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95|回复: 0
收起左侧

[唐朝] (四)中外经济文化交流的扩大

[复制链接]

299

主题

323

帖子

2236

积分

管理员

     :

     :

     :

Rank: 9Rank: 9Rank: 9

QQ
发表于 2011-12-7 11: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东西雨主洋和中西交通
(1)记胡袄祠
东北隅右金吾衙,西南隅胡袄祠①。
武德四年所立,西域胡天神佛经所谓 摩醯首罗②也。次南曰延寿坊,南
门之西懿德寺。
随开皇六年,刑部尚书、安公李圆通所立。神龙元年,中 室为懿德太子
官社③,是加饰为禅辽地。内有大石臼重五百斤。隋 末,人开法通④自终南扛
来。法通少出家,初极怯劣,同侣⑤轻之。乃发愤,乞原壮健,书夜不舍。 後
因书寐树下,口中涎沫流了出三升。其母驚,遽呼觉。通曰:“忽萝大人遗
三馱酥⑥,使通噉之;適噉一馱,使悟耳。”自尔健 壮特异 ,试举大木石,
不以为困。此寺僧行戡, 本称膂力。通遂竊其袈裟,举堂柱以壓之。行戡望
见,尽力莫能取之。通乃徐举柱以取,尽大骇。通力廉百人,时人咸服,以
为神力。次南日光德坊,东南隅京兆府 廨⑦。
後魏武(正)光四年置,府内 定随开皇中制度,其後随事改作。开元元
年,孟温礼为京兆尹,奏以贓 赎钱修理缮缉焉。西南隅胜光寺。
本隋幽州总管燕荣宅。寺西院有书(书) 行僧及团花 ①。贞观初,中口
(书)令王定所写,为京城所重。十字街东之北,慈悲寺。
武德元年, 高祖为沙门曇獻②所立。 初曇獻属隋末饑馑, 常次南日延康坊,
西南隅西明寺。
本隋尚书令、越国公杨素宅。大业中,素子玄感诛後没官。武德初,为
春公主宅。贞观中,赐濮恭王。恭王死後,官市立寺。寺内有杨素旧井,玄
感被诛,家人以金投井,後人突击见,鉤汲无所获。今寺众谓之云井,在僧
廚院内。初,杨素用事,隋朝奢僭过度,制造珍异,资货储積。有美姬,本
陈太子舍人③ 徐德言妻,即陈主权宝之妹,才色冠代。在陈初封乐昌公主,
初与德言夫妻情羲甚厚。属陈氏将亡,德言垂泣谓妻曰:”今国破家亡,必
不相保,以子才色,必入帝王贵人家。我若死,幸无相忘。若生,亦不可复
相见矣。虽然,共为一信。“乃击破一镜,各收其半。德言曰:”子若人贵
人家,幸将此镜令於正月望日,市中货之若存,当冀志之, 知生死耳。”及
陈减,其妻果为隋军所没。隋文以赐素,深为素所宠嬖④,为营别院,态其所
欲。陈氏後令阉奴望日赍⑤破镜指市,务令高价,果值德言。德言随价便酬,
引奴蹄家,垂涕以告其敌,并取己片镜合这之。及寄其妻,题诗云:“镜与
人俱去,镜蹄人不蹄。无复姮娥影,空馀明月辉。”陈氏得镜,见诗, 悲怆
流涕,因不能饮食。素怪其惨悴,而问其故。具以事告。素惨然为之改容。
使召德言,还其妻,并衣裳悉与之。陈氏临行,素邀令作诗叙别,固辞不免。
乃为绝句曰:“今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笑啼俱不敢,方验作人难。”时

① 胡袄祠:袄教,即拜火教,由波斯傅来;唐时在长 安建寺,称为袄祠。  
② 摩醯首罗,佛语,亦曰“莫醯伊濕伐罗”。摩 醯,大;伊濕伐罗,自在。摩醯首罗,意谓 大自在。
③ 追福,为死者祈祷祝福。
④ 法通,僧名。
⑤  同侣,同伴。
⑥ “ 酥”一作“蓟”。蓟,芙也,疑误。
⑦ 廨,官署,旧时官史辩事的地方。
①  团花:团,圜也,见说文。凡物具圆皆日团。如花团。此处团花同花团。
② 曇獻,僧名。
③ 陈太子舍人:陈即南朝时的陈朝;太子舍人,官名。
④ 嬖,宠爱,宠幸。
⑤ 赍,送,带。

人哀陈氏之流落,而以素为宽惠焉。(两京新记卷3)
(2)记唐代胡客留长安事
初,河、陇既没于吐蕃①,自天宝以来,安西、北庭②奏事及西域使人在
长安者,归路既绝,人马皆爷给于鸿胪,礼宾③委府、县供之,于度支④受直。
度支不时付直,长安市肆不胜其弊。李泌知胡客留长安久者,或四十余年,
皆有妻子。买田宅,举质取利⑤,安居不欲归。命检括胡客有田宅者停其给,
凡得四千人,将停其给。胡客皆诣政府诉之。泌曰:“此皆从来宰相之过,
岂有外国朝贡使者留京师数十年不听归乎!今当假道于回纥,或自海道各遣
归国。有不愿归,当于鸿胪自陈,授以职位,给俸禄为唐臣。人生当乘时展
用,岂可终身客死邪!”于是胡客无一人愿归者。泌皆分隶神策两军,王子、
使者为散兵马使或押牙⑥,馀皆为卒,禁旅益壮。鸿胪所给胡客才十余人,几
省度支钱五十万缗。市人皆喜。(资治通鉴卷232,唐纪48德宗贞元三年)
2.民族风习的相互影响
(1)摩揭它制糖法
摩揭它,一曰摩伽陀①,本中天竺属国,环五十里,土沃宜稼穑,有异稻
巨粒,号供大人米。王居拘闍揭罗布罗城,或曰俱苏摩补罗臼波吒厘子城,
北濒殑伽河。贞观二十一年,始遣使者自通于天子,献波罗树;树类白杨。
太宗遣使取熬糖法,即诏扬州上诸蔗,拃②瀋如其剂,色味愈西域远甚。(新
唐书卷221上,摩揭陀传)
(2)饮茶、打球和拔河
甲、饮茶
茶早采者为茶,晚采者为茗。本草③云:“止渴,令人不眠。”南人好饮
之,北人初不多饮。
开元④中,泰山⑤灵严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⑥,学禅 (原注:一本无 “学禅”
  
① 唐肃代间,河陇陷没于吐蕃。
② 安西、北庭:唐置安西节度使,治安西都护府,抚宁西域;又置北庭节度使,治北庭都护府,防制突骑
施、坚昆、默啜。
③ 鸿胪寺的长官是鸿胪卿,掌四夷宾 客和凶仪的事务。礼宾,即礼宾院,属鸿胪。
④ 度支,度支使,掌管国家财政收支。
⑤ 举质取利,通鉴胡注云:举者,举代以取倍称之以利者。质者,以物质钱,计月而取其利也。
⑥ 兵马使或押牙:唐制,前军兵马使、中军兵马使、后军兵马使各一人;押牙,掌管仪仗侍卫的官。
① 摩伽陀,即Magadha。佛国记作摩竭提,高僧传作摩伽佗,魏书作莫伽陁。此处与高僧传同。
② 拃,音攒,俗“拶”字。
③ 本草,书名,相传为神农所作,载药三百六十五味。其书实始于后汉。唐初修订,增至四百余种;陈藏
器著本草拾遗。明李时珍又著本草纲目,凡五十二卷。
④ 开元,唐玄宗年号(713—741 年)。
⑤ 泰山,五岳之一,在今山东中部,泰安市北。

二字)务于不寐⑦,又不夕食,皆许其饮茶。人自怀挟,到处煑饮。从此转相
仿效,遂成风俗。自邹、齐、沧、棣⑧,渐至京邑,城市多开店铺煎茶卖之,
不问道俗,投钱取饮。其茶自江、淮而来,舟车相继,所在山积,色额甚多。
楚人陆鸿渐⑨为茶论,说茶之功效并煎茶炙茶之法。造茶具二十四事,以
都统笼贮之。远近倾慕,好事者家藏一副。有常伯熊者,又因鸿渐之论广润
色之,于是茶道大行,王公朝士无不饮者。
御史大夫①李季卿宣慰江南②,至临淮县③馆。或言伯熊善茶者,李公请
为之。伯熊著黄被衫,乌纱帽,手执茶器,口通茶名,区分指点,左右刮目,
茶熟,李公为歠④两杯而止。既到江外,又言鸿渐能茶者,李公复请为之。鸿
渐身衣野服,随茶具而入,既坐,教摊如伯熊故事。李公心鄙之。茶毕,命
奴子取钱三十(原注:“十”一作“七”)文酬煎茶博士。鸿渐游江介,通
狎妥胜流⑤,及此羞愧,复著毁茶论。伯熊饮茶过度,遂患风气(原无“气”
字,据天一阁本增),晚节亦不劝人多饮也。
吴主孙(原无“孙”字,据天一阁本增)皓⑥每宴群臣,皆令尽醉。韦
昭饮酒不多,皓密使以茶茗(原作“茶茗以”,据秦本改)自代。晋时谢安⑦
诣陆纳⑧,纳无所供办,设茶果而已。
按,此古人亦饮茶耳,但不如今人溺之甚,穷日尽夜,殆成风俗。始自
中地,流于塞外。往年回鹘⑨入朝,大驱名马市茶而归,亦足怪焉。
绩搜神记⑩云: “有人因病能饮茗一斛二斗。有客劝饮过五升,遂吐一物,
形如牛胰(原注:一作‘肺’)置柈中,以茗浇之(原注:一本‘浇之’下
有‘尽’字),容一斛二斗。客云:‘此名茗瘕’①。”(封氏闻见记校注卷6,饮
茶)
乙、打球
  
