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01|回复: 0
收起左侧

[辛亥革命] 都督府之组织设施及人选

[复制链接]

1062

主题

1645

帖子

-737

积分

草民

     :

     :

     :

发表于 2011-11-18 11: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都督府之组织设施及人选
张难先
(宣统三年)八月二十日(1911年10月11日)上午,党人以全城光复,乃集阅马厂谘议局,商组军政府及推毕都督。时预定之都督刘公隔绝在汉[汉口尚未收复],孙武炸伤,总司令蒋翊武出亡,副都督刘英远在京山,詹士悲胡瑛在狱,居正黄兴谭人凤未教仁俱在港沪,杨时杰在京,各军领袖,佥以资望浅,谦让未遑,仓卒不得人选。省议员刘赓藻[字孝臣,保康人]曰:“统领黎元洪现在城内,若合选,当导觅之。”众赞成,蔡济民率少数同志偕刘往。先是,马荣汤启发巡街至黎宅,见伕役擔三皮箱出,疑为匪,诘之,称奉黎统领命来取,问统领何在,不敢答,追询,始允导至黄土坡刘宅,指黎所在。黎闻嘈杂声,避入房中,马汤力懇出儿,黎叱而出曰:“余带兵十余年,自问待汝等不薄,何与余为难也?”众曰:“吾等无恶意,请统领出,主持大计。”黎曰:“汝革命党人人材济济,要余何用?”马荣曰:“时急矣,模稜恐不便,惟统领思之。”黎曰:“汝等欲余何为?”众曰:“楚望台,乃吾辈集合处,请统领往商之。”黎曰:“楚望台有何人主持?”众以暂推吴兆麟对。黎曰:“渠一人足矣,无需乎吾。”众不听,阙龙亦至,拥之至楚望台。兆麟闻黎统领至,命士兵站队,举枪致敬。黎衣灰呢夹袍,愁容满面,兆麟起谒,黎曰:“汝等事情太闹大了!如何得了?”当时一炮兵高呼曰:“请统领下令作战。”旁一人请黎勿允,炮兵拔刀斫之,黎以身翼蔽曰:“此吾执事官王安澜也。”李翊东为之解曰:“此地下命令不便,请统领到谘议局。”众韙之。适蔡济民刘赓藻觅黎者至,於是同拥黎至谘议局,众高呼举为都督,时午后一时四十分也。当拥黎登楼。谘议局议长汤化龙亦由赵师梅陈磊觅得,即召集谘议局议长汤化龙、副议长张国溶夏寿康、议员阮毓崧刘赓藻胡瑞霖等及同志开会,推举都督,众一致举黎。黎坚不承认,胡瑞霖李国镛吴兆麟等劝之,张振武李翊东蔡济民等迫之,朱树烈并举刀自杀,血溅满座以感之,黎屹不为动。翊东乃持一预写之安民布告,进黎曰:“请於都督衔下,署一黎字。”黎拒之,翊东援笔目黎曰:“余代为书,岂能否认乎?”众鼓掌称善,翊东即书一黎字,余由书记缮写,逼贴全城,黎亦无可如何也。佈告如左:
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黎布告
