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2|回复: 0
收起左侧

[中法战争] 法越交涉事端重大遵旨妥筹全局摺

[复制链接]

1062

主题

1645

帖子

-737

积分

草民

     :

     :

     :

发表于 2011-11-15 11: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法越交涉事端重大遵旨妥筹全局摺
李鸿章
光绪九年五月十二日(1883年6月16日)发
光绪九年五月十七日(1883年6月21日)到
前大学士署北洋通商大臣一等伯臣李鸿章跪奏,为法越交涉,事端重大,遵旨统筹全局,沥陈实在情形,恭摺密陈,仰祈圣鉴事:
窃臣钦奉四月十八日(5月24日)密谕:“统筹全局,迅速具奏”等因。顷又奉五月初二日(6月6日)密谕:“著即速赴天津,仍回北洋大臣暑任,筹备海防一切事宜”等困。钦此。
伏查越南,与缅旬暹羅同为滇粤屏蔽。今缅甸暹羅巳大半沦陷於英矣。咸丰八年(1858年),法人以兵舶住越之南圻,先後侵踞嘉定等六省,设西贡总督以治其地。同治十二年(1873年),法兵进取河内,被刘永福歼其兵官。十三年(1874年),法遂与越胁定续约二十二款,其第二款认越为自主之权,无论何国皆无统属,复声言法国愿遇事帮助。自此阳为自主,实已受制於法。去年冬,法使宝海在津通融议约三条,臣正与总理衙门商办,而该国外部易人,忽又撤使翻议。本年三月,法复袭取南定省城。四月中旬,越将刘永福乘法兵未集之时,用奇兵斩馘数十人,又歼其统将。沪上新闻纸得法电,谓其议院以兵败愤甚,意在报复吞并,应用军饷不限数目。道员唐廷枢巴黎来电云,法廷议发兵攻天津,殆欲牵制臣军不得南下之意。臣在沪与该国使臣脱理古接晤两次,神情简淡,谓中国如不管越事,则彼此无损和好;如欲明助暗助,势必夫和。所有问答各词,已电呈总理衙门察窍。
夫法之经营西贡,久欲并吞北圻,仞尚惮各国评其贪狠,中国力为援助,略有迟回。今既挫於黑旗,乃藉复仇为名,添派铁甲兵船及陆军,尅期东来,欲占其土地,悍然不顾,沿海沿江各郡县,轮船可到之处,恐不能保。臣窃料滇粤交界,山险丛杂,瘴疫繁兴,现有各该省防军及刘永福所部,协力分守,彼亦不能深入。惟若南路膏腴尽失,即阮祀幸存,何以立国?往者琉球不复,尚未及出师声讨,议者柳谓示弱邻邦,致有越祸。越如为法所并,而滇粤三省先失屏蔽。红江为滇越相共,鑛务尤彼族垂涎,将来画疆拒守,口舌必多,边患固无已时也。
或谓法人并越之念未必甚坚,中国如以重兵相向,自可俯就范围。臣思法国自同治十年(1871年)受德人惩创,上下卧薪尝胆,无日不图报复,正欲藉拓地立威,称雄西土,其藐视越南,岂肯甘心释手?况因愤添兵,亦无中止之理。我以虚声嚇之,彼未必即相震慑;我以重兵临之,则内地益情①空虚,似非两全之策。
或谓华兵前往越境交战,不在华界,我非显与失和。不知法越业经开仗,其滇粤兵之已扎越境者,尚可诿为自防边界。若添调客军,再入越境,显系助越拒法,安得不谓之失和?恐不待中法兵交,彼必多派兵船,北犯津沽,南闯粤海,甚或声东击西,捣虚避实,以分我兵力,摇我人心。我军远戍越疆,不战仍无以助越,战则敌兵或更舍越而先图我,所有沿海沿江各省,必应预为备御,务使敌兵所至,各能自全,庶前敌可无返顾之忧。昔林则徐拒虎门,而敌从定海入浙、入苏;僧格林沁拒大沽,而敌从北塘入京师,此尚言其近也。今越与内地相去数千里,若陈师远出,而反戈内向,顾彼失此,兵衙②祸结,防不胜防。
臣查海疆自广东以迄奉天,口岸林立,惟天津北塘等口,臣驻守十馀年,炮台、营垒、水雷、炮船逐渐筹布。虽未敢白诩万全,但就现有水陆各军船械兵力,当可自守。然兵力未可少分,饷糈尚待添拨。其他牛庄烟台及北洋不通商各口,实未能处处布置。至南洋之江浙闽粤各口,罅隙更多。
泰西各国战局一开,往往数年不解,必至胜负显判而後已。中国兵轮船本少,又未经战阵。法国海部铁甲新船四十馀号,售者在外,快船根驳各项战船四百馀号,装运陆兵则另有轮船,其船械之精,操演之熟,海上实未可与争锋。陆路则我众被寡,我主被客,苟能器械精良,饷精充备,未始不可与战。但一时战胜,未必历久不败,一处战胜,未必各口皆守。西洋用兵,罄其一国之人可以为军,罄其一国之财可以为饷,转战数年,胜负既判,终乃行成,而胜者所糜之饷,皆必索偿於败者,恒以亿万万计。彼平日注重商务,国有急难,可借商民之财力以资敌忾。中国官与商民隔膜,合厘税无筹饷之术也。
道光成丰年间,海疆一再尝试,而盟约所要,愈趋愈下。近二十年与彼族补宜掇拾,虽未遽转弱为强,尚得坚守藩篱,舆①斯民休养生息。一朝决裂,全局动摇。战而胜,则人才以磨励②而出,国势以奋发而强,战而不胜,则後日之要盟弥甚,各国之窥伺愈多,其贻患更不可言也。盖使越为法并,则边患伏於将来,我与法争,则兵端开於俄顷,其利害轻重,较③然可观。
臣受恩至深,捐糜不足以图报。伏念皇太后圣躬甫愈,皇上正在冲龄,臣不敢畏葸,亦不敢激烈而掷天下於孤注。臣若仍遵前旨赴粤,则愿以滇粤边境为己任:若遵旨北旋,则愿以畿疆防务为已任。臣之进止,自当再候明旨遵行。至於粤闽江浙东奉各省海口,以及长江等虚,能否各自保护,勿使旁窥,应请饬下各直省将军、督抚,迅速妥筹议覆。
再,两大交兵,旷时糜费,非剿粤捻情形可比,先须筹集的饷一千万,以济目前要需。至兵釁一开,洋税厘金立形短绌,而各省军需刻不容缓,应请饬下户部预为妥筹議覆。事关重大,应否将臣此次摺片发交军机处,会同大学士、六部、九卿密議具奏,抑由聖明裁断决择施行。总期廟堂之上,成算先操,则臣下秉受宸谟,自可中外如一,始终如一,不致朝三暮四,贻误将来。大局安危所紧,必宜先事通筹,方可临时操纵。愚昧之见,是否有当,谨缮摺由驿六百里據实密陈,伏乞皇太后、皇上聖鑒训示。谨奏。
──清光绪朝中法交涉史料,卷4,叶21—2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