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77|回复: 0
收起左侧

[唐朝] (二)唐末农民不断地起义

[复制链接]

299

主题

323

帖子

2236

积分

管理员

     :

     :

     :

Rank: 9Rank: 9Rank: 9

QQ
发表于 2011-12-6 17: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浙东的农民起义
咸通元年正月,浙人仇甫反,安南经略使王式为浙江东道观察使以讨
之。……八月……已卯,仇甫伏诛。(新唐书卷9,懿宗纪)
宁国③剧贼仇甫乳明、越④,观察使郑祗德⑤不能讨,宰相选 式⑥往代,诏
可。因至京师,懿宗⑦问方略,对曰:“第假臣兵,寇不足平也。”左右宦要
皆曰:“兵众则餽多,当惜天下费。”式奏:“盗若猖狂,天诛不亟决,东
南征赋阙矣,宁得以意万计之乎?兵多则功速费寡,二者孰利?”帝顾左右
曰:“宜兴兵。”於是诏益许、滑、淮南⑧兵。式发自光福里第 ,麾帜皆东
靡,獵獵有声,喜曰: “是谓得 天时矣。”闻贼用骑兵,乃阅所部,得吐蕃、
回鹘返棣数百,发龙陂⑨监牧马起用之,集土围诸儿为向导,擒甫斩之。(新
唐书卷167,王式传)
2.桂林戍卒的起义
咸通九年……七月,武宁军节度量料判官庞勋反于桂州。十月庚午,陷
宿州。丁丑,陷徐州,观察崔彦曾死之。十一月,陷濠州,刺州盧望回死之。
右 金吾伟大将军康承训普徐泗行营兵马都招讨使, 神武大将军王晏权为北面
招讨使,羽林将军戴可师为南面招讨使。十二月,庞勋陷和、滁二州,滁州

③ 宁国,县名,在今安微省东南。
④ 明州,治所 在今浙江宁波市南;越州,治所在今浙江绍兴市。
⑤ 郑祗德,旧唐书卷159有传。
⑥ 式,王式。
⑦ 懿宗,李漼。
⑧ 许,许州,治所在今河南许昌市东;滑,滑州,治所在今河 南滑县东;淮南,镇名,治所在今扬州。
⑨ 龙陂,在今河南滑县东南。

刺史高锡望死之 。壬申,戴可 师及庞勋战都梁山,死之。是月,前天雄军
节度使马举为南面 招讨使,泰宁军节度使曹翔为北面招讨使。
十年……四月……康承训及庞勋战于柳子,败之。六月,神策军将军宋
威为西北面招讨使。……九月癸酉,庞勋伏诛。十月戊戌,免徐、宿、濠、
泗四州三歲税役。(新唐书卷9,懿宗纪)
(崔)彦曾①,咸通初,县太仆卿②为徐州观察使。晓律令,然卞争③,为
政刚猛。徐军素骄,而彦曾长于抚民,短治军,士多怨之。
初,蠻寇五管④,……诏节度使孟球募兵三千往屯,以八百人戍桂林。舊
制:三年一 更,至期请代。而彦曾吏尹戡,徐行俭贪,不恤士,乃议禀赐之,
请无发兵,復留屯一年。戍者怒,杀都将王仲甫,脅量料判官庞勋⑤为将,取
库兵,剽湘、衡,虜丁壮,合众千馀北还。自浙西趋淮南,达泗口,所过先
遣俳儿弄木偶,伺人情,以防邀遏。彦曾命牙将田简慰劳,而用都虞候元密
伏甲任山馆击贼。勋遣吏绐言士思归,不敢遏,请至府,解甲自归。彦曾斩
其吏。勋陷宿州①,发廥钱②募兵,亡命者从乳如归,船千艘,与骑来岸譟而
进。彦曾料丁男乘城。或劝率众奔兖州,彦曾曰:“我方帅也,奉命守此,
惟有死尔。”斩议者一人,号於众。俄而勋传城,城中大雾如堕。彦曾悉诛
贼家属。勋众四面超墉③入,囚彦曾大彭馆。有曹君长者,说勋曰:“贵者不
并处。今朝廷未以留后命公,蓋观察 使存尔。”勋乃杀彦曾於寝,自监军使
逮④官属皆死。(新唐书卷114,崔彦曾传)
咸通中,南诏復盗旁,武宁兵[七](八)百戍桂州,[六](三)岁不得
代⑤,列校许佶,趙可立因众怒,杀都将,诣监军使丐量铠北还。不许,即擅
斧库,劫战械,推量料判官庞勋为长,勒众上道。懿宗遣中人张思部送,诏
本道观察使崔彦曾慰安之。次潭州⑥,监军诡夺其兵。勋畏必诛,篡舟循江下,
益裒兵⑦,招亡命,收银刀之卒⑧,艚匿之。及徐城,谋曰:“吾等叩城大呼,
众必应。前日赏缗五十万,可得也。”众喜,牙健趙武等欲亡,勋斩首送彦
曾曰;“此摇乳者。”彦曾不能诘。勋怨都押衙尹戡,教練使杜璋,兵马使
徐行俭,又使白彦曾曰:“士负罪,不敢释甲,请为二屯。”且白退戡等。
  