今奉军政府命,告我国民知之:凡我义师到处,尔等无用猜疑。我为救民而起,并非贪功自私。拔尔等於水火,补尔等之疮痍。尔等前此受虐,甚於苦海沉迷。只因异族专制,故此弃尔如遗。须知今满政府,并非我汉家儿。纵有冲天义愤,报复竟无所施。我今为此不忍,赫然首举义旗。第一为民除害,与民戮力驰驱。所有汉奸民贼,不许残孽久支。贼昔食我之肉,我今寝贼之皮。有人激於大义,宜速执鞭来归,共图光复事业,汉家中兴立期,建立中华民国,同胞其毋差他。士农工商尔众,定必同逐胡儿。军行素有纪律,公平相待不欺。愿我亲爱同胞,一一敬听我词。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八月二十日(1911年10月11日)示众见黎态度如此,恐误事机,蔡济民提议:一面派人向黎劝驾,一面组织谋略处,以为处理当时急要机关;众同意。当推蔡济民吴醒汉张廷辅邓玉麟高尚志徐达民王宪章王文锦陈鸿诰谢石钦等十五人,任谋略。下设秘书、参议两厅,以张景良为参谋长,杨开甲吴兆麟副之。大事皆决於谋略处。冯禹弼长文书,向许谟长会计,方定国为司令盲,并推李翊东为敍赏长,司赏罚,张振武副之。
当由谋略虚议定事项如左:
一、以谘议局为军政府及都督府。
二、称中国为中华民国。
三、阙
四、阙
五、称中华年号为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
六、都督暂用黎元洪名义,布告地方及通电全国。
七、军政府暂设四部:
(甲)参谋部。
(乙)军务部。
(丙)政务部。
(丁)外交部。
八、设立扣贤馆[后改为集贤馆]。
此时因都督尚未决心,诸事由谋略处负责处理,分别进行。下午八时,蔡济民高固群商同张鹏程李济臣等十余人,往武昌府监迎胡瑛出狱。是晚会同志在谘议局计划军事、治安各事宜,及拟各种通电。突郜翔宸啸聚多人,袭都督府,府中人员多惊避,李作楝刘度成邓玉麟奉都督避蛇山麓,势殆甚!甘续熙任府警卫司令官,卫士皆陆军中小学各生担任,绩熙指挥藉围墙掩护,奋勇还击,李翊东助之,郜败走四散。翊东迎都督回府,与邓玉麟请都督巡府一周,以安人心。并派陆军中学学生守官钱局、造币厂、电报话局各重要机关。明日,调绩熙为参谋官,以高尚志司警卫。二十一日(12日)早六时,电线俱恢复,即用黎元洪名义通电全国,告以光复武昌,推黎元洪为都督,及电上海,促居正黄兴宋教仁等来鄂;并请转电总理从速回国,主持大计。告全国电如左:
午复驰檄宣满清八罪,其文如下:
是日,公推胡瑛同夏维松携带照会,送至汉口各国领事馆,其文如左:
照会各国领事
中华民国军政府鄂省都督为照会事:我军政府自广州之役,团体溃后,乃转而向西,遂得志於四川。在昔各友邦未遽认我为与国者,以惟有人民主权而无土地故耳。今既取得四川属之土地,国家之三要,於是乎备矣。军政府复祖国之情切,愤满清之无状,复命木都督起兵武昌,共图讨贼,推倒专制政府,建立民国。同时对於各友邦,益敦睦谊,以期维持世界之和平,增进人类之幸福。所有国民军对外之行动,特先知照,免致误会。
一、所有清国前此与各国缔结之条约,皆继续有效。
一、赔款外债照旧担任,仍由各省按期如数摊还。
一、居留军政府占领地区城内之各国人民财产,均一律保护。
一、所有各国之既得权利,亦一体保护。
一、清政府与各国所立条约,所许之权利,所借之国债,其事件成立於
此次知照后者,军政府概不承认。
一、各国如有助清政府以妨害军政府者,概以敌人视之。
一、各国如有接济清政府以可为战事用之物品者,搜获一概没收。
以上七条,特行通告各友邦,伸知师以义动,并无丝毫排外之性质参杂其间也。相应照会贵领事,转呈贵国政府查照,须至照会者。黄帝四千六百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即一千九百一十一年十月十二日。
