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47|回复: 0
收起左侧

[唐朝] (一)突厥⑧

[复制链接]

299

主题

323

帖子

2236

积分

管理员

     :

     :

     :

Rank: 9Rank: 9Rank: 9

QQ
发表于 2011-12-7 11: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突厥人的早期历史突厥国的形成
突厥者,蓋匈奴之别种,姓阿史那氏⑨,别为部落。后为鄰国年破,书滅
其族。有一儿年且十岁,兵人见小,不忍杀之,乃刖⑩ 其足,弃草泽 中;有
牝狼以肉饲之。及长,与狼合,遂有孕焉。彼王闻此儿尚在,重遣杀之。使
者见狼在侧,并欲杀狼,狼遂逃于高昌国①之北山②。山有洞穴,穴内有平壤
茂草,周回数百里,四面俱山,狼匿中,遂生十男。十男长大,外托妻孕,
其后各有一姓,阿史那即一也。子孙蕃育,渐至数百家。经数世,相与出穴,
臣于茹茹③,居金山④之阳,为铁工。金山形兠鍪⑤,其俗谓兠鍪为突厥,遂因
以为号焉。
或云,突厥之先,出于索国,在匈奴之北。部落大人曰阿谤步,兄弟十
七人⑥,一曰伊质泥师都,狼所生也。谤步等性并愚癡,国遂被灭。泥师都既
别感异气,能徵召雨,娶二妻,云是夏神,冬神之女也。一孕而生四男:其
一变为白鸿;一国于阿辅水、劔水之间,号为契骨⑦;其一国于处折水;一居
践⑧斯处折施山,即其大也。山上仍月阿谤步种类,并多寒露,大为出火温养
之,咸得全济,遂共奉大为主,号为突厥,即⑨都六设也。讷都六有十妻,所
生子皆以母族为姓,阿史那是其小妻之子也。讷都六死,十母子内欲择立一
人,乃相率于大树下共为约曰:“向树跳跃,能最高者,即推立之。”阿史
那子年幼而跳最高者,诸子遂奉以为主,号阿贤设。此说雖殊,然终狼种也。
其后曰土门⑩, 部落稍盛, 始至塞上市绘絮, 原通中国。 大统十一年(11),
太祖遣酒泉(12)胡安诺槃陁使焉。国皆相慶曰: “今大国使至, 我国将与也。”
十二年,土门遂遣使獻方物。时铁勒①将伐茹茹,土门率所部邀擊,破之,书
  
⑧ 突厥,古代的族名和国名。从广义说,包括突厥、铁勒各部;从狭义说,专指公元六世纪时游牧于金山
(今阿尔泰山)一带的突厥族。隋开皇二年(589年)分为东突厥和西突厥。
⑨ 突厥有十姓,出于母族。阿史那乃十姓之一。此姓系贵族,首领出于此姓。
⑩ 刖,音月,断足。
① 高昌国,在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后魏和平初,闞伯周立国,称高昌王。
② 北山,即今博格多山。
③ 茹茹,族名,亦称蠕蠕、芮芮、柔然,五世纪初统一各部,组成聊明。
④ 金山,见页177註⑧。
⑤ 兠鍪,见本书159页⑦。
⑥ 北史卷99,作“七十人”。
⑦ 契骨,或即坚昆、结骨、■戛斯。
⑧ “ 践”,北史卷99作“跋”。
⑨ “ 讷”,北史卷99作“纳”。
⑩ 土门(?—552年),突厥第一世可。新唐书又作“大吐務”,或称“伊利可汗”。“土门”原意为“万
夫长”。
① 铁勒,又作“敕勒”,即“丁零”或“高车”。北魏、隋、唐间游牧于独洛河(今土拉河)以西,西海
(裹海)以东。有仆骨、同罗、韦纥(回纥)等部。姓氏各别,縂谓铁勒,并无君长,后分属东西尔突厥。

