ 战国时行岁星(木星)纪年法。岁星十二年走一周天,每年走到的部位分以十二干来记它,并各立专名。
岁星在寅年走到的部位叫“摄提格”,也称“摄提”。所以“摄提”就是指寅年。
④ 贞,正值。
⑤ 孟陬,正月。
⑥ 古人用于支相配纪日,不纪年。此处“庚寅”指屈原的生日。

皇覽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篱与辟芷兮,级秋兰以为佩。
汨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搅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掩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
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①夫先路。
昔三后②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杂申椒与菌桂兮,岂惟级夫蕙茞。彼
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何桀纣之猖披兮,夫惟捷径以窘步。
夫惟黨人③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
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齐怒④。
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修⑤之故也。
曰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余既不
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
冀枝叶之峻茂兮,愿埃时乎吾将刈。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
众皆竞进以贪婪兮,憑不厌乎求索。羌内恕已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
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长级颔
亦何伤。擘木根以结苣兮,贯薜荔之落蘂。矫菌桂以级蕙兮,索胡绳之纚纚。
謇吾法夫前修兮,非世俗之所服。虽不周於今之人兮,愿依彭咸⑥之遗则。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余虽好脩姱以韈羁兮,謇朝谇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兮,又申之以揽茞。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众女嫉余之峨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同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忳鬱邑
以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
鷙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何方圆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屈
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接诟;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悔相道之不察兮,延伫乎吾将反。回朕车以复路兮,及行迷之未远。步
余马於兰皋兮,驰椒丘且焉止息,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侪吾初服。
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不吾知其亦巳兮,苟余情其信芳。高
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芳与泽其杂揉兮,唯昭质其犹未虧。
忽反顾以游目兮,将住观乎四荒。佩缤纷其繁饰兮,芳菲菲其弥章。民
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
(楚辞离骚)
  
① 道,同“道”字。
② 后,就是君。三后,指楚国的先君熊绎、若敖、蚡冒。一说指禹、汤、文王。
③ 黨人,指当时楚怀王身边的小人。
④ 齐,音qi,疾,急暴。“齐怒”,疾怒,大怒。
⑤ 灵修,指神灵。一说指君王。
⑥ 彭咸,王逸说是殷朝的一个大臣,谏君不听,投水而死。一说是二人,彭指老彭,咸指巫咸,均古贤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