是日晨,四十二标标代表胡玉珍、副代表祝制六邱文彬及诸同志等在汉阳发动全军反正,文彬占领龟山炮台,指导炮队,轰击瑞澂所乘之楚豫兵舰,多命中,艦逃青山,汉阳光复。惟当时排长翟焕明持异议,同志袁金声枪杀之。公举宋锡全为统制[后军政府任命为第一标统,旅升第一协统],王宪章为第一统领,林翼支为第二统领,粱炎昌邱文彬为正副参谋长,黄振中万逢霖王殿一黄柱国为标统,陈建章戈承元蒲志斌宋玉廷赵承武为管带,胡玉珍任交通,王续承黄家麟为参谋,并举马队同志陈孝芬为襄河一带水师统领,郑兆兰为临时兵工厂厂长,复派张大鹏等带队至汉阳县监,迎李亚东出狱,推知汉阳府事。正午,胡玉珍等带兵一排在汉日居仁门营外开枪发动,同志赵承武等群起响应,汉口光复。张步瀛带队偕温楚珩至礼智司,迎詹大悲何海鸣出狱。嗣各同志见都督态度不明,议组汉口军政分府,大悲被推为主任,何海鸣副之,并兼参谋长,吴昆温楚珩任秘书。分府设四官殿,以胡廷佐为协司令,林翼支为支队司令,李鑫为粮台总理,黄继超为团长,约胡瑛波江办理外交。派任质存赴湘,吴春阳赴皖,密谋响应。分府成立,各同志之心情始定。
清廷闻民军起义,据有武昌,大震。谕河南巡抚宝芬就近派兵一协,赴汉口,会同张彪残部,暂取守势。协统应龙翔,鄂人也。芬虑内应,郎看管
之,派统标张锡元带队南下。清乃谕军谘府陆军部,迅派近畿陆军两镇赴鄂;一面由海军部加派兵轮,饬萨镇冰督率前往:并饬程允和率长江水师,节日赴援。以陆军大臣荫昌督师,所有湖北各军及魁援各军队,均归节制。革瑞澂张彪职,仍令瑞徵署总督,带罪图功。
此时武汉各部队,俱赴指定地点努力。各处秩序如常,秋毫无犯。三镇商店,自安民告出后,知都督为黎元洪,黎素忠厚,有名於时,商民均歡忻鼓舞,启门照常营业,外国人亦赞美不巳。其一种庄严悲壮之气象,实非笔墨所能形容。午后六时,各同志再集谘议局开会,觉各部人员俱未规定,办事极感不便,议定暂编现有军队为四协,每协成立后,各招补充兵一团。先将参谋、军务、政务、外交,各正副部长,协统四人举定;并设军法、侦探、稽察、间谍各处,规定徽章,以稽出入。所定四部四协长官名列后:
四部长
一参谋部正部长张景良
副部长杨开甲
吴兆麟[出为第一协协统,副部长名义仍保留,以杨玺章代之。]
二军务部正部长孙武[八月十八日(10月9日)炸伤后,尚在汉口长清里刘燮卿家医治,由张振武代。]
副部长蒋翊武[十九日(10日)被捕逃脱后,亡京山未返。]
张振武[兼代部长职]
蔡绍忠[负责办事]
三政务部正部长汤化龙[不到]
副部长张知本
四外交部正部长胡瑛
副部长王正廷[尚在上海,由胡瑛派粱炳农至沪邀正廷。]
四协统
一步队第一协统吴兆麟
二步队第二协统杜锡钧何锡藩[杜旋任军令部长,以何继任协统。]
三步队第三协统陈炳荣
四步队第四协统张廷辅
以上人员举定后,各部即接当时情形组织之,军队则仍照前清新军制度编制,均由都督任命,并布告之。是同,蔡济民李作楝徐达明等同往藩库、铜币局、官钱局点验储款数目。计藩库实存银一百二十馀万两:铜币局实存洋七十万元,银八十万两,铜元四十万串;官钱局实存铜元二百万串,铜元一串官票八百万张,未盖印一串官票二千万张,银币一圆官票二百四十寓张,库银二十万两,银圆三十万圆:以上总计湖北财政存款,约四千万圆。一面点清,一面令胡廷佐担任藩库责任,令刘绳武统带学生军担任官钱局责任,令夏维善担任铜币局责任;又派刘度成负集贤馆责任,不久以蒋秉忠为馆长,任立年副之。