降其众五万馀落。恃其彊盛,乃求婚于茹茹。茹茹主阿那环②大怒,使人駡辱
之曰:“尔是我锻奴,何敢发是言也?”土门亦怒,杀使者,遂与之绝,而
求婚于我。太祖许之,十七年六月以魏长乐公主妻之。是岁,魏文帝崩,土
门遣使来弔,赠马二百匹。魏废帝元年③正月,土门发擊茹茹,大破之于懷荒 ④北,阿那环自杀,其子菴羅辰奔弃,馀众復立阿那环叔父郑叔子为主。土门
遂自号伊利可,犹古之单于⑤也,号其妻为可贺敦⑥,亦犹古之閼氏⑦也。土门
死,子科罗立,科罗号乙息记可汗,又破叔子于沃野⑧北木赖山。二年三月,
科罗遣使獻马五万匹。科罗死,弟俟斤立,号木汗可汗。俟斤一名燕都,狀
貌多奇异,面广尺馀,其色甚赤,眼若瑠璃,性剛暴,務于征伐,乃率兵擊
郑叔子,灭之。叔子以馀燼来奔。俟斤又西破囐噠⑨,东走契丹,北并契骨,
威服塞外诸国。(周书卷50,突厥传)
2.突厥的奴隶制  东西突厥的分离
其俗畜牧为事,隨逐水草,不恒厥处⑩,穹庐氊帐,被发左衽,食肉饮
酪,身衣裘褐,贱老贵壮。官有葉護,茨勒(11),次俟利发,次吐屯发,下
至小官,凡二十八等,皆世为之。有角弓、鸣镝、甲寇、刀剑,善骑射,性
残忍。无文字①,刻木为契。候月将满,辄为寇抄。谋反叛、杀人者皆死;淫
者割势而腰斩之;鬬伤人目者偿之以女,无女则输妇财;折支体者输马;盗
者则偿赃十倍。有死者,停屍帐中,家人亲属多杀牛马而祭之,绕帐号呼,
以刀划面,血泪交下,七度而止。于是择日置屍马上而焚之,取灰而葬,表
木为莹,立屋其中,图书死者形仪及其生时所经战阵之状。尝杀一人,则立
一石,有至千百者。父兄死,子弟妻其群母及嫂。五月中,多杀羊马以祭天。
男子好樗蒲,女子踏鞠。饮马酪取醉,歌呼相对。敬鬼神,信巫觋,重兵死
而耻病终,大抵与匈奴同俗。
木杆在位二十年,卒,复拾子大逻例而立弟,是为佗钵可汗。佗钵以摄
图为尔伏可汗,统东面;又以其弟褥但可汗子②为步离可汗,居西方。时佗钵
控弦数十万,中国惮之,周、弃争结姻好,倾府藏以事之。佗钵益骄,每谓
下曰:“我在南两常孝顺,何患贫也?”弃有沙门惠琳,被掠人突厥中,因
谓佗钵曰:“弃国富强者,为有佛法耳。”遂说以因绿果报之事。佗钵闻而
  
② 阿那环(?—552年),柔然末世可汗,姓郁久闾氏。
③ 魏废帝元年,公元552年。
④ 怀荒,今河北省怀安县境。
⑤ 单于,匈奴最高首领称号。
⑥ 可贺敦,突厥可之妻。又作“可敦”。
⑦ 閼氏,匈奴已嫁女子称号。单于妻称作大閼氏。閼音烟。
⑧ 沃野,北魏六镇之一,今内蒙古自治区五原县北。
⑨ 囐噠,北史卷99作“嚈噠”。又作“挹怛”(隋书)。古称“滑国”。五世纪中居今阿母河南,后统有
疏勒、于阗等国,为突厥所灭。
⑩ 不恒厥处,犹言不常其处。
① 无文字,周书说:“其书字类胡。”
② 褥但可汗子,北史99无“子”字。