⑥ 禅,静之意。佛教以清静为宗,故称禅教。
⑦ 寐,睡眠。
⑧ 邹、齐、沧、棣:邹,今山东邹县地;齐,治所在今山东济南市;沧,治所在今河北沧县东南;棣,治
所在今山东惠民县南。
⑨ 陆鸿渐,唐朝竟陵人,名羽,字鸿渐。上元初隐居苕溪,自称桑苧翁。拜太常寺太祝,不就,杜门著书。
嗜茶,著茶经三篇。贞元末卒。鬻茶者祀为茶神。
① 御史大夫,官名,秦汉时仅次于丞相的中央长官。唐时御史大夫不参与行政,专掌监察执法,为御史台
长官。
② 江南,长江以南,唐置江南道,为今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及江苏、安徽、湖北之大江以南,四川东
南和贵州东北等地。
③ 临江县,今安徽泗县。
④ 歠,音啜,饮。
⑤ 通狎胜流,和上流的人交往亲昵。
⑥ 吴主孙皓,即三国时吴国之君主,孙权之孙,后降晋。
⑦ 谢安(320—385)年,东晋政治家。孝武帝时为宰相。383年肥水之战大破前秦军队,获得大胜。
⑧ 陆纳,东晋人,字祖言。王述引为建威长史,累迁尚书令,寻除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未拜而卒。
⑨ 回鹘,即回纥,突厥之别种,居于今内蒙古自治区及迤北一带。
⑩ 续搜神记,志怪小说集,今已失传。作者、著作年代不详。太平广记和艺文类聚曾引用此书。东晋干宝
曾作搜神记二十卷;后又有搜神后记十卷,伪托晋陶潜作。
① 瘕,音贾,病名,腹中积块。

打球,古之蹴鞠也,汉书艺文志:“蹴鞠二十五篇。”颜注云:“鞠以
韦为之,实以物,蹴蹋为戏。蹴鞠,陈力之事,故附于兵法。蹴音子六反,
鞠音钜六反。”近俗声讹,谓(“谓”,原作“蹋”,据唐语林引改)“鞠”
为“球”,字亦从而变焉,非古也。
太宗常御(原注:一本无“御”字)安福门②,谓侍臣曰:“闻西蕃人好
为打不,比亦令习,曾(‘曾’原作‘会’,据秦本改)一度观之。昨升仙
楼有群胡(‘胡’原作‘藩’,据秦本改,下‘胡’字同)街里打球,欲令
朕见。此胡疑朕爱此,骋为之。以此思量,帝王举动,岂宜容易?朕已焚此
球以自诫。”(此条,资治通鉴繫于高宗永徽三年下,不知此“太宗”是否
为“高宗”之误。)
景云中③,吐蕃遣使迎金城公主,中宗于利园④亭子赐观打球。吐蕃赞咄
奏言: “臣部曲有善球者,请与汉敌。”上令仗内试之。决数都,吐蕃 皆胜。
时玄宗为临淄王,中宗又令与嗣虎王邕、驸马杨慎交、武秀等四人,敌吐蕃
十人。玄宗东西驱突,风回电激,所向无前。吐蕃功不获施。其都满赞咄犹
此(“犹此”原作“此云”,据秦本改)仆射也。中宗甚悦,赐强明绢数百
段,学士沈佺期、武平一等皆献诗。开元、天宝中⑤,玄宗数御楼观打球为事,
能者左萦右拂,盘旋宛转,殊可观。然马或奔逸,时致场死。
永泰中①,苏门②山人刘钢于邺下③上书于刑部尚书薛公云: “打毬一则损
人,二则损马。为乐之方甚众,何必乘兹至危,以邀咎刻之懽邪!”薛公悦
其言,圆钢之形(“形”原作“言”,据唐语林引改),置于座(“座”原
作“坐”,据秦本改)右,命掌记陸长源为赞美之。
然打毬乃军中(“中”原作“州”,注:一本改作“军中”。据秦本改)
常戏,虽不能废,时复为耳。
今乐人又有躡毬之戏,作(原无“作”字,据唐语林引增)彩书木毬,
高一二尺(“尺”原作“丈”,据唐语林引改),妓女(唐语林引作“女妓”)
登蹋(“蹋”原作“榻”,据对本改),毬转而行,縈回去来,无不如意,
盍(原无“盍”字,据唐语林引增)古就鞠之遗事也。(对氏闻见记校注卷 6,打
毬)
丙、拔河
拔河,古谓之牵鉤④(“鉤”原作“钓”,据唐语林引改)。襄、汉⑤属
俗,常以正月(原注:一作“旦”)望日⑥为之。相伟楚将代吴,以为教战。
  
② 安福门,唐六典:长安皇城西南二门,北曰安福,南曰顺义;安福西直京城之开远门。
③ 景云,睿宗年号。公元710至711年。
④ 梨园,唐代皇帝娱 乐的地方。在光化门北。光化门,禁苑南西头第一门,在芳林、景曜门之西。
⑤ 开元、天宝,玄宗年号。开元,公元713至741年;天宝,公元742至756年。
① 永泰,代宗年号,公元756至766年。
② 苏门,别称吴门,江苏吴县。
③ 邺下,河南安阳市北。
④ 牵鉤,隋书地理志:“南郡襄阳有牵鉤之戏,云从讲武所出。楚将代吴,以为教战,流远不改,习以相
传。鉤初发动,绵有鼓节,群譟歌谣,振驚远近。俗云:以厌媵,用致岂穰。”
⑤ 襄、汉,即南郡之襄阳、汉阳两地。地在今湖北襄阳、汉阳。
⑥ 每月十五日日望日。

梁简文⑦区雍部,禁之而不能绝。古用篾缆⑧, 今民 ( “民”,唐语林引作 “代”)
则以大麻絙长四五十丈,两部分繫小索数百条挂于胸(原无“胸”字据唐语
林引增)前,分二朋,两向(“向”原作“相”,据唐语林引改)齐挽。当
大絙长之中立大旗为界。震鼓叫噪, 使相牵引。 以者为胜, 就者为输①名曰 “拔
河”。
中宗(此下原有“时”字,掳唐语森引删)曾以清明日御梨(原注:一
作“黎”)圆毯场②,合(“命”原作“名”,據唐语林引改)待臣为拔河之
戏。时七(原无“七”字,據唐语林引增)宰相二驸马为东朋,三宰相五将
军为西朋。东朋贵人多,西 朋奏输(原无“输”字,據秦本张专�订误增)
媵不平,请重定。不为改,西朋竟输。仆射③韦巨源、少师④唐体璟,年老,
随絙而踣⑤,久不能興。上大笑,令(原无“令”字,据唐语林引增)左右扶
起。
玄宗数御楼设此戏,挽者至千馀人,喧呼劝也。蕃客士庶观者,莫不辱
骇。进士⑥河东⑦薛媵为拔河赋,其辞甚美,时人竞传之。(对氏闻见记校注卷 6,
拔河)
(3)波斯店——盧李二生
(二舅)⑧又曰:公所欠官钱多少?“(李生)曰:”二万贯。”乃得一
挂曰:“将此于波斯店取钱,可从此学道,无自岁身隐监戟也。”绝晓,前
马至,二舅令李生去,送出门,洎⑨埽,颇疑讶为神仙矣。即以 拄杖诣波斯
店。波斯见拄杖,警曰:“此盖二舅拄杖,何以得之?”依言付钱,遂得无
一。(云笈七籤卷113下)
(4)记李勉识波斯胡藏珠事
司徒李勉,开元初作尉浚羲。秩满,治汴将游广陵。行及睢阳,忽有波
斯胡老疾,杖策诣免曰:“异乡子恙甚殆,思归江都。知公长者,顾托仁荫,
皆异不劳而护双焉①。”勉哀之 ,因命登艫,仍给饘粥。胡人极怀惭愧,因
曰: “我本王贵种也,商贩于此,已逾二十年。家有三子,许必有求吾来者。”
  
⑦ 梁简文,梁武帝第三子,名纲。即位两年,即为侯景所杀。
⑧ 篾缆,以竹篾做成的缆子。
① 即者为媵,就是为输:退为却,进为就。意:退欲者为媵,前进才为输。
② 毬场,即鞠场。鞠以 之,实以物,就蹋为戯。
③ 仆射,官名,起于秦朝。唐以仆射为尚书省长官。
④ 少师,官名,即太子少师,辅道太子的官。
⑤ 踣,同仆,跌倒伏地。
⑥ 进士,唐科学名位。唐制,六科取士:一,秀才;二,明经;三进士;四,时法;五,书;六,算。以
诗赋取者曰进士。
⑦ 河东:黄河自北而南,经山西西境,在黄河以东之地称河东。唐贞观初置河东道,今山西省之地。
⑧ 此事又见太平文记卷17“ 盖李二生”条,二舅即盖生。
⑨ 洎,及。又广记引逸史略去“洎埽”等二句。
① 原注云:明钞本无“皆异”至“焉”八字。