是时热心之士,闻武昌首义来集贤馆报名者,门庭若市;而饶汉祥及皖抚朱家宝之秘探孙发绪亦初至而人集贤馆,凡与黎元洪有因缘者,亦络绎不绝,麕集於是。但黎尚未决心,若辈亦无从活动。自此以后,军政府人品渐杂,惟电文、布告及往来信件,每发交集贤馆人士拟妥后,再由存同志选择用之。饶汉祥孙发绪之伦,即由此脱颖。不久杨玉如为秘书厅正主任,饶副之,孙发绪且浸浸用事矣。
时参议厅接一电,参议陈雨苍承办,文曰:“探交二十一混成协黎协统宋卿鉴:芬昔舆张文襄论湖北将才,首推我公,不料今竟附逆。倘能率队来归,芬愿以全家担保,向朝廷为公洗刷也。敬候速覆。粱鼎芬。”雨苍持商秘书厅,秘书厅以黎志未定,岂能呈阅,立毁之。
二十二日(13日),蒋翊武归自新溝,入都督府,见都督态度乃尔,极为忧虑,余亦由汉川至,翊武一见痛哭曰:“都督如此情形,将奈之何?”余曰:“姑俟之,吾辈需办之事,但急急自办耳!”因与翊武胡瑛促詹大悲速成立军政分府,以防不测。时李亚东已被推知汉阳府事,汉阳重镇,余翌日节渡江佐之。翊武往各军视察,并计划一切。
是日,刘英舆刘铁杨玉如等起兵於永隆河,称副都督,从起义前汉口总部之决议也。有众万人,当占领京山天门,以天门为司令部。后都督闻其名号惊曰:“此副都督何自来?”蒋翊武邓玉麟李长龄李国镛等具以告;且陈说利害,心始释然。孙武等以武汉上游重关大局,请都督发给弹械,派员协助刘英。当允派中参谋张鹏程、监察李济臣等数十人,携快枪三百枝,子弹二十万发,前往赞助。鹏程等至,英委济臣为参谋长,鹏程为参谋。编京山子弟五千人为两标,英自兼第一标标统,刘铁为第二标标统,以郑桂芳李凤鸣钟仲衡冷英奎李青莲尤供胜等为营长,其馀约分任参谋、副官及下级干部等职。编定后,派李济臣留守天门,训练军队,亲率刘铁张鹏程攻潜江,县令汪元秉闻襄阳巡防营统领刘蕴玉东下,阳迎阴拒,命艾良臣张鹏程等要击於张截港,大败之。潛江收复,进取监利,县令孙星煜挟荆州兵以抗,亦击破之。二十二日(13日)早八时,豫军张锡元带新军二营、巡防一营抵汉口。锡元派人讲和,调同是汉人,自当赞成革命,拟归顺民军。军政府派李国镛毕钟等携洋数千元,到豫军犒师接洽。其巡防营多湘人,闻归顺民军,即一哄而各自来归。后侦悉锡元系伪降,我军始着着注意。旋电告汉人之为清军将士者,文日:
是日,梁恢汉宋振东黄景亚等在紧马口起兵,有众千馀人,直捣汉川,县知事逃。适王守愚先由武昌至,就狱中与粱锺汉商响应,於是同恢汉等迎锺汉出狱,被推为总司令,王守愚为参谋长,司令部设汉川。当由王守愚星夜返武昌,向军政府请领弹械,饬交军务部核办。蒋翊武发快枪五百枝,子弹二十万发,运回编练队伍。而巡防营统领刘韞玉率兵五营,沿汉水南下攻我,锺汉御於沔阳之仙桃镇,战数小时,刘军败绩,缴快枪数百枝,水师舢板船三十四只,军心大振。嗣黄兴至武昌,任命为游击总司令,以当我军右翼之敌,清军始终不敢犯汉川。
黎元洪自到谘议局后,两日未食,亦不舆人交言。经蔡济民甘绩熙陈磊等连日劝慰,意稍活动。陈磊以黎尚蓄发辫,讽之,黎作色曰:“你们年轻人,再不要如此激烈,我决心与你们帮忙就是,你们说要剪去辫子,我前在营中并下过传单,令士兵愿剪者听,明日我剪去就是。”众鼓掌称快。群知都督之心已决矣。