信之,建一伽蓝,遣使聘于弃氏③,求金不昧淨名、湼槃、花严等经并十诵律 ④。佗钵亦躬自弃戒,绕塔行道,恨不生内地。在位十年,病且卒,谓其子庵
罗曰: “吾闻亲过于父子。吾兄不亲子,委地于我。我死,汝当避大逻便也。”
及佗钵卒,国中将立大逻便。以母贱,众不服。庵罗母贵,突厥素重之。摄
图最后至,谓国中曰:“若立庵罗者,我当率兄弟以事之;如立大逻便,我
必守境,利刃长矛以相待矣。”摄图长而且,国人皆惮,莫敢拒者,竟立庵
罗为嗣。大逻便不得立,心不服庵罗,每遣人辱骂之。庵罗不能制,因以国
摄 图。国中相与议曰:“四可汗之子,摄图最贤。”因迎立之,号伊利俱虚
设河始波罹可汗,一号沙钵略,治都斤山①。苍罹降居独洛水,称第二可汗②。
大逻便乃请沙钵略曰:“我与尔俱可汗子,各承父後,尔今极尊,我独无位,
何也?”沙钵略患之,以为阿波可汗,还领所部。沙钵略勇而得众,北夷皆
归附之,及高祖受禅,待之甚薄,北夷大怨。会营州刺史高宝宁作乱,沙钵
略与之合军,攻陷临渝镇。上敕缘边修保鄣、峻长城以备之,仍命重将出镇
幽、并。沙钵略妻,宇文氏之女曰千金公主,自伤宗祀绝灭,每怀复隋之志,
日夜言之於沙钵略。由是悉众为为寇,控弦之士③四十万。(隋书84,突厥传)
3 隋唐与突厥的关系
当上方蓝天、下方暗地创造时,两大间亦造成人类之子孙。人类子孙之
上,立有(为君长)吾祖先土门(Bumin)可汗及室点密(Istami或Istami)
可汗④。既立(为君长)後,彼等既统治及整顿突厥民众之国家及政制。(第
一行)
世界四方(之民族),皆其仇敌;但彼等征之,且克服世界四方一切民族,
今守和平而点首屈膝。向东方,彼今其移殖远至Qadirqan山林;向西方,远
至铁门⑤。在(此)两(极点)间,彼等统治甚为广远,使蓝突厥(kok turk)
(第二行)
之向无君长无任何部族(组织)者归於秩序。彼等是贤智可汗,彼等是强勇
可汗;彼等之梅录亦贤智,亦强勇。诸匐⑥及民众都能和协。职是之故,彼等
能统治如此广域,使政局安定。依照彼等命运所定,(第三行)皆已去世。
其新视葬礼参与哭吊者,由东方即日出之方,来有远隔之莫离 (Bokli?)族,
唐人,吐蕃人,Apar(?)人,Apurun(?拂菻?)人,■戛斯人(Qiraiz),
三姓骨利干人①(Uc-Quriqan),三十姓鞑靼人②(Otuz-Tatar),契丹人
(Qitai),地豆于(Tatabi)人,——来与丧葬之民族,其多如此。彼等固
  
③ 弃氏,北弃。
④ 淨名、湼槃、华严、十诵律,都是佛教经典的名称。
① 都斤山,周书作“於都斤”。
② 第二可汗,北史99作“第三可汗”。
③ 控弦之土,弓箭手。
④ 室点密可汗,西突厥第一世可汗。
⑤ 铁门,即“怛没”,在今阿母河之北,系一山隘。
⑥ 匐,间步陔切,读bai,或译作“伯克”。突厥贵族牧主称号。
① 骨利干人,古族名。居回纥北,今贝加尔湖附近。产名马。新唐书卷217有传。
② 鞑靼人,西族名。居贝加尔湖西南。又作“达怛”、“达旦”、“达靼”、“达达”。靼音da。

如是著名之可汗也。继其後者,(第四行)
彼等之弟辈为可汗,彼等之子辈为可汗;惟弟辈今不类其兄辈,子辈不类其
父辈。登位都皆庸可汗,恶可汗;其梅录亦一样庸而恶。(第五行)
因诸匐与民众间缺乏融和,因唐人狡猾及其阴谋,又因兄弟间受怂恿而相争,
使诸匐与民众水火,遂今突厥民众之旧国瓦解,(第六行)
合法之可汗沦亡。贵族子弟,陷为唐奴,其清白女子,降作唐婢。突厥之匐,
弃其突厥名称(或官衔?),承用唐官之唐名(或衔?),(第七行)
遂服从唐皇,臣事之者五十年③。为之东征向日出之方,远达莫难(Bokli)
可汗所,西征远达铁门;彼等之克国除暴,皆为 唐皇出力也。但全体(第八
行)
之突厥公众则说:“我固自己国之部族,吾国今安在哉?我所征服者替谁
乎?”彼等说。“我固自有其可汗之民众;吾可汗安在哉?我所服事者何可
汗乎?”彼等说。彼等既如此说,遂起而抗唐皇;(第九行)但彼等虽起事,
去不能自治及取正当这思想,彼等又复屈服。所有众人(非惟)不存心助 (我
辈),(甚)且言曰:“吾人(毋宁)杀突厥人而绝其根株”;然彼等相率
失败。惟突厥上天及空厥神圣水土(第十行)
有如下造作:谓突厥民众不当灭绝(复)成一部族,彼援立吾父颉跌利施
(Elteris)可汗①与吾母颉利毗加可敦(Elbilgaqatun),自天顶保佑之。
吾父可汗与十七人偕行。当众人闻得彼逃出(唐国)(第十一行)
之消息,在城者离城,在山者下山,逮集合时共七十人。因天赋以力,吾父
可汗之军有如狼,敌人有如羊。彼东西奔左走,招合民众而聊结之,计共得
(第十二行)
七百人。既集得七百人後,彼遵照吾先人法制而整顿此民众,即已失其国及
其可汗之民众,已降为奴隶婢妾之民众,突厥法制已被破坏之民众,且鼓励
之。彼於是整顿突利失(Tolis)人及达头(Tardus)人②,(第十三行)
为之立一叶护③(yadyu)及一设(sad)。南边唐人本吾仇敌,北方Baz可汗
及九姓乌护④部族本吾仇敌;结戛斯、骨利干、三十姓鞑靼、契丹及地豆于—
—皆向来敌视吾人者也;(对於)此一切,吾父可汗(须)(战之?)(第
十四行)
彼出征四十七次,身经二十战。由天这意,吾人於有国者取其国,有可汗者
俘其可汗;彼使仇敌维持和平,使彼辈屈膝点首。既获得如此大国及如此大
(第十五行)权,彼乃去也。朕等树立 Baz 可汗为吾父可汗之第一杀人石
(bal-bal)。朕叔可汗继掌国政。即位之後,朕叔可汗从新组织突厥民众,
今其自立;贫者富之,寡者庶之。(第十六行)
  