不日,止上。其从疾病,因屏人告勉曰:“吾国内顷亡传国宝珠,募能护者,
世家公相。吾卫其监而贪其位 ,因是去乡而来寻。近已得之,将归即富贵矣。
其珠介当百万,吾怀宝越乡,因剖肉而藏焉。不幸遇疾,今将死矣。感公恩
羲。敬以相奉。”即抽九决股,珠出而绝。勉遂资其衣食 ,病于淮上。掩坎
之际,因密以珠含之而去。
既抵维扬②,寓目旗亭,忽与君胡左右依随,因得语言相接。傍有胡,质
貌肖逝者。勉即询访,果与逝者所叙契会。勉即究问事迹,乃亡胡之子。告
瘗其所。胡雛哭泣,发墓取而去。(太平广记卷402,李勉条引集异记)
(5)记京城鬻饼胡事
有举人在京城,居邻有鬻饼胡,无妻。数年,胡忽然病;生存间之,遗
以汤药。即而不愈。临死,告曰;“某在本国时大富。因乱,遂逃至此。本
与一乡人约来相取,故久于此,不能别适。遇君哀念,无以奉答,其左臂中
有珠,宝惜多年,今死无用矣,特此奉赠。死后乞为殡葬。郎君得此,亦无
用处,今人亦无别者; 但知市肆之间有西国胡客至者, 即以问之, 当大得价。”
生许之。即死,破其左臂,果得一珠,大如弹丸,不甚光泽。生为营葬讫,
将出市,无人问者。已经三岁,忽闻新有胡客到城,因以珠示。胡见大惊曰:
“郎君何得此宝珠?此非近所有,请问得处。”生因说之。胡乃泣曰:“此
是某乡人也,本约同问此物。来时海上遇风,流转数国,故�①五六年。互此
方欲收发室寻,不意已死。“遂求买之。生见珠不甚珍;但索五十万耳。胡
依价寿②之。……(太平广记卷402,鬻饼胡条引原化记)
3.宗教传播
(1)景教③
景教流行中国碑
碑高四尺七寸五分,广三尺五寸三。十二行,行六十二字;正书。在西
安府。
景教流行中国碑颂并序
大秦寺僧景净述
朝议朗、前行台州司士参军④吕秀敢也。
粤若常然⑤真寂,先先而无玄。窅然灵虚,后后而妙有。总玄枢而造化,
妙众圣以元尊者,其唯  我三一妙身⑥,无玄真主阿罗诃⑦与?判十字以定
四方,鼓玄风而生二气。暗空易而天地开,日月运而书夜作。匠成万物,然
立初人。别赐良和,合镇化海。浑元之性,虚而不盈。素荡之心,本元希嗜。
洎首沙殚⑧施妄,钿饰纯精。闲平大於此是之中,躁冥①同於彼非之内。是以
三百六十五种②,情随结辙,竞织法罗。或指物以托宗,或空有以沦二,或祷
祀以邀福,或伐善以骄人。智虑营营,思情役役。茫然无得,煎迫转烧、积
  
② 维扬,即扬州。
① 隟冥,即隙冥,空冥之中也。
② 三百六十五种,徐氏云:“言异教之来。”

昧亡途,久迷休复。於是我三一分身,景尊弥施诃③诃隐真威,同人出代。神
天宣濠,室女诞圣④於大秦⑤。景宿⑥告祥,波斯衬耀以来贡。圆廿四圣⑦有说
之旧法,理家国於大猷。设三一净风无言之新教,陶良用于正信。制八境⑧
之度,链尘成真;欧一常⑨之门,开生灭死。悬景日以破暗府,魔妄於是乎悉
摧;棹慈船以登明宫。含灵于是乎既济。能事斯毕,亭午升真。经留廿七部⑩,
张玄化以发灵关;法浴水风(11),涤浮华而洁虚白。印持十字,融四照以合
无拘。击木震仁惠之音,东礼趣生荣之路。存须所以有外行,削顶所以无内
情。不畜臧获(12),均贵贱於人;不聚货财,示罄遗於我。斋以伏识而成,
戒以静慎为固。七时礼赞,大庇存亡;七日一荐(13),洗心反素。真常之道,
妙而难名。功用昭彰,强称景教。惟道非圣不弘,圣非道不大。道圣符契,
天下文明。太宗文皇帝光华启运,明圣临人。大秦国有上德曰阿罗本(14),
占青云而载真经,望风律①以驰觐险。贞观九祀,至於长安。帝使宰臣房公玄
龄总仗西郊)宾迎入内。翻经书殿,间道禁阑。深知正真,特令传授。贞观
十有二年,秋七月,诏曰:“道无常名,圣无常体,随方设教,密济毕生。
大秦国大德阿罗本远将经像,来献上京。详其教旨,玄妙无为,观其玄宗,
生成立要。词无繁说,理有志笙②。济物利人,宜行天下。所司即於京义空坊
造大秦寺一所,度僧廿一人。宗周德丧,青驾西升;巨唐道尤、景风东扇。”
旋令有司,将帝写真,转摸寺壁。天姿泛彩,英朗景门,圣迹腾祥,永辉法
界。案西城图记③及汉魏史策;大秦国南统珊瑚之海④,北极众窦之山,西望
仙境花林,东接长风弱水⑤。其土出火绕布⑥还魂香、明月珠、夜光壁。俗无
寇盗,人有乐康。法非景不行,主非德不立。土宇广阔,文物昌明。高宗大
帝,克恭续祖,润色真宗,而於诸州各置景寺,仍崇阿罗本为镇国大法主。
法流十道,国富元休;寺满百城,家殷景福。圣历年⑦,释子用壮,腾口於东
  
③ 彌施诃:“Messia,即默西亚也。又作彌尸诃。冯承钧景教碑考引圆照抚贞元渎开元释教录云:“景净
应传弥尸诃(Messiah)教。”杯为景教中之一派。
④ 室女诞圣,即耶教之圣母。
⑤ 大秦,即罗马。
⑥ 景宿,即下文悬“景日以破暗府”。徐云:光大之日,即吾主受难之日。
⑦ 圆二十四圣,徐云:“圆,周全也。二十四圣,先知圣人。”有说之旧法,徐云:古经,即旧约。
⑧ 八境,徐云:真福八端。
⑨ 三常,徐云:光大望、爱三超性德也。
⑩ 廿七部,新经,即新约。
① 风律,三国志魏志管辂传注,昔京房虽善卜及静律之占,卒不必祸。魏文帝答繁 钦书,声协钟石,气应
风律。皆言识声气、知吉凶。
② 忘笙,王弼周易略例明象篇: “ 笙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也。”又说:“象者意之笙也。”所以说得
意而忘象。
③ 西城图记,指隋裴矩的西城图记。令其序存隋书卷67裴矩传。
④ 珊瑚之海、指地中 海或红海。
⑤ 弱水,後汉书西域传:“大秦国西有弱水流沙。”按当作“东有弱水流 沙”。大约指令伊拉克,古代两
河流域一带,事实上维马之西更无流沙。此碑言“东接 长风弱水”,正可以改正後汉书“西有”二字之谟。
奥史记大宛传所谓“条支有弱水”一 说相合。條支印Irak或Syrla。
⑥ 火综布,节火浣布。又见后汉书西南夷传论,作 火毳。盖石棉所织之布。
⑦ 圣旨,唐武后年号(668—670 年)。

周,先天⑧末,下士大笑,讪谤於西镐⑨。有若僧首罗含,大德及烈①,并金方 ②贵绪,物外高僧,共振玄纲,俱维绝纽。玄宗至 道皇帝令宁国等五王③,亲
临福宇,建立坛场。法栋暂挠而更崇,道石时倾而复正。天宝初,令大将军
高力士送五圣写真④,寺内安置。赐绢百疋,奉庆睿图。龙髯虽还,弓剑可攀;
日角⑤舒光,天颜咫尺。三载,大秦国有僧佶和⑥,瞻星向化,望日朝尊。诏
僧罗含、僧普论等一七人,与大 德佶和于与庆宫修功德。于是天题寺牖,额
载龙书;宝装璀翠,灼烁丹霞;睿扎宏空,腾凌激日。宠赍比南山峻极,沛
泽与东海齐深。道无不可,所可可名;圣无不作,所作可述。肃宗文明皇帝
于灵武等五郡⑦,重立景寺。元善资而福祚开,大庆临而皇业建。代宗文武皇
帝恢张圣运,从事无为。每于降诞之辰,锡天香以告成功,颁御馔以光景众。
且乾以美利⑧,故能广生;圣以体玄,故能亭毒⑨。
我建中①圣神文武皇帝,披八政以黜陟幽明,阐九畴②以惟新景命。化通
玄理,祝无愧心。至于方大③而虚,静专④而恕。广慈救众苦,善贷被群生者,
我修行之大猷,汲引之阶渐也。若使风雨时,天下静,人能理,物能清,存
  
⑧ 先天,唐玄宗 年号(712—713 年)。
⑨ 讪谤于西镐:掳冯承钧景教碑考,景教于公元635年入 中国,迄 845年禁断,共流行唐代者210年。又
云:阿罗本之来,或由李靖得之于吐 谷浑 。阿罗本至长安之年后,太宗刺建景寺一所并皮度僧二十一人,
初名波斯寺。后于高宗时勃诸州各置景寺,亦只作波斯寺。至天宝四年必篝大秦寺,事见唐会要卷49。所
谓讪谤于西镐者,即李之藻景教碑书後所谓“圣历则武氏宣淫,先天则太平乱政”之 说也。
① “ 罗含”和“及烈”:册府元龟卷971云:开元二十年九月,波斯王遗首领潘那蜜与大德僧及烈朝贡。又
卷975亦见此文。新旧唐书不载。沙畹以为即此碑之大德及烈,似可信。冯承钧考又引宋敏求长安志卷10
原注云:“仪凰二年(677年)波斯王卑路斯秦请于此置波斯寺。”冯云:此卑路斯即萨珊(Sassanides)
王朝末代之王伊嗣俟(Isdegerde)之子Perne。其时波斯已入大食。其子泥湼师嗣。至开元、天宝时入朝之
波斯使者,疑为大食藩镇。非此虚擁名号之波斯王也。及烈,按碑中敍利亚文义为乡主教Korappigopa一
名之省译,系职名,非人名也。碑文中之景净、行通、业利、景通,皆有此号。
② 金方,按即西方。
③ 宁国等五王,即玄宗兄弟宁王憲、岐王范、雷王搞、薛王业、隋王隆悌。事实隆悌早卒,此外当指五王
子弟而言。
④ 五圣写真,当指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五代真容而言。
⑤ 日角,谓额上之骨隆起如日,古以为天子之相。
⑥ 三载,大秦有僧佶和:按三载非天宝三载。佶和于与庆宫修功 德事在天宝四,见唐会要卷49。冯考以
为即诏改波斯寺为大秦寺事。三载当作三年之后解。或史误也未可知。
⑦ 于灵武等五郡,指唐肃宗于至德元年 (756)七月即位于灵武时事。此灵武等五郡应作灵武以下五个郡解。
但日本佐伯好氏之大秦寺所在地考一文引蘇东坡嘉祐七年遊大秦寺诗小序所谓“自清平镇遊楼观、五郡、
大秦、延生、仙游,往返四日,得诗寄子由”等的说法,以为五郡即指盩厔东南三十里,与楼观相近之王
郡庄。向達氏唐代长安与西域文明一书中第七节,已提出不同看法。 可参考。
⑧ 乾以美利,易经文言:“乾始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
⑨ 亭毒,老子:“长之育之,亭之毒之。”河上公本作:“成之熟之”,击义相近。
① 建中,唐德宗年号,(780—783)。
② 九畴,尚书洪范有九畴。畴,类也,言九类重要事件。
③ 方大,易经坤卦六二爻辞:“直方大,不习无不利。”王弼云:“物而直方,任其质也。”又云:“任
其自然,而物自生;不假脩营,而功自成;故不习焉,而无不利。”
④ 静专,易击辞: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