午前八时,蔡德懋奉命卒炮队一营及胡廷翼步队一队,到武胜门外两望占领阵地,向楚豫楚材江清各兵轮射击,各兵轮亦还射,炮战约两时之久,射击极猛烈,将楚豫江清击伤,败走下游,中外观者,皆鼓掌称快。瑞澂兵轮既败,於是都督为函,遣张彪之亲信前辎重八营管带齐宝堂持去以劝张彪,书曰:齐宝堂携函渡江面陈,张彪见信大怒,遂无结果。
是日,萧国宝姚斌熊世藩李国宝等到刘家庙辎重营,运动该营兵士,被营长萧安国查觉,将国宝等四人拏获,讯知为军政府所派,当将国宝斌世藩三人,押至刘家庙江泽枪毙。国宝身受三枪,随即倒地,然未致命,夜深复苏,潜回武昌医院。国梁因有辫开释。
军政府所扩充之四协军队,就近在武汉招募兵士,极形踊躍,五日即足额。其干部,均已组织就绪。军政府划定四区,各任防御责任,兹将所划区域列左:
一、步队第一协为第一区防御汉阳
二、步队第二协为第二区防御汉口
三、步队第三协为第三区防御武胜门外至青山附近
四、步队第四协为第四区防御武昌省城
以上四区划定外,又扩充炮队为两标,以蔡德茂尚安邦为标统,更扩充马队为两标,以刘国佐周福堂为标统。是时,军械、子弹、被服甚充足,除四协配备齐全外,楚望台军械局储存尤多。长江水师巡防营,由张振武派胡捷三蔡鹏来运动。於是其营长夏占奎王朝银马祖藩等均相率归顺,统领陈得龙逃走。
下午,在都督府召开军事会议,都督黎元洪主席,当对众宣布曰:“我对於革命,自二十日(11日)至今日上午,犹未决心,此际心已决矣。”众鼓掌。又曰:“自此以后,我即为军政府之一人,不计成败利钝,与诸君共生死。”掌击如雷,与会者群欣喜若往。因黎公至府后,绝无表示,并一度欲自杀,以防護严,不遂。黎待士兵厚,此次首义,强半为军人,故拥戴者多且诚。惟黎服官久,雅不愿问革命事,加之事体重大,当然不敢轻诺,故数日坚拒不受。今竟决心,始解决一最大问题矣。
会议时,众论纷纭,莫衷一是。有谓宜速派兵守武胜关田家镇者,有谓宜速集散兵、招募市民者。时省城原有队伍,不过数干人,十九(10日)二十(11日)两日,死者死,逃者逃,所剩无几,又多升为官长,隶属亦不明,故此时所急者,在建制与增兵。当决议:一、从速广招新兵,加紧训练;二、成新军五协,以熊秉坤张廷辅杨载雄窦秉钧夏占奎分任协统,杜武库阙龙胡廷佐杨选青王华国单道康黄继超等分任标统,高尚志司警卫,王文锦司宪兵,姜明经为炮兵协统,胡祖舜司运输,蒋栩武则负联络各军之责,至是军队又改进矣。
时省垣常有散兵骚扰,居民请司令官方定国派兵肃清,定国非诿以无兵
可派,即派非其他。李翊东疑,而阴伺其举动,至夕,一大汉持一纸帖交定国而去,定国视毕,嚥入口中。翊东诘其故,莫能对,喝令执大汉还,并执定国,讯知定国谋反动,并供出府中江振魁蔡登高等多人。江蔡乃张彪之马弁,大汉为旗人,负传递消息之责者。当将四人处死。馀无问。
二十三日(14日),清廷起用袁世凯为湖广总督,谕所有该省军队暨冬路援军,均归其节制调遣。荫昌萨镇冰所带水陆各军,袁世凯亦得会同调遣。以全国军务总枢之陆军大臣,当军务倥偬之时,忽外造督师,未及三日,又代以他人,清廷仓促周章之态,实非言语所能形容。先是,李作楝闻汤化龙谓八省烟膏局总办柯逢时有与清廷军机处往来密电,作楝以此电码此时大可利用,於是向柯交涉,一面理喻,一面威胁,遂得该密电码,即张大武汉湘赣革命军声势,托外国领事馆拍出,清廷慌乱之情多原於此也。袁世凯前