③ 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年)击败颉利可汗,置突厥部落於漠南,至仪凰四年(679年)阿史那泥熟匐自立
为可汗(630—679 年),共五十年,故曰“臣事之者五十年”。永淳元年(682年)阿史那骨笃(咄)禄
迁回漠北。
① 颉跌利施可汗,即骨咄禄可汗,约682—691 年在位。他重建了突厥汗国。
② 突利失人,达头人:突厥的行政区划,东面地区叫“突利失”,西南地区叫“达头”,因以名各该地的
人民。
③ 叶护,突厥二十八等世断中第一等,相当於宰相。
④ 乌护:据回纥文回纥毗伽可汗碑,回纥毗伽可汗自答为“九姓乌护”及“十姓回纥”之君长。岑仲勉云:
“九姓乌护”即“九姓铁勒”,而“十姓回纥”是此九姓中的一姓。(突厥集史页869)

朕叔可汗既即位,朕本人转为管理达头民众之设。朕随吾叔可汗东征,远至
黄河 (Yaliuguz) 及山东平原; 西征则远至铁门; 吾人曾远征曲漫山 (Kogman)
外之■戛斯国。(第十七行)
吾等共出征二十五次,身经十三战。於有国者吾人取其国;有可汗者俘其可
汗;吾人使彼辈屈膝点首。突骑施(Turgis)可汗,吾突厥族也,吾之民众
也。(第十八行)
因其愚鲁,因其对吾人满怀诈伪,诛之,其梅录及匐等亦被戮。十箭部落之
民众受苦。吾人祖先所统治之地不应无主,所以吾人整理此人口稀少之民族
(或阿熟‘Az’民族?)[……](第十九行)
本拔塞(Bars)匐,吾人於此给之以可汗封号,且以余女弟公主妻之。奈彼
等不忠实,可汗被戮,其民众亦降为奴隶婢妾。为曲漫地不应任其无主,吾
人在整理阿熟及(?)■戛斯部族後,往而征之,惟吾人复还[其独立]。 (第
二十行)
东方远至Qadirqan山林之外侧,吾人今民众居之,且组织之;西方远至康居
贪漫(Kangu-tarman),吾人今突厥族居之,且组织之。于斯之时,本奴隶
者自有奴隶,本婢妾者自有婢妾;弟莫知其兄,子莫知其父矣。(第二十一
行)
吾人所取得所组织之国家入领土如是其大也。突厥与乌护之匐及民众,其谛
听之!上天苟不倾,或下地不裂,噫,突厥民众,谁其能毁灭汝国家及势力
者?突厥民众,汝震栗(第二十二行)
且内省!汝之贤智可汗,因汝辈顺从而救拔汝,引汝於自由独立之好国家,
乃羽为诈伪及插劣行为以对之者固汝自己也。披甲之士果从何来而分裂汝?
荷枪之士果从何来而俘虏汝?汝神圣於都斤山林之民众,此是汝自己所要
也!汝辈有(第二十三行)
东去者,又有西去者,但汝所適地,所得只此,即汝之血流成河、骨积如山
而已。汝之贵族子弟,沦为奴隶,汝之清白女子,降作婢妾。因汝之愚昧懦
怯,朕叔可汗以殒。(第二十四行)
余树立■戛斯可为其每一杀人石。上天谓突厥民众之名誉不当销坠,援拔有
关朕父可汗曁母可敦,上天授彼等以国家;同此,上天谓突厥民众之名不当
销坠,今又立朕(二十五行)
为可汗。朕所君闕者非繁昌(?)民众;乃内无食外无衣之民众,一贫弱之
民众也。朕兴朕弟阙特勤共圆救之。为不欲民众之名誉由朕父曁朕叔獲得者
於斯销坠,(第二十六行)为突厥民众故,余夜不寐,书不息。余兴朕弟阙
特勤曁两设辛勤幾死。由斯辛勤,余已使民众不至互相水火。(余既立为可
汗后?)昔日四方流离之众,(第二十七行)
今復来归,无马无衣,濒於死境。余为復兴部族,余(领)大军十二(征),
北拒烏護,东拒契丹及地豆于,南拒唐,余亲战(……次)。(第二十八行)
由天之意,且因余分极应得,故獲成功。余已使垂斃这部族復生;裸者衣之,
贫者富之,寡者庶之。他族之有国有可汁者余提高之。所有(第二十九行)
世界四方民族,余已使之维持和平,绝其仇视;彼等皆服我事我。既为国家
势力如许宣劳,朕弟阙特勤乃依定连而去世。当吾父可汗晏驾,朕弟阙特勤
(年始七岁。及十岁时?)(第三十行)
……(突厥集史下册,突厥文阙特勤碑,著者改译东面文)