能昌,殁能乐,念生乡应,情发自诚者,我景力能事之功用也。大施主、金
紫光禄大夫、同朔方节度副使、试殿中监、赐紫袈裟僧伊斯⑤,和而好惠,闻
道勤行。还自王舍之城⑥,聿来中夏。术高三代,艺博十全。始效节于丹庭,
乃策名于王帐。 中书令、 汾阳郡王郭公子仪初总戎于朔方也, 肃宗俾以从迈⑦。
虽见亲于卧内,不自巽于行间⑧。为公爪牙,作君耳目。能散禄赐,不积于家。
献临 恩之颇黎⑨,布辞憩之金罽⑩。或仍其旧寺,或重广法堂。崇饰廊宇,如
翬斯飞(11)。更效景门,依仁施利。每岁集四寺(12)僧徒,虔事精供,备诸
五旬。馁者来而饭之,寒者来而衣之,病者療而起之,死者葬而安之。清节
达娑(13),未闻斯美;白衣景士,今见其人。愿刻洪碑,以扬休烈。词曰:
“真主无玄,湛寂常然;权与匠化,起地立天。分身出代,救度无边。日昇
暗灭,咸證真玄。赫赫文皇,道冠前王。乘时拨乱,乾廓坤张。明明景教,
言归我唐。翻经建寺,存殁舟航;百福皆作,万邦之康。高宗纂祖,更精宇。
和宫敞朗,遍满土。真道宣明,式封法主。人有乐康,物无苦。玄宗启圣,
克修真正。御旁扬辉,天书蔚映。皇贺璀璨,率土高敬,祚扫皇室 ,袄氛永
谢;止沸定麝,造我品夏。代宗孝义,德合天地。开贷生成,物资美利。香
以报功,仁以作施,阳谷①不威月窟华萃。建中统杠,聿修明德。武肃四溟,
文清万域。烛臨人隐,镜观物色。六合昭蘇,百中取则。道惟广兮谂惟密,  强
名言兮演三一。主能作兮臣能述,建丰碑兮颂元吉。”
大唐建中二年,藏在作噩② ,太蔟③月七日,大耀森文日④建立。时法主
僧;宁恕⑤知东方之景 乐也。(金石萃编卷102,唐62)
(2)九姓回鹘可颢碑
此碑建立于唐穆宗长废间,为摩尼教传人中国之重要史料。
“碑断为五,雨截文理相属,共存二十四行,行存字不等;馀残石三小
片,不能得其次序。正书。”
女(九姓)回鹘⑥爱登里嘀汨没密施合毗伽可汗⑦圣文神开碑。(并序)
  
⑤ 伊斯,徐云:司祭之名。冯云:伊斯此行,不特参戎事,且供翻译也。逆料昔日军中舌人必定甚多,不
仅伊斯一人。——观碑文语意,此碑应为伊斯之墓碑,伊斯必葬于盩厔。
⑥ 王舍之城:王舍城本在印度。此用佛经典故,说明伊斯来远方名城。以时考之,当指波斯之城。
⑦ 从迈,诗鲁颂泮水: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⑧ 行间,行伍之间也。
⑨ 颇黎,即玻璃。
⑩ 金罽,罽音计,氍毹之属,织毛为之。即今之地毯。
① 阳谷,尚书克典:“宅暘夷,曰阳谷。”说文:“阳,日出也。”碑文“阳谷来威”一语兴“月窟华萃”
对文,阳谷亦即日谷也。
② 作噩,尔雅释天:“太葳在酉,曰作噩。”唐德宗建中二年,葳在辛酉,公元781年也。
③ 太蔟,礼记月令: 孟春之月,律中太蔟。指夏靡正月。
④ 大耀森文日:沙畹摩尼教流行中国考引西域吉凶时日善恶宿曜经云:日曜日(即今言星期日),回鹘名
日蜜,波期名日曜森勿。以时考之,正781年2月4日, 过为日曜日。
⑤ 宁恕,冯考,即余利亚文之大主教。
⑥ 九姓回鹘,摅新唐书回鹘传:九姓者:曰乐业葛,曰胡咄葛,曰迴业勿,曰貊 诃息讫,曰阿勿嘀,曰葛
萨,曰斛 嗢素,曰乐勿葛,曰奚邪勿。後破,有拔悉密、葛业禄,姓十一姓,并置都督,号十一部落。

贺□□□、纡伽哩伽恩。(下阙)纡伽
闻夫乾坤开癖,日月日卩;受命之君,光宅天下;德化昭明,四方辐辏。
□□□□□表彰一□□□□□□□□□□□(下阙)□国於北方大之隅,建
都於嗢昆之野①。以明智治国。策有威年。子□□□□嗣位②,天生英断。万
姓宝□;□□□□□□(下阙)(阿)史那革命③。数岁之间,复□我售国。
于时九姓回鹘册姓拔悉密三姓□□诸共姓,命曰④:前代中兴可汗,并见□□
□□(下阙)业没蜜施颉医德蜜施毗伽可汗⑤嗣位,英智□□□□□营子□爱
登里囉汨没蜜施颉咄发蜜施合俱錄⑥□□□□ (下阙) 使巾重言甘, 乞师并力,
欲威唐社。可午忿彼孤恩,竊弄神器。观率克雄,兴王师犄角⑦,合势齐丘,
克复京洛。皇帝□(下阙)师将睿思等四僧⑧人国,军扬二祀⑨,洞撤三祭⑩。
兄法师妙辛明门(11),精研七部(12);才高海缶,辨若悬河。故能开政教於;
廻鹘。□(下阙)□今悔前非,原归正教,奉旨宣示,此法微妙,难可受持①。
再三□,往者无识,谓鬼为佛,今已快(悟)真,不可复事,特望□(下阙)
□受明教。薰(血)与(异)俗,化为茹(王本作“蔬”)饭之乡;宰杀邦
家,变为劝善之国。故□□之在人,上行下效。法王闻受正教,深读虔□□
(此下参考王考及王跋读)可袭位,雄才勇略,内外修明。子登里唯汨没蜜
施俱禄毗伽可汗②嗣位,治化国俗,颇有次序。子汨咄禄芯伽□(下阙)□合
  
⑦ 爱登里嘀汨没蜜施合毗伽可汗,即新售雨唐 书之保义河汗。王国维云:此碑无“保义”二字者,中国封
号不行於其国中故也。沙畹摩尼教流行中国考谓:以突厥文释之,为“大王天赋壮厂,以功绩御国,神武、
壮厂、幸福、光荣、贤智、回鹘可汗”之义。
① 嗢昆之野,嗢昆即嗢昆河,新唐书作昆河。
② □□嗣位,王国维曰:新、售书记回鹘事自时健俟斤始;此碑以下文所记二事推之,蓄亦指时健。下云:
子□□□□嗣位。又云:“□□□汗在位者”。此二世,蓄指“菩萨”兴“吐迷度”。新书回鹘传:时健
俟斤长子曰菩萨。菩萨死,其公曰胡禄俟利发吐迷度。
③ □史那革命,“史那”上是“阿”字。阿史那,突厥姓。王国维曰:致自突厥之亡至薛延陀之亡,才十
六年。薛廷陀建方总督军山,去嗢昆河不远,至是为回纥所并。所谓“阿史那革命,数威之间,复我售国”
者,是也。
④ “ 拔悉蜜三姓□□诸共姓命曰”:王国维曰:“三姓下所缺二字当是‘葛禄’。新书再葛逻禄 有三族:
一谋禄,或为谋 刺;二熾俟,或为婆匐;三踏宝力。故其会亦号三姓莱護。又回鹘於九姓外,兼有拔悉蜜、
葛逻禄 ,縂十一姓。”已见而301注⑥
⑤  囉没蜜施颉医德蜜施毗伽可汗,沈曾植以为即新售唐书传之骨咄缘毗伽 阙可汗,所谓奉义王,发拜为
骨咄缘毗伽 阙怀仁可汗者是也。以译名考之,或是售唐书回鹘传之颉跌伊施可汗。注此待考。时在天宝初。
⑥ 爱登里囉汨没蜜施颉咄发蜜施合俱缘”:即新唐书之颉咄登里骨啜蜜施合俱缘英义建功毗伽可汗。时在
宝應、大曆间。沙畹以为时在公元759-780年之间。其名以义译之,为“大王天赋壮敢,以功绩御国,神
武、幸福。壮敢,光荣、 贤智、回鹘可汗”。
⑦ 犄角,亦作掎角,见左传襄公十四年:“譬如捕鹿,音人斛之,诸戎掎之。”疏:“角之,谓执其角;
掎之,言戾其足也。”凡军队阵分两面以待厂者曰掎角。
⑧ 师将睿思等四僧,沙畹考译作:师将睿息等四僧人国。睿思当是摩尼僧 之名。
⑨ 二祀,按“二祀”即指二宗经。敦煌所出售经中有残本。经云:“信二宗之义,心净无创;秦暗徒明,
如圣所说。”二宗即“明”和“暗”两字。又见佛祖统记卷48及夷臣志。
⑩ 三祭,按即过去、未来、现在。又见佛 祖统记。
① 受持,即领受之意。佛家法华五种法师行之一。
② 登里唯汨没蜜施俱禄毗伽可汗,水涨船高 畹以为即789至790年之受登里罢汨没蜜施俱禄毗伽忠贞可