被摄政载湉免职回籍,杜门不出者三年,岂能招之即来?遂以疾辞。
是日,居正谭人凤到汉,晚十时渡江谒都督,人凤陈今后之具体计划,黎喉痛不能出声,颔首示采纳。居正舆谋路虎商击汉口张彪之残部,李作棟等通知各机关同志,於晚十一时齐集农务学堂,欢迎居正,并商讨一切。
是日都督任命詹大悲为汉口军政分府主任,何海鸣为副主任[前二人系公推,未任命],吕丹书为参谋[前何海鸣兼任],胡瑛任外交,复任命熊秉坤为协统,伍正林杜武库为标统。蔡济民方兴曾省三等商组敢死队四大队,以备非常时期之用,公推方兴马荣金兆龙徐少斌四人分任队长。
军政府为书电告满清政府,
二十四日(15日),接各方报告,谓荫昌确已南下,带兵两镇,即近畿第六镇与第二镇是也。先锋队已到武胜关,有一标之众,标统马继贞;有①曹亚伯武昌革命真史老中,页37,记是日进行之事,一、以谘议局为军政府。二、称中国为中华民国。三、改政体为五族共和。四、规定国旗为五色,以红黄蓝白黑代表汉满蒙回藏为一家。五、称中华年号为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六、当以黎元洪为都督,布告地方。七、移檄各省,并照会各国领事,宣满清罪状。八、布告全国国民并军民长官。九、布告湖北各府州县。十、军政府紧要谕令。十一、致言满清政府。十二、布告汉族同胞之为满洲将士者促其觉悟。十三、军政府暂设机关四部,(甲)参谋部。(乙)军务部。(丙)政务部。(丁)外交部。十四、设立招贤馆。①统标,疑当作标统。一标抵信阳,标统贾德耀。又得报告,谓统制吴禄贞王遇里及协统李纯鲍贵卿王占元陈光远陆续由京汉铁路南下,以冯国璋为军统,自彭家湾以下各站,均有布告。信阳城内为总粮台。
同日,海军帮带朱孝先亦效张锡元故技,来谘议局谒都督伪降,军政府复派徐达明王文锦李国镛带银元二千犒军,以瞻虚实,亦知其诈,即准备作战。拟先出其不意,驱河南队伍,调第一协统领吴兆麟回府执行副参谋长职务,升第一标统宋锡全为第一协统,防御汉阳。是晚,都督召集会议,讨论作战计划,经众决定都督下令分兵渡江,开始攻击。命令如左:
以上命令发下后,参谋长张景良神经错乱,以头击都督,似欲劫黎俱死,以摇人心,居正喝止不已,李翊东主以军法从事,蔡济民以神经病解,遂下狱。居正因张景良以畏怯下狱,人心摇动,乃与谋略处商,命庶务於阅马厂筑一高台,请都督誓师,以资镇摄。谋略处然其言,一面报告都督,一面即下令各军,於二十五日(16日)清晨齐集阅马厂,侯都督祭天誓师后阅兵。
是日,熊持中张济安黄楚楠等持都督招抚令,尤复黄州,迎吴贡三出狱,其馀之绅耆与县长潘诵捷请贡三以全权应付时局,巡防营营长犹持两端,贡三晓以大义,亦归心焉。当椎高荷湾知府事,谢琦为县长,复驰谕黄州八属反正。其甥殷子衡於二十二日(13日),率同难百馀人,出夏口监,赴汉阳佐李亚东治府事,后闻黄州光复,即归助贡三,为订黄州府临时行政章程。嗣蕲春黄侃见省会兵力薄,不足支北军,乃返本县集义故,谋牵制。先是侃游学东瀛时,慨然有光复诸夏之志,尝归集孝义会於蕲春,就深山废社,说种族大义及中国危急状,向者甚众。至是号召,得三千人,以固我军右翼而保黄蕲。