天子①震怒,下诏曰:“……且彼渠帅,其数凡五②,昆季争长,父叔相
猜,外示彌缝,内乖心腹,世行暴虐,家法残忍。东夷诸 国,讎挟么僻,西
戎群长,皆有宿。突厥之北,契丹①之徒,切齿磨牙,常伺其便②。连头前攻
酒泉,其后于阗③、波斯④、悒怛⑤三国一时即叛。沙钵略⑥近趣周槃,其部内
薄孤⑦、束纥羅⑧寻亦翻动。往年利稽察⑨大为高麓、靺鞨所破,娑毗设又为讫
支可汗所杀,兴其为鄰,皆愿诛剿。部落之后,盡異纯民,千种万类,仇敵
怨偶,泣血拊心,衔悲积恨。圆手方足,皆人类也,有一於此,更七朕懷。
彼地处徵袄作,年将一纪,乃默为人语,人作神言,云其国亡,讫而不见。
每冬雷震,触地火生;种类资给,惟藉水草。去岁四时无雨雪,川枯蝗暴,
卉木烧盡,饑疫死亡,人畜相伴,舊居之所,赤地无依,迁徙漠南,偷存晷
刻。斯蓋上天所忿,驱就齐斧,幽明合契,今也时。……”(隋书84,突厥传)
沙钵略遣使致书曰: “辰年⑩九月十日,从天生大突厥,天下贤聖天子利
俱盧设莫何始波羅可汗,致书大隋皇帝。使人开府徐平和至,辱告言语,具
闻也。皇帝是婦父,即是翁;此是女夫,即是儿例。两境虽殊,情义是一。
今重疊亲舊,子子孙孙,乃至万世不断,上天为證,终不違负。此国所有羊
马,都 是皇帝畜牲,彼有绘綵,者是此物,彼此有何共也。”高祖报书曰:
“大隋天子贻书大突厥乙俱盧设莫何沙钵略可汗。得书,知大有好心向此也。
既是沙钵略婦翁,今日看沙钵略,共儿子不異。既以亲舊厚意,常使之外,
今特别遣大虞慶则往彼看女,復看沙钵略也。”(隋唐 84,传)大业三年四月,
炀帝幸榆林。啓民①及义成公主来朝行宫,前后献马三千匹。帝大悦,赐物万
三千段。啓民上表曰:“已前聖人先帝缘可汗存在之日,憐臣,赐臣安义公
主,种种无少短。臣种末为聖人先帝憐养。臣兄弟妬恶,相共杀臣。臣当时
无处去,向上看只见天,下看只见地,實憶聖人先帝言语,投命去来。聖人
先帝见臣,大憐臣死使命,养活腾於往前,遣臣作大可汗坐着也。其突厥百
姓死者以外,还聚作百姓也。至尊今还如還人先帝,捉天下四方坐也。还养
活臣及突厥百姓,实无少短。臣今憶想聖人及至尊养活事,具奏不可盡,并
至尊聖心裏在。臣今非是舊日边地突厥可汗臣即是至尊臣民。至尊憐臣时,
乞依大国服饰法用,一同华夏。臣今率部落取以上闻,伏愿天慈不还所请。”
  