毗伽可汗③当龙进之时,于诸王中最长。都督、刺史、内外宰相、囗囗官等奏
曰,天可汗④垂拱实位,辅弼须得贤(下阙)汉宰衡外之时,与诸相殊异。为
降诞之际,祯祥可持。自级⑤及长,英□□武,坐筹帷幄之下,决肋千里之外;
温柔惠化,抚(下阙)□□;英雄智勇,神武威力;一发便中,坚昆可汗⑥
应弦殂落。牛马谷□,□械山积;国业荡尽,地无居人。复葛禄⑦与吐蕃边 (下
阙)□□(北)庭丰收圈之次。天可汗亲统 大军,计 灭元凶,却复城( 邑)
□土。黎庶含氯之类,纯善者抚育,悖泪者屏除。逐(下阙)□□□遗弃。
复吐蕃大军攻围芘。天可汗见兵救援。吐蕃□□奔人于术⑧。四面合围,一时
扑 灭;死骸自秽,非人(下阙)□□□百姓与狂寇合从,有虧(職)贡。天可
躬挫(总)师(旅),大败贼□□奔逐至质珠河①,俘掠人民万万有余。驰马
畜乘(下阙)□□□□知罪,各表请祈诉。天可矜其至诚,赦其罪发,逐与
□王命百姓复业。自兹已降,王自朝观进奉。方(下阙)□□□□□攻伐葛
禄吐蕃,搴旗斩识,追奔逐北,西至拔贺那国②。刮获人民,及其畜产。叶护 ③为不受教令,离其土壤。□(下阙)□□□□□□□心姓毗伽可复与归顺。
葛禄册真珠惠叶护□王④又十箭三□□□□□□□□□□□□ (下阙)□□□
□□□□□□□宇。令僧徒宽仄,聪士安业,自门法来门□□石未会降。□
□□□□□□□□□□□(下阙)□□□□□□□□□□□有□□□□□四
□□中外国□□□委付□□里□□□□□□□□□□ (下 阙)□□□□□□
□□□□□□□□□□□□□□□□(下阙)“右残石三片,文理相蜀。”
特异常宇内为兄弟之邦,永为□为法,立大功续尸凵既有志诚,伍(任)即
持受①。总领诸僧■人国阐扬。自姓康乐。崙后,登里囉羽今比治之才,海岳
之量,国家体世作则,为国经营,筭莫能纪。初偏师于匀曷户②,对敌智谋,
  
汗。时在德宗贞元五年至六年间。
③ 汨咄禄毗伽合毗伽可汗,王国维以为即新书之阿啜,唐册为奉诚可汗者。其时间从790至795年,即贞
元六年至十一年。
④ 天可汁,节指唐天子。
⑤ 级,音人,展而示之。
⑥ 坚昆可汗,王国维云:坚昆者,节默戛斯。新书:默戛斯,古坚昆国也。保义可汗破默硗斯,杀其可汗,
诸 书皆不载,惟见此碑。
⑦ 葛禄,王国维曰:“‘复葛禄与吐蕃边和’者,德宗以后,葛禄时离回鹘而与吐蕃边和。 蕃之取北庭陷
安西者,皆葛禄为之掎角。”葛禄节十一姓中之葛迟禄,已详见301注。
⑧ 于术,王国维曰:于术,地名,新书地理志:自丐耆西五十里过钱门关,又五十里至于术守捉城。自是
西至安西都 证府(节�兹)凡五百六十里。蓋吐蕃之兵自�兹退至于术,为回鹘所围也。
① 真珠河,王国维云:“真珠河者,即今那林河,其下流为叶之河。”新书地理志:度拔运嶺五十里至顿
多城,鸟孙所治赤山城也。又三十里,渡真珠河。又西域传:古国西南有药杀水,入中国,谓之真珠河。
② 拔贺那国,王国维云:新书谓“至德后,德还禄浸盛,从十姓可汗故地,尽有碎叶、怛罢斯诸城。”拔
贺那国即新书之刊汗怖悍及宁远。都真珠河之北,兴葛禄 为粼,假道於此国云。
③ 葉護,北史突厥传:大官曰葉護.王国维云:自突厥西迁以后,西域诸国王多称葉護者。
④ 册真珠智惠葉護□王,王国维云:当因前王不受教令,故别立一人。此时回鹘南破吐蕃,北服葛禄,兵
力直至葱巅以西,而其事史皆不书。共时考回鹘西徙事,惟由此碑始得解之。
① 伍即持受,各家考释,作“任即持受”,是。作“五”字误。
② 匀曷户,地名。王国维云:匀葛户之战,史既失记,地亦不群。

卜圭媚碛③。几诸行人,及畜京观,败没馀烬馀众来归,厢沓宝力。

“右残石一片十四行。”
帝蒙塵,史思明
乃顿军东都,因观风俗。
傒悉德④。于时教督■史、内外宰相、囗应有刻书形,悉令焚爇。祈神拜
鬼,并
从慕闍⑤徒众,东西循环,往来教化。
没蜜施合汨禄毗伽可汗⑥继承。
人,法令须明,特望天恩,允臣等所请。
北方坚昆之■,空玄艹余■支
“右残石一片八行。”
儿合伊难主莫贝
表裹山河,中建都□。
汗在位,抚育百姓若■
■高祖
阙毗伽可汗,诸邦钦
犬 匀 厶
“右残石一片五行。”
(据和林金石錄,参照王国维考释,并沙畹、伯希和摩尼教流行中国考[冯承钧译本]及陈垣摩
尼教人中国考所引校正。希参考王国维九姓过鹘可汗碑跋及其所著摩尼教流行中国考读之。)
(3)河南妖(袄)主与梁州袄主
唐河南府立德坊及南市西坊,皆有胡妖(袄)①神廟。每岁,商胡祈福,
烹猪杀羊,琵琶鼓笛,酣歌醉舞。酧神②之后,募一胡为妖(袄)主。看者施
钱并与之。妖(袄)主取一刀,利同霜雪,吹毛不过。以刀刺腹,刃出于背;
仍乱扰肠,肚流血。食顷,喷水呪之,平复如故。此盖西域之幻法也。(太平
广记卷285引朝野僉载③)
唐梁州④妖(袄)神祠。至祈祷日:妖(袄)主以利铁从额上钉之,直
洞腋下,即出门,身经若飞,须臾数百里。至西妖(袄)神前,舞一曲。即
却至舊妖(袄)所,乃拔钉,一无所损。卧十馀日,平复如初。莫知所以然
也。(太平广记卷285引朝野僉载)
  
③ 媚碛,王国维云:碛名上缺数字。宋初王延德使高昌记,谓“高昌纳职城在大忠鬼魅碛东南。”此大患
鬼魅碛即唐初人所谓贺延碛。“”与“媚”同音,是□□□媚碛或即大患鬼魅碛矣。
④ 傒悉德,未详。
⑤ 慕闍,陈垣云:慕闍为摩尼教僧侣职名,据北京图书馆所藏摩尼教经可证。
⑥ 没蜜施合汨咄錄毗伽可汗,即页301注(7)之保义可汗。元和三年(808年)五月丙午册立,卒于穆宗
长庆元年(821年),在位凡十四年。陈垣云:“此碑之立,当在长庆间,时中国摩尼正盛。”
① 袄教,亦称妖教,即拜火教。从波斯传来,故称胡妖。
② 酧,同酬。酧神,有祭神之意。
③ 朝野僉载,收名,唐代张鷟撰。
④ 梁州,地名,古九州之一,今四川省及陕西省西南部地皆属梁州。