二十五日(16日)黎明,阅马厂祭台高耸,军队林立,革命士气大振,都督衣军服,由文武百僚拥护出府,御马临台下,各军举枪向都督致敬,大众拥护登台。台中设黄帝神主,旗剑分列,公推谭人凤投放授剑。都督如仪祭告,祭毕,谭人凤投放剑。都督慷慨誓师,欢击雷动。全军举枪,三呼中华民国万岁,四万万同胞万岁,黎都督万岁。都督复命居正演讲同盟会革命之精神,及创立民国之意义。居正大声疾呼,听众鼓舞,黎极兴奋。嗣下台阅兵,依次巡视。兵士对都督之爱戴,亦大有加。上下团结一心,实始於此时矣。兹将祭文录后:
时事起仓卒,各种组织殊不完备,行政上尤漫无秩序。前所定之四部,半存空名。二十五日(16日),居正张知木汤化龙胡瑞霖等建议都督,制定各种暂行条例。於是晚在教育会开会,到者数百人,提出都督府组织暂行条例,分为军政、民政两大部,由都督统辖。军政方面设战时总司令一人,以下设参谋部、军令部、军务部。民政部分设民政部长一人,下设各司。当场宣通过。并提出鄂州约法草案,不久由居正张知本宋教仁汤化龙等审查通过,军政府即日宣布约法
二十六日(17日),公都督府组织暂行条例,嗣即照例推举黎元洪兼总司令,由都督正式任命杨开甲为参谋部长,吴兆麟杨玺章副之;杜锡钧为军令部长,孙武为军务部长,张振武蔡绍忠[直隶人,日本士官毕业,起义前任督练公所课员]副之:民政部推汤化龙为部长,化龙以平素主张宪政,至此稍不自安,迄未就职;冯睿[字哲夫,襄阳人]任内务,周之翰[字鹏程,宣恩人]副之:查光佛[字静生,蕲春人]任教育,苏成章副之;胡瑛任外交,王正廷[字儒堂,浙江人]副之;李作楝任理财,潘祖裕[字慎之,东湖人,前度支公所科员]副之:张知本[字怀九,江陵人,前湖北自治研究所所长]任司法,彭汉遗副之。仍俱称部,和议成后,始改司。并设一总监察部,以刘公为部长,曾尚武[字子敦,江陵人]副之。人选定,有提议薪俸者,甘绩熙蔡济民蒋翊武邓玉麟等极表反对。遂决议无论大小员司,一律月支津贴二十元,俟大局底定后实行薪俸。
是日上午十时,驻汉英俄法德日领事,公推英领事葛福持一公函,送至武昌军政府,谒都督,说明各国甚钦佩中国国民军之勇武文明。在武汉之外侨,又承军政府之保护,极为感激。故特承认民国为交战团,各国严守中士云云。都督同汤化龙李作楝接见,都督答曰:“此次武昌首义,对於本地方之外侨,自应尽保护之责。但吾国之革命,亦出於万不得已。庚子之役,满清政府大无知识,很对各国不起。近来对於国内人民,甚为猜忌。今年又派瑞徵来鄂,遇事压迫,所以人民都不愿意,亟谋自立,乃有今日之举。既劳阁下枉驾,又承各国领事严守中立,甚为感激。请阁下回汉口代为致谢。”当时军政府招待葛福去后,备答谢文五份,派汤化龙胡瑛夏维松等送至汉口交各国领事。於是各国领事於次日会函发出布告,照录於后:
汉口各国领事既承认民军为交战团,宣布严守中立,都督喜形於色,即将领事公函原文遍出布告,一面通电上海及各省。革命精神,为之大振。复电本省各府州县及自治公所,指示方略。时全省人民对革命军起义,毫无疑虑,更无反抗者。自得此电,益增信心。各县士绅俱出而负地方治安之责。所以全省帖然,内顾无忧,军政府得专心致力於战事矣。
——湖北革命知之录,页266—29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