① 天子,指隋文帝。
② 且彼渠帅,其数凡五,指沙钵畧可汗攝圖(治於都斤山),第二可菴羅(治獨洛水)、阿波可大羅便(建
牙在攝圖北、慹头可汗玷■和处羅候等五可汗。
① 契丹,疑当从北史99作“契骨”契央即豎昆。
② 常伺便,北史99“ 便”作“后”。
③ 于阗,今新疆和田。
④ 波斯,伊朗的古稱。波斯帝国(226—251)曾兴中国通好。
⑤ 挹怛,即嚈噠。
⑥ 沙钵畧(?—587)即攝圖。号“伊利俱盧设何始波羅可汗”,隋开皇七年卒。
⑦ 薄孤,即鐡勒诸 诸族中之仆固。
⑧ 束纥羅,北史卷99作“东纥羅”,即鐡勒诸族中之同羅。
⑨ 察,职名。“察”即“设”,突厥典兵者曰“设”。
⑩ 辰年,开皇四甲辰,公元584年。
① 啓民可汗,名染干,葉護可汗之子。开皇十九(599)流亡入隋,隋拜为啓民可汗。统南徙部落,游牧於
今河套东夏、腾两州。

(隋书84,突厥传)
4.唐对东西突厥的战争
及隋末乱離,中国人妇之者甚众,又更强盛,势陵中夏,迎蕭皇后置於
定襄②。薛举③、竇建德④、王世充⑤、刘武周⑥、师都⑦、李轨⑧、高开道⑨之徒,
虽僭尊号,俱北面稱臣,受其可汗之号。东自契丹,西盡吐谷浑、高昌诸国,
皆臣之。控弦百万,戎狄之盛,近未有也。
大唐起义太原,刘文静⑩聘其国,引以为援。始毕(11)遣特勒康稍利献马
千,曾於绛郡①,又遣二千骑助军。后平京城。及高祖受 隋禅以后,赏赐不
可腾纪。 始毕使骨吐禄特勒来朝, 賜宴於太极殿②, 奏九部乐③, 锡賚甚厚。 ……
先是,隋炀帝蕭后及齐王暕之子政道陷於竇建德。三年④春,處羅⑤迎之,
至於牙所,立政道 为隋主,其中国人在虜廷者悉隸之,行隋正朔,置百官,
居於定襄城,有徒万馀。时太宗奉诏讨刘武周,师至太原,處羅遣其弟步利
设率二千骑兴官军会。六月,處羅至并州⑥,统管⑦李仲文出迎劳之。留三日,
城中美婦人多为所掠,仲文不能制。俄而處羅死,议成公主以子身设醜弱,
废不立之,遂立處羅之弟吐苾,是为颉利可汗⑧。又纳隋义成公主为妻,以始
毕之子什钵苾为突利可汗⑨。遣使人朝,告處羅死,高祖为之罷朝一日,遣百
官就馆弔其使。……
七年八月,颉利、突利二可汗又入寇原州⑩,连营南上。太宗北讨,顿兵
於幽州(11)。颉利率万馀骑奄至城西,乘高而阵,将士大骇。太宗乃亲率百
  
② 定襄,隋大业间改云州为定襄郡,故治在今山西平鲁县西北。唐又置定襄,治所在今山西大同。
③ 薛举,隋金城校尉。隋末自称西秦霸王。
④ 竇建德,清河漳南人。家民,河朔义军领袖。武德元的建立夏国。
⑤ 王世充,祖西域胡。曾镇壓孟讓、格谦者部起义军。大业十四年擁隋王侗據洛阳。武德二年称郑国。
⑥ 刘武周,隋鷹扬府校尉,隋末據马邑。突厥立周为定杨可汗,赠以狼豆纛。
⑦ 梁师都,夏州朔方人。鷹扬郎将。后称帝 ,号梁国。突厥赠以狼头纛,号为大度毗伽可汗。
⑧ 李轨,隋末为鷹扬府司马,后乍称河西大陽王。
⑨ 商开道,隋末起义军领袖。称燕国,北连突厥。
⑩ 刘文静,隋厥。
① 绛郡,今山西候马市(舊新绛县)。
② 太极殿,即隋大兴宫。唐龙朔后天子居大明宫,及谓此为西宫。
③ 九部乐,即”清东、西涼、禹兹、天竺、康国、疏勒、安国、高麓、礼毕等九部间乐。其中清东即清商
三调,是汉代以来的舊曲。
④ 三年,唐高祖德三年,公元620年。
⑤ 處羅,始毕可汗弟,初为俟利弗设。公元619—620 年居可汗位,620年卒。
⑥ 并州,州名。地在今山西扬曲南、文水北之汾水中游地区。治所在今太原附近。
⑦  总管,州或边镇之军事行政长官。唐武德初,边要之地统管以统军,加号使持节。武德七年改总管为都
督。
⑧ 颉利可汗,原註啓“啓民可汗第三子”。公元620—630 年居可汗位。
⑨ 突利可汗,原註:按始毕父啓人(民)可汗染士突利可汗,今更称突利,蓋襲其先号。入唐后拜为顺州
都督。
⑩ 原州。治所在今宁夏固原。地当今夏固原至甘肃平涼北。