(4)玄奘在印度会见戒日王事
初受拘摩罗王请白,自摩揭陁国往迦摩缕波国。时戒日王⑤  巡方在羯
末嗢祇逻国,命拘摩罗王曰:“宜与那烂陁远客沙门速来赴会。”于是遂与
拘摩罗王往会见焉。戒日王劳苦已,曰: “何国来,将何所欲?”对曰: “从
大唐国来,请求佛法。”王曰:“大唐国在何方,经途所亘①,去斯远近?”
对曰:“当此东北数馀里,印度所谓摩诃至那国是也。”王曰:“尝闻摩诃
至那国有秦王天子,少而灵鉴,长而神武。昔先代丧乱,率土分崩,兵戈竞
起,群生茶毒,而秦王天子早情远略,与大慈悲;极济含识,平定海内;风
教遐被②,德泽远洽;殊方异域,慕化称臣;氓庶③荷亭育,咸歌秦王破阵乐④。
闻其雅颂,于茲久矣。盛德之誉,诚有之乎?大唐国者,岂此是耶?”对曰:
“然。至那者,前王之国号;大唐者,我君之国称。昔未龙位,谓之秦王;
今已承统,称曰天子。前代运终,群生无主,兵戈乱起,残害生灵。秦王天
纵含弘,心发慈愍;威风鼓扇,群凶殄灭;……爱育四生,敬崇三宝⑤;薄赋
敛,省弄罚,而国用有馀,氓俗无宄⑥,风猷⑦大化,难以佣举。”戒日王曰:
“盛矣哉!彼土群生,福感圣主。”时戒日王将逻曲女城,设法会也;从数
十万众在殑伽河南岸,拘摩罗王从数之众居北岸;分河中流,水陆并进。二
王道引,四兵严伟;或泛舟,或乘象;击鼓,鸣螺;拊絃,奏管;经九十日,
至曲女城,在殑伽河西大花林中。是进诸国二十馀王,先奉告命,各与其国
髦俊沙门⑧,及婆罗门群官兵士,来集大会。王先于河西那大伽蓝⑨,伽蓝东
起宝台,高百馀尺;中有金佛像,量等王身;台南起宝 壇,为浴佛之处;从
此东北十四五里,别筑行宫。是时仲春月也,从初一日珍味馔诸沙门、婆罗
门,至二十一日。自行宫属伽蓝,夹道为阁,穷诸莹饰。乐人不移,雅击递
奏①。王于行宫出一金像,虚中隐起,高馀三尺,载以大象,张以宝幰。戒日
王为帝释之服,执宝盖以左侍;拘摩罗王作梵王之仪,执白拂;而右侍各五
百象军,被铠周伟。佛像前后各百大象,乐人以乘鼓奏音乐。戒日王以真珠
难宝及金银诸花,隨步散,供养三宝。先就宝壇,香水浴像,王躬负荷,送
  
⑤ 戒日王,七世纪印度乌苌王朝的统治者,统治时期为公元606—647 年,会统一北印度,建立严格行政制
度。
① 亘,作连与贯串讲。
② 遐,此处作远讲。被,此处作“远到”讲。风教遐被,即风教达到遥远的地方。
③ 氓,作民讲。庶,即庶民,即普通的民众。
④ 秦王破阵乐,乐曲名。
⑤ 三宝,有不同的含义。六韬六守云:“大农、大工、大商,是谓三宝。”孟子书心篇谓:“诸侯之宝三:
土地,人民,政事。”佛教以佛、法、会为三宝。佛者,大觉之人;法者,佛所说之法教;侩者,依佛之
法教而修业者也。
⑥ 宄,内乱。
⑦ 猷,“道”。
⑧ 髦,毛中的长毫,比喻英俊杰出之士。沙门,即和尚。髦俊沙门,即英俊杰出的和尚。
⑨ 伽蓝,即佛寺。
① 递,顺次,一个接一个。递奏,一个接一个的奏。

上西台,以诸珍宝憍②奢耶衣数十百千而为供养。是时唯有沙门二十馀人,预
从诸国王为侍伟。馔食已讫,集诸异学,商攉微言③,抑扬至理。日将曛暮④,
过驾行宫。(大唐西域记卷5)
(5)义净传
释义净,字文明,姓张氏,范阳人也。髫乱之时⑤,辞亲落发,偏询名
匠,广探群籍,内外闲习,今古博通。
年十月五,便萌志,欲游西域。仰法显之雅操,慕玄奘之高风,加以勤
无弃时,手不释卷,弱冠⑥登具,愈坚贞志。咸亨二年⑦,年三十有七,方遂
登足。初至番禺,得同志数十人。及将登舶,馀皆退罢。净奮励孤行,仍历
艰险,所至之境,皆洞言音。凡遇酋长,俱加礼重。鹫峰⑧、难足⑨,咸遂周
游;鹿苑⑩、祇林(11),竞皆瞻瞩。诸有圣迹,华得追寻,经二十五年,历三
十馀国,以天后证圣元年乙未,仲夏,还至河洛。得梵本经、律、论,近四
百部,合五十万颂,金刚座真容一铺,舍利三百粒。天后亲迎於上东门外。
诸寺缁伍,具施盖歌乐前导。敕於佛授记寺安置焉。……
自天后久视,迄睿宗景云,都翻出五十六部,二百三十卷。又别撰大唐
西域求法高僧传、南海寄归内法传、别部罪要行法、受用三法永要法、护命
放生轨儀,凡五部九卷。净虽褊翻三藏而偏攻律部,译缀之暇,曲授学徒,
凡所行事,皆尚急护,漉囊涤秽,持异常伦,学侣传行,偏於京洛。美哉!
亦遣法之盛事也。先天二年①卒,春秋七十九,法腊五十九。(高僧传3卷10)
4.朝鲜、日本
(1)归崇敬使新罗事
大曆②初,以新罗王卒,授(归)崇敬仓部郎中,兼御史中丞,赐紫金
鱼袋,充弟祭“册立”新罗使。至海中流,波涛迅急,舟船坏漏,众咸惊骇。
册人请以小艇载崇敬避祸。崇敬日: “舟中凡数十百人,我何独济!”逡巡③,
波涛稍息,竟免为害。故事,使新罗者至海东,多有所求;或权资帛而往,
  
② 憍,同骄。
③ 商攉微言:攉,手的反复动作。微言,颜师古解释为“精微要妙之言”。商攉微言,即反复的商讨各佛
教学派的学说,以达于精深奥妙。
④ 曛,日落时的馀光。曛暮,即傍晚之时。
⑤ 髫乱之时,谓幼年的时候。
⑥ 弱冠,二十岁。
⑦ 咸亨二年,即公元671年。
⑧ 鹫峰(Gridhrakuta)佛国记译耆闍崛,西域记译姞栗陀罗矩吒,在中印度摩揭提国王舍城东。
⑨ 难足(Kukuapadagiri),见西域记卷9,在王舍城西南。
⑩ 鹿苑(mrigadava),见西域记卷7,在今印度贝拿勒斯(Benares)城东北。
① 先天二年,节公元713年。
② 天历,唐代宗年号,公元766年至779年。
③ 逡巡,本为却退的意思,这里是说:在进巡迟迴的时间里。

贸易货物,规以为利。崇敬一皆绝之,东“夷”称重其德。(舊唐书卷,列传 99
归崇敬)
(2)崔致远传
崔致远,字孤云。或去海云。王京沙梁部人也。史传泯灭,不知其世系。
致远少精敏好学。至年十二,将随海舶入唐求学。其父谓日:“十年不第,
即非吾子也。行矣勉之!”致远至唐,追师学问无怠。乾符元年①甲午,礼部
侍郎裴瓒下,一举及第,调授宣州溧水县尉。考绩,为承务郎、侍御史、内
供奉,赐紫金鱼袋。时黄巢叛,高骈为诸道行营兵马都统以讨之,辟致远为
从事,以姿②书记之任。其表、状、书、启,传之至今。及年二十八岁,有归
宁之志。僖宗知之,尤启元年③使将诏书来聘,留为侍读兼翰林学士,守兵部
侍郎,知瑞书监。致远自以西学④多所得,及来,将行已志,而衰季多疑忌,
不能, 出为人山郡大守。 唐昭宗景福二年⑤, 纳旌节使兵部侍郎金处诲没於海,
即差柑城郡大守金陵为告奏使。时致远为富城郡大守,只召为贺正使。以此
岁饥荒,因之盗贼交午⑥,道梗,不果行。其後致远亦尝奉使如⑦唐,但不知
其岁月耳。故其文集有上大师侍中状云。……致远自西事大唐,东归故国,
皆遭乱世,屯遭⑧蹇连,动辄得咎。自伤不偶⑨,无复仕进,逍遥自放。山林
之下,江海之滨,营台榭,植松竹,枕藉⑩书史,啸咏风月。若庆州南山,刚
州冰山,陕州清凉寺,智异山双溪寺,合浦县别墅,此皆游焉之所。最後带
家隐伽耶山海■寺,与母兄浮图贤俊及定玄师结为道友,栖迟(11)偃仰(12),
以终老焉。始西游时,与江东诗人罗隐相知。隐负才自高,不轻许可人,示
致远所制歌诗五轴。又与同年顾云友善。将归,顾云以诗送别,略日:“我
闻海上三金鼇,金鼇头戴山高高。山之上兮珠宫具阙黄金殿;山之下兮千里
万里之洪涛。旁边一点鸡林碧,鼇山孕秀生奇特。十二乘舩渡海来,文章感
动中华国。十八横行战词苑,一箭射破金门策。”新唐书艺文志云:“崔致
远四六集一卷、桂苑笔耕二十卷。”注云:“崔致远,高丽人。宾贡①及第,
为高骈从事。”……又有文集三十卷,行於世。初我太祖作兴,致远知非常
人,必受命开国,因致书间,有“鸡林黄叶,鹄岭青松”之句。其门人等,
至国初来朝,仕至达官者非一。显宗在位,为致远密赞祖业,功不可忘,下
教②赠内史令。至十四岁大平二年王戌五月,赠磕文昌戾。(三国史记③卷45)
  
① 乾符元年,公元874年。
② 姿,通“资”。
③ 光启元年,公元885年。
④ 西学,学於唐。唐在朝鲜海西,故说“西学”。。
⑤ 景福二年,公元893年。
⑥ 交午,同交互,纵横交错。
⑦ 如,住。
⑧ 屯邅,亦佗“邅追”。屯是屯难,邅是迴邅,说处於困难,不敢前进。
⑨ 不偶,不遇,没有过合的机会。“偶”也作“耦”。
⑩ 枕籍,犹说枕席。
① 宾贡,前代乡举礼制名。地方设宴款待应举的士子,叫做“宾贡”或“宾兴”。
② 教,国王对臣下所发的文告,与令、谕等同义。