骑,驰诣虜阵,告之曰:“国家兴可汗誓不相负,何为背约,深入吾地?我,
秦王也,故来一决。可汗若年来,我当兴可汗两人独战。若欲兵马统来,我
惟百骑相勶耳。”颉利弗之测,笑而不对。太宗又命骑告突利曰:“尔往与
我盟,急离相救尔。今将兵来,何无香火之情①也?亦宜早出,一决胜负。”
突利亦不对,太宗因此反间於突利,突利悦而归心焉,其叔侄内离。颉利因
遣使请和,许之。……
癸[亥](未)②,颉利遣其腹心执失思力来朝,自张形势,云兵百万今至
矣。大宗诮之曰:“我与突厥面自和亲,汝则背之,我实无愧。又义军人京
之初,尔父于并亲从我,赐尔金帛,前後极多,何故全忘大恩,白夸强盛?
我当先戮汝矣。”思力惧而请命,太宗系之於门下省。太宗与侍中高士廉、
中书令房玄龄、将军周范驰六骑幸渭 水之上,与颉利隔津而语,责以负约。
其酋帅大惊,皆下马罗拜,而众军径至。颉利见军容大盛,又知思力就拘,
由是大惧。太宗独留与颉利临水交言,麾诸军却而阵焉。萧璃③以轻敌固谏於
马前,上曰:“吾已筹之矣。突厥所以扫其境内,直入渭滨,,应是闻我国
家初有内难,我新登九五,将谓不敢拒之。今若闭门,虏必大掠。强弱之势,
在今一举。我故独出,以示轻之;又曜军容,使知必战。事出不意,乘其不
图,虏入既深,理当自惧,与战则必村,与和则必固,制服北狄,白兹始矣。”
是日,颉利请和,诏许之。乙酉④,又幸城西,刑白马,颉利同盟於便楠之上。
颉利引兵而退。……九月,颉利献马三千匹,羊万口,上不受,诏颉利所掠
中国户口者令归之。
贞观元年⑤,阴山以北薛延陁⑥,迦纥、拔也古⑦等十馀部皆相率叛之,击
走其欲谷设。颉利遣突利讨之,师又败绩,轻骑奔还。颉利怒,拘之十馀日,
突利山是怨憾,内欲背之。二年,突利遣使奏言,与颉利有隙,奏请击之。
诏秦武通以并州兵腐随便应接,三年,薜延陁自称可汗於漠北,遣使来贡方
物。颉利称臣,求尚公主。颉利每委任诸胡,■远族类。胡人贪冒,性多翻
覆,以故法令滋章,兵革岁动,国人患之,诸部携贰。频年大雪,六畜多死,
国中大馁。颉利用度不给,复重敛诸部,由是下不堪命,内外多叛之。上以
其请和後复援梁师都,令兵部尚书李靖、代州①都督②张公瑾出定襄道,并州
都督李勣、右武卫将军③邱行恭出通汉道,左卫大将军④柴绍出金河道,卫孝
  
① 杳火之情,焚香誓盟,结为兄弟的情谊。
② 癸亥,据旧唐害突厥传当作癸未,即武德九年(626年)八月二十八日。
③ 萧耦,字时文,曾仕隋。唐初封宋因公,累拜左仆射。
④ 乙酉,武德九年(626年)八月三十日。
⑤ 贞观,唐太宗年号;贞硼元年,公元627年。
⑥ 薛延陀,铁勒别部。居藤都军山及贪汗山一带。突厥颉利可迂败亡後,锉陀汗国兴起於漠北(628—646
年)。
⑦ 拔也古,新唐书嘀,拔野古传。鐡勒之一部,在今土拉河以北,仆固以东。有康干河,丁谦云:此即黑
龙江。
① 代州,治所在今山西繁峙县西南。地当今山西恒山以南滹陀河上游地区及五台等地。
② 都督,军事统帅。唐节度使的前身。武德七年改总管为却督。营十州省 为大都督。凡都督府有刺史,大
部督兼刺史而不检校州事。
③ 右武卫将军:右武 卫,十六卫之一;右卫(参见下)大将军,正三品。
④ 左卫大将军,左卫,十六卫之一, 掌官禁宿卫,大将军,正三品。