(3)入唐汞法巡礼行记
(会昌三年)④二月二十五日,和蕃公主⑤入城。百司及三千兵马出城外
进入通纪门⑥,入内对勋,令安置南安院。是大和公(主)〔大和〕⑦,天子
为和̀鹘国,嫁与回鹘王。今缘彼国王法崩⑧,兵马乱起,公主逃归本国⑨。
随公主来̀鹘人,并不得入城。回鹘王子随公主来,……。(入唐求法巡礼行记①
第三卷,见第七附篇)
5.中亚各国
(1)记大食人李彦昇事
华心
大中②初年,大粱连帅范阳公③得大食国④李彦昇⑤,荐於阙下。天子诏春司⑥
考其才。二年,以进士第名显,燃常所宾贡者不得拟。或日:梁,大都也;
帅,硕贤也。受命於华君,仰禄於华民,其荐人也则求於夷,华不足称也邪?
夷人独可用也邪?吾终有惑於帅也。日:帅真荐才而不私其人也。句以地言
之,则有华夷也;以教言,亦有华夷乎?夫华夷者,辨在乎心;辨心在察其
趣向。有生於中州,而行戾乎礼义,是形华而心夷也;生於夷域,而行合乎
礼义,是形夷而心华也。若卢绾⑦、少卿⑧之钣亡,其夷人乎?金日磾⑨之忠赤,
  
③ 三国史记,记高丽、新罗、百济三 国史事的书,朝鲜金富轼撰。
④ 唐武宗会昌三年,公元843年。
⑤ 和蕃公主, 定安公主,唐宪宗女。始封大和。长庆元年(821年)五月,下嫁回鹘崇德可汗。会昌三 年
来归。通鑑卷247胡注:“唐公主入蕃者,谓之和蕃公主。”
⑥ 百司及三千兵马出 外进入通纪门,唐会要6说:“其月二十五日,公主白审还京、诏左右神策各出军二
百 人,及太常仪仗卤簿,从长乐驿迎公主入城。”“进”当是“迦”之讹。又,当大和公主出嫁 时,唐
穆宗“以半仗御通化门送之”(唐会要卷6),白蕃还京,亦从通化门入。“通纪门” 当是“通化门”之
误。据徐松唐两京城坊考,通化门是京城的东北门。
⑦ 大和公大 和,当作“大和公主”,末“大和”二字疑误衍。
⑧ 彼国王法崩,据唐会要卷98、册府 元龟967,回鹘崇德可汗卒於长庆三年。
⑨ “ 兵马乱起”二句:崇德可汗卒後,从父 弟曷萨可汗立。大太六年(832年)为部下所杀,从子胡特勤
立。开成四年(839年)白 杀,国人立勿笃公为窨飒可汗。会昌仞,回鹘国为黠戛斯所侵(据册府元龟卷
957)。 黠戛斯破回鹘,得大和公主,令达于十人送公主到塞上。回鹘鸟介可汗遇黠戛斯使,达 于等并被
杀,大和公主却归。鸟介可汗质公主同行,南渡大碛。会昌三年,鸟介去幽州 界八十里下营,河东刘沔卒
兵袭击,鸟介惊走。丰州刺史石雄兵遇大和公主帐,因迎归 国(据旧唐书卷195)。
① 入唐求法巡礼行记,日本僧人著,记入唐求法时的所见所闻。
② 大中,唐宣宗年号,相当於公元847—860 年。
③ 大梁连帅范阳公,指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使卢钧。
④ 大食国,即亚剌伯。
⑤ 李彦昇,唐方镇年表卷2宣武条引佗“季彦”。
⑥ 春司,礼部。
⑦ 卢绾,汉初封燕王。高祖卒,逃入匈奴,匈奴以为东胡卢王,死胡中。汉书卷34有传。

其华人乎?县是观之,皆任其趣向耳。今彦昇也,来从海外,能以道祈知於
帅;帅故異而荐之,以激夫戎狄,俾日月所烛,皆归於文明之化,盖华其心,
而不以其他也而又夷焉。作华心。(唐陈黯,见全唐文卷767)(2)扬州胡商
会刘展作乱①, 引平盧副大田神功兵马讨贼。 神功至扬州, 大掠居人资产,
鞭笞发掘略尽。商胡大食、波斯等同旅死者数千人②。(旧唐 书卷110,登景山传)
(3)杜环“经行纪”
杜君卿③曰:族子环,随镇西节度使高仙芝④西征天宝十载至西海⑤;宝应
初,因贾商船自广州而回,著经行记。
碎叶国⑥从安西 ⑦西北千余里,有慹嶺领⑧。领南是大唐北界,领北是突
骑施⑨南界,西南至葱领二千余里。其水领南流者,尽过中国,而归东海;领
北流者,尽经胡境,而入北海。又北行数日,度雪海⑩。其海在山中,春夏嵌
雨雪,故日雪海。中有细道,道旁,往往有水孔,嵌 空万仞,转 堕者莫知
所在。慹嶺令东行千余里,至碎叶川,其川 东头有熱海(11)。茲地寒而冻,
故早熱海。又有碎叶城(12),天 宝七的,北庭节度使王正见(13)薄伐;城壁
摧毁,邑里零落。昔交河公主①所居止之外,建大云寺,猶存。其川西接石国 ②,约长千余里。川里有异姓部落 ,有异姓突厥,各有兵马数万。城堡间维,
日寻干戈。凡是 农人,皆擐③胄甲,专相虏掠,以为奴婢 。其川 西头有城,
名日怛罗斯 ④,石国大镇,……。从此至西海以来,自三月至九月,天无云
  
⑧ 少卿,李陵字。陵将兵击匈奴,兵败,降匈奴,匈奴以为右校王。汉书卷54有传。
⑨ 金日磾,本匈奴休屠王太子。仕汉武帝,著忠孝节,封秺侯。汉书卷68有传。
① 刘展,宋州刺史,领淮西节度副使。监军使 内常待邢延恩谋除他,他在上元元年(760年)十一月举兵
反。至二年(761年)正月,败亡。
② 旧唐 书田神 功传 :“商胡波斯被杀者数千人。”通鑑卷 221:“神功入主陵 及楚州,大掠,杀商胡
千数。”
③ 杜君卿:杜佑字君卿,即通典一书的作者。
④ 高仙芝,高麗人,新唐书卷 135有传。天宝十年,为大食兵败怛罗斯城。杜环即是役流落於西域 。
⑤ 西海,此外当泛指地中海、黑海一带而言。
⑥ 碎 叶国,张一纯 杜环经行记箋證:碎叶城在今中亚Balkash湖南。王国维以为即八 刺沙衰城。
⑦ 安西都護府,初在库车,后在交河城,即今吐鲁番西。
⑧ �達领,掳丁突厥史料,即今 山南之南道Bedel。
⑨ 突骑施 ,即咄五部之一,西突厥别部也。西域图志地图考 订,在博罗塔拉河两岸。有一时,则在熱海
之东。
⑩ 雪海,西突厥史料谓 应指乏驿岭上之诸小湖。
① 交河公主,资治能鑑卷212,开元十年十二月初三(庚子),以十姓可汗阿史那怀道女为交河公主,嫁
突骑 施可汗苏录
② 石国,见页注⑦。
③ 擐,音惯,或音患,贯也。照现在解释,应该是“穿甲戴胄”的意思。
④ 怛罗斯,西域记作■罗私,慈恩传:“私”作“斯”。一般均以_aras 河畔Aulie-ata为古怛罗斯城。古谦
经行记考證,谓即刘郁西使记中之塔刺寺。以在塔拉斯水上得名。

雨,皆以雪水种田。宜大麦、小麦、稻禾、豌豆、毕豆⑤;饮蒲萄酒、糜洒⑥、
醋乳。
石国⑦城一名赭支,一名大宛。……国中有二水:一名真珠河⑧,一中质
河⑨,并西北流。土地平敞,多可果实,出好犬、良马。
拨汗那国⑩在怛罗斯 南千里,东隔山,去■勒(11)二千余里,丁去国千
馀里。城有数十,有数万。大唐天宝十的,嫁和義公主(12)於此国。国中有
波罗林(13)林下有毬场,又有野鼠偏满山谷;土宜蒲萄、馣罗果(14)、香■
桃、李。从此国至西海,尽居土室,衣羊皮、 叠布①。男子、妇人皆著靴②。
人不饰铅粉,以青黛举行眼而已。
康国③在米国④西南三百馀里,一名萨末鞬,土沃人富。国小,有神祠名
(祆)⑤,拔诸国事者本於此也。波斯⑥自被大食灭,至天宝末已百馀年矣!
大食⑦一名亚俱罗。其大食五号、墓门都此处。其士女瓌伟长大,衣裳鲜
洁,容止闲丽。妇子出门,必拥蔽其面。无问贵贱,一日五时礼天,不食作
齐,以不杀生为功德。系银带,佩银刀,断饮酒 ,禁音乐,人相争者不至殴
击。双有礼堂,容数万人。每七日,王山礼拜,登高座,为众说法。曰:人
生甚难。天道不易。汝非窃劫,细行谩言,安己危人,欺贫虐贱:有一於此,
罪 莫大焉。凡有征战,为敌所戮 ,必得生天;杀其敌人,获福无量。率士 秉
化,从之如流。法唯从宽,葬唯从俭。郛郭⑧之内,里閈⑨之中,土地所生,
无物不有。四方辐凑,万货丰贱;锦绣珠玉,满於市肆;驼马驴骡,弃於街
  