节出恒安道,薛万彻出畅武道,竝受靖节度以讨之。十二月,突利可汗及郁
射设、荫弃特勒等蚊率所部来奔,四年正月,李靖进屯恶阳岭,夜袭定襄。
颉利惊扰,因徙牙於碛口;胡酋康苏密等遂以隋萧后及杨政道来降,二月,
颉利计窘,窜於铁山⑤,兵尚数万,使执失思力入朝谢罪,请举国内附。太宗
遣鸿胪卿⑥唐俭、将军安修仁等持节安抚之。颉利稍白安。靖乘间袭击,大破
之,遂灭其国,复定襄、桓安地,斥土界至於大漠。……
突利可汗什钵芯者,始毕之嫡于,颉利之侄也。隋大业中,突年数岁,
始毕遗领其东牙之兵,号为泥步设。隋淮南公主之入北也,遂妻之。颉利嗣
立,以为突利可汗,牙直幽州之北,管奚⑦、霄⑧等数十部,徵税无度,诸部
多怨之。贞观初,奚等并来归附。颉利怒其失采,遣北征薛延陶,又丧师旅,
遂囚而挞焉。突利初自武德时,深自结托,太宗亦以恩义抚之,结为兄弟,
与盟而去。後颉利政乱,骤徵兵於突利。拒之不与。寻为颉利所攻,遣使来
乞师。太宗因令将军周范屯太原以图进取。突利乃率其众来奔。太宗礼之甚
厚,频赐以御膳。四年,授右卫大将军,封北平郡王,实封七百户,以其下
兵众置顺州都督府①,仍拜为顺州都督,遣率部落还。……
颉利之败也,其部落或走薜延陋,或走西域,而来降者甚众。酋豪苣 “颁
至者皆拜将军,布列朝廷,五品以上百馀人,殆与朝士相半。惟拓羯②不至,
诏使招慰之。凉州③都督率大亮以为於事妩用,徒费中国。……时降突厥多在
朔方④之地,其入居京师者近万家,诏议安边之术。朝士多言:“突厥恃强,
扰乱中国,为弊日久。今天实丧之,穷来归我,本非慕义心。因其归命,分
其种落,俘之兖、徐⑤之地,散属州县,各使耕织,百万胡虏,可得化为百姓,
则中国有加户之利,塞北可“常空虚矣。”惟中书令温彦博议请:“准汉建
茎时置降豳於河南五原⑥塞下,全其部落,得为捍御。又不离其土俗,因而抚
之,一则实空虚之地,二则示无负之心,若遣向徐、兖,则乖物性,非含蓄
之道。”……太宗竟用其计,於朔方之地幽州至壅州⑦,置顺、化、 (祐、长)
四州都督府⑧,又分颉利之地六州⑨, 左置定襄都督府①,右置云中都督府②,
以统其众。(通卷197,边防十三)
  
⑤ 纤山:鸟喇特旗北二百里有麦垛山,产精纤,或郎 此铁山。
⑥ 鹧胪卿,主持鹧胪寺,掌宾客典礼之事。
⑦ 奚,帅“库莫奚”,游牧於 今西拉木愉河流城。
⑧ 霫, 又作“白霫”,居潢水(西拉木伦河)以北,射猎为生。
① 顺州都督府,贞观六年(632年)置,在河东道。贞观十二年废,其怀化县併入代州。地在今山西省。
② 拓羯,新唐书卷221下康传附安国传:“募勇健者为拓羯。柘羯犹中国言战士也。”
③ 凉州,唐州名,治所往今甘肃武威。地任今甘肃武威以东,天祝以西一带。
④ 朔方,隋置郡,唐改为县,故治在陕西旧横山县西(横山县今划归榆林、米脂二县)。
⑤ 兖、徐,兖州和徐州。唐兖州在今山东济宁、泰安等地。唐徐些任今寸及台东南地区。
⑥ 五原,汉郡名。治所在今内蒙包头市西南。
⑦ 靈州;治所在今宁夏灵武西南,地当宁夏西北部。
⑧ 顺化祐长四州都督府,化州,贞观八年改北开州为化州,贞观十三年废,在夏州(治所在今陕西靖边北白
城子)附近,长州,贞观七年必夏州长泽县为长州,地在今陕西北部,十三年废;祐州,地在龙右道。
⑨ 六州,据唐会要卷73,系指定襄、雲中及顺、祐化、长共六都督府。
① 舊唐书地理志,定襄都督府,寄治宁朔县界,管小州四。宁朔县原屬夏州,故治在今陕西榆林县南。
② 旧唐书地理志:云中都督府寄在朔方县界,管小州五。 朔方县囚夏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