⑤ 毕豆,崔宝四民月今作■豆,即青斑豆也。
⑥ 糜洒,图书集成引作凤糜洒,未详。⑦石国,为昭武九姓之一,即今之Tachkend或Tashkana。突厥语石
日Tach,kend即城之意。北魏书作“者舌”,唐旧作柘支,西域记作赭时,元史地理志西北地附录作察赤
⑧ 真珠河,即珍珠河(Ajak-tach)。西域记日赭时国,周千余里,丁臨叶河。慈恩传作叶叶河。新唐书作
藥杀水。
⑨ 质河,即真珠河之异名。杜环以一为二,误。张一纯说:“盖以素叶chuR而致误 为。”
⑩ 拨汗那国,西突厥史料曰:即新唐书之拨汗那,今之Terghanal。隋书卷 83:西北去\石国五百里,即古
渠搜国也。
① 叠布,即叠花布。南史:高昌国有草宝如繭中丝,为细线,名曰白叠。安子国人取以为布,甚软而白,
亦作白�。双名波斯锦。
② 鞾,即靴字。履之一种。
③ 康国,张一纯曰:太平寰宇记卷183:康在米西北。西域记卷 一云:(康)东南至弭秣贺(即米国)。
杜环作西南,误矣。汉代之康居,即唐代之康居,即唐代之康国,一日萨末鞬 ,亦曰飒末建。元史地理志
作撒麻儿干。在今苏联哈萨克共和国境内。
④ 米国,新唐书卷221下:米或曰弥末,曰弭末贺。沙畹云即Maimargh.新唐书卷221下:康国在那密水南,
大城三十, 堡二三百, 君姓温, 本月氏人, 始居祁连北昭武。 沙畹谓: 護密水即隋 卷83之萨宝水R.Zarafchan。
⑤ 祅,即拜火教。创 於公元前800年Zoroasterr,佛祖统纪卷39作苏鲁支。其教以火代表善而崇拜之。波
斯古国萨珊王朝后定为国教,南北朝时传入中国,行於五代两宋。陈坦有火祅教人中国考。
⑥ 波斯,大唐西域记作波剌斯。即今之伊朗。
⑦ 大食,即波斯文之Tazi或Tajik。波斯语谓明哲为大食,中国人即以为名。慧超往五天竺加传作“大寔”,
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作“多氏”,册府元�卷970作“大石”。即亚剌伯。而亚俱罗乃里海之别名。沙畹
云:亚俱罗即Trag之异译。
⑧ 郛郭,城外大郭。郛音孚。
⑨ 里閈,里门。閈音翰。

巷。刻木①为盧舍,有似中国宝举②。每至节日,则獻贵人。琉璃器皿,鍮石③
瓶钵,盖不右数算。粳米,白麫,不异中华。其果有楄 桃,又千年■④。其
蔓菁⑤根大如斗而贺,味甚美;余荣亦舆诸国同。蒲萄大如雞子。得油贵者有
二:名耶塞漫⑥,一名没■师⑦。得草贵者有二种:一名查寒菶 ⑧,一名黎蘆
苃⑨。绫绢机杼,金银匠,书匠,汉匠起。作書者京兆人樊淑、刘泚⑩;织络
者河东人乐■(11)、吕礼。又以槖驼驾车。其马,俗云西海濱龙(12)舆马交
所产也,腹肚小,脚腕长,善者日走千里。其驼小而緊, 背有孤峯者良,日
驰千里。又有驼鸟,高四尺以上,脚似驼蹄,颈项胜得人骑,行五六里,其
卵大如三升。又有荠树,实如夏■,堪作油食,除瘴。其气候温,土地无冰
雪,人多瘧痢。今吞滅四五十国,皆为所役属。多分其兵,镇守其境,尽於
西海焉。
朱祿国(13)在亚梅国(14)西南七百余里,胡姓未(15)者,茲土人也。其
城方十五里,用鐡为城门。志中有鹽池,又有两所佛寺。其境 东西百四十里,
南北百八十里。栅连接,樹木交映,四面匝,总是流沙。南有大河①,流入其
境,分渠数百,溉灌一州。其土沃饶,其人洁净,墙宇高厚,布郾平正,木
既雕刻,土亦绘画。又有细软叠布,羔羊皮裘,估其士者,值银钱数百。果
有红桃,白柰②,遏③、白、黄李。瓜大者名寻,支十馀人食,一颗辄足。越
瓜长四尺以上。菜有蔓菁、萝卜、长葱、颗葱、芸薹、胡芹、葛蓝、军达④、
迥香、英薤、瓠芦。尢多蒲萄。又有黄牛、野马、水鸭、石鸡。其俗以五月
为岁首,每岁以画缸相献。有打裘节、鞦韆节。其大食东道使镇於此。从此
至西海以来,大食、波斯,参杂居止。其俗礼天,不食“白死肉”及“宿肉”,
以香油涂发。
苦国⑤在大食西界,周迥数千里。造屋兼瓦叠石为壁。米谷殊贱。有大川
  
① 刻木,作“刻石蜜”。孟诜食療本草曰:石蜜,来自波斯为胜。苏恭修唐本草,亦谓石蜜来自西域。即
今之冰糖。
② 宝举,大平寰宇记用:“ 宝輦”。
③ 鍮石张一纯云:鍮见太平御鑑卷813,系波斯 文之Tutiya.。曹昭著 格古要论谓鍮石以铜和爐甘石炼成。
④ 楄桃,酉阳维俎卷18:偏桃,波斯 国呼为婆淡 樹其状如桃子而形偏,其肉苦涩,核中仁甘甜。即本草
纲目巴旦杏。又千年■,南方草木状作海■,并同。
⑤ 蔓菁,即芜菁。
⑥ 耶塞漫,张一纯云,即南方草木状之“耶悉茗”。酉阳难俎前集卷18作“野悉蜜”。
⑦ 没匝师,通志引作“没■(音女甲切)师”。
⑧ 查寒菶应作“查塞菶。菶蒲孔反。
⑨ 黎芦茇,通典作“葜芦茇”。
⑩ 刘泚:泚,寰宇记作“泚”。
① 大河,指 Amu河,即史汉之妫水,西域记作“缚刍河”。元史译文证捕云:明季以前,阿母河实入里海。
嗣后河碛壅塞,乃北入咸海。流沙乃Kara-Kum沙漠。
② 白秦,与苹果同类。
③ 遏,指颜色,即褐色。
④ 军达,即著蓬菜。
⑤ 苦国,通典、通志、通考均作“苦”。新唐书作“苫”。作“苫”者是,即Shem,为叙利亚之本部,令
之大马士革,古白衣大食都城。

东流入亚俱罗⑥,商客耀此耀波,往来相继。人多魁梧,衣服宽大,有似儒服。
其苦国有五节度,有兵马一万以上。北接可萨突厥⑦。可萨北又有突厥,……。
佛秣国⑧在苦国西,隔山数千里,亦曰大秦。其人颜色红白,男子悉著素
衣,妇人皆服珠锦,好饮酒,尚乾饼,多淫巧,善织络。或有俘在诸国,守
死不改乡风。琉璃,妙者天下莫比。王城方八十里,四面境土各数千里,胜
兵约有百万,常与大食相御。西枕西海,南枕南海,北接可萨突厥。西海中
有市,客主同和,我往则彼去,彼来则我归:卖者陈之於前,买者酬之於後;
皆以其直置诸物旁,待领直,然後收物,名曰鬼市。又闻西有女国,感水而
生。
摩磷国①在鞅萨罗②国西南,渡大碛,行二千里至其国。其人黑,其俗犷。
少米麦,无草木。马食乾鱼。人沧鹘莽③即波斯枣也。瘴疠特甚。
诸国陆行之所经,由胡则一种,法有数般。有大食法,有大秦法,有寻
寻法④。其寻寻蒸报,于诸夷中最甚。当食不语。大食法者,以弟子亲戚而作
判典,纵有微过,不至相累。不食猪、狗、驴、马等肉,不拜国王父母之尊,
不信鬼神,祀天而已。其浴每七日一假,不买卖,不出纳,惟饮食、谑浪终
日。其大秦善监眼及痢,或未病先见,或剖开脑出虫。
师子国⑤亦曰新檀⑥,又曰婆罗门⑦,即南天竺也。国之北,人尽胡貌,秋
夏旱灾。国之南,……四时霖雨。从此始有佛法寺舍,人皆儋耳⑧布里腰。 (杜
环经行记)
  
⑥ 亚俱罗,已见页315注⑦。
⑦ 可萨突厥,新唐书大食传云:苫国之北有突厥、可萨,波斯传云:波斯之北为可萨。所谓可萨,即西史
中之Khazar。裹海古名可萨海。
⑧ 拂至国,据本文亦曰大秦一语,拂至应该是指东罗马而言。所以夏法以为指叙利亚一带罗马属地而言是
可信的,那阑人说是指法兰克(Frank)而言,恐怕不可信。
① 摩磷国,丁谦云:摩磷国似即非洲西北之摩洛哥。
② 鞅萨罗,通典作“秋萨罗”,丁谦云:秋萨罗乃“千丝腊”之转音,今西班牙。
③ 沧同餐。鹘莽,张一纯云:唐书作“鹘奔”。西阳杂俎作“窟莽”,辍耕录作“苦鲁麻”,皆亚剌伯文
Khurma之译音。本草纲目作“万年枣”。今之伊拉克密枣。
④ 寻寻法,张星娘云:寻寻似即Sem之讹音。塞米(Semite)种,希腊、罗马人皆称之曰Sem。沙畹摩尼
教流行中国考以为“寻寻”应作Zim-Zim,与大食人之称祆教徒音颇相近。张一纯同意此说。
⑤ 师子国,即今之学锡荆岛法显佛国记作师子国。
⑥ 新檀,中世纪亚拉伯人谓此岛曰Serendib,故译为“新檀”。
⑦ 婆罗门,乃印度之通称,不特指此岛而言。
⑧ 儋耳,即今海南岛。马欢瀛涯胜览云:男子上身赤膊,下围色丝手巾,加以压腰。妇人撮髻脑后,下围
白布。“儋耳布裹腰”,即指此而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