① 彦会,姓崔,崔能子。
② 太仆卿,官名,掌与 马和马政 。
③ 卞急,急躁。
④ 五管,唐高宗永徽(650—655 年)以后,把岭南道的广、桂等五个州都棣属於广府都督统辖,叫做五府
节度岭南五管。
⑤ 庞勋,公 元868年徐州农民起义的领袖。�
① 宿州,今安徽县 。
② 廥钱,仓库的钱。廥音僧。
③ 墉,城墙。
④ 逮,到。
⑤ 参考其他记载,此处原文中“七百”应是“八百”,“六岁”应 是“三岁”。
⑥ 潭州,今湖南长少。
⑦ 裒兵,聚兵。裒音掊。
⑧ 银刀之卒,长废二年(822年),武宁军副使王智与节度使崔群,募丁勇二千人,号银刀,雕旗、门枪、
挟马等七军,以为亲兵,兵浸骄,屡族节度使,后为王式围杀,自是银刀等军逃匿。

府属温廷皓⑨谓彦曾曰:“勋擅委戍,一可杀,专戕大将,二可杀;私置兵,
三可杀;士不子弟,即父兄,振袂而唱,内外必应,银刀亡命,復在其中,
四可杀,请分两营,脅去三将,五可杀。”彦曾谓然,乃禡纛黄堂前⑩,选兵
三千,授都虞候元密屯任山,须(11)勋至劫取之,道逻子羸服①觇贼。比暮,
勋至,捕觇者,知其谋,即蕝偶人②,剚③虚帜,而诡路袭离。密久乃寤,回
屯城南。勋与宿将乔翔战睢河,翔大败,攝太守焦璐遁去。勋入据州,自称
兵马 留后。初,璐决汴水,绝勋北道。水未至,勋度。比密兵攻宿,水大至,
涉而传城,不克攻。勋劫百艘,连量趋泗州,留妇弱持取④。翌日,密觉,追
之,士未食。贼伏兵於舟而阵汴上。了密,皆走。密追躡,伏发,来攻之,
密败,众殲。遂入徐州,囚彦曾及官属,杀尹戡等。
又徇下邳⑤、涟水⑥、宿返⑦、臨淮⑧、蕲⑨、虹⑩诸县,皆下。遣伪将屯柳
子(11),屯豆(12),屯滕(13),屯沛(14),屯萧(15),以张其军。乃露章求
节度使。有周重者,隐濠、泗间(16),号有谋,勋迎为上客,问策所出。因
教勋赦囚徒,据扬州,北收兖、郓,西举汴、宋,东掠青、齐,拓境大河,
食敖仓,可以持久。勋无雄才,不纳。伪将刘行及攻濠州,执刺史盧望回,
自称刺史。帝遣中人康道隐宣尉徐州。勋郊迎,旗铠矛戟,亘三十里;使骑
鸣鼙角,声动山谷;置酒毬场,引道隐阅其众;经为贼来,降六十人,妄戮
平民,上首级夸胜。道隐还,固求节度。即残鱼臺、金乡(17)、碭山(18)、
单父(19)十馀县,斩官吏,出金帛募兵,游民多徒之。旁乃拜(康)承训检
校尚书右仆射、义成军节度使,徐泗行营招讨使,以神武大将军王晏权为武
宁军节度使、北面行营招讨使,羽林将军戴可师为南面行营招讨使,率魏博、
鄜延、义武、凤翔、少陀、吐浑兵二十讨之。勋好鬼道。有言汉高祖庙夜阅
兵,人马流汗;勋日往请命。巫言球场有隐龙,得之可战胜;勋大役徒鑿地,
不能得。贼将李圆、刘佶攻泗。欧宗、丁从宝分舒、廬、寿、沂、海诸道,
兵屯海州,度贼至,作机桥,维以长絙。半度,絙绝,半溺死,度者不得战,
殲之。贼别取和州①,破沭阳②、下蔡③、乌江④、巢⑤诸系。扬州大恐,民悉度
  
⑨ 温廷皓,亲唐书卷91有传。通鑑251作温庭皓。
⑩ 禡纛黄堂前:禡,音骂,军中祭祀;纛,音道,大旗;黄堂前,太守衙中正应的前面。
① 羸服,恶劣的衣服。
② 蕝偶人,以茅草作偶像。蕝音撮,又音橇。
③ 剚,音自,刺入、插入 。
④ 持取,猶言守城。
⑤ 下邳,今江苏县南。
⑥ 涟水,故城在今苏涟水县北。
⑦ 宿返,故治在今江苏宿返县南。
⑧ 臨淮,故治在今安徽泗县东南。
⑨ 蕲,今安徽宿县北。
⑩ 虹,今安徽泗县。
① 和州,故汉在今安徽和县。
② 沭阳,今江苏沭阳县。
③ 下蔡,今安徽凤台县治。
④ 乌江,今安徽和县东北。
⑤ 巢,今安徽巢县。

江。淮南节度使令狐綯⑥移书陈祸福,许助求节度。勋按甲厅命。淮南合宣、
润兵戍都梁山。勋夜度淮,邌曙薄壘。贼将刘行立、王弘立与勋合,败淮南
将李湘,屯淮口,劫盱眙。帝又诏将军宋威⑦与淮南并力。承训屯新与,贼挑
战。时诸道兵未集,承训账下纔万人,退壁宋州;勋益骄。光、蔡钜贼陷滁
州,杀刺高锡望应勋。戴可师兵引三万夺淮口围勋都梁山下,降其众。可师
恃胜不戎,弘立以兵襲之。可师不克阵而溃。士溺淮死逸者数百人;贼取可
师首传徐州。诏以马士举⑧为淮南节度使、南面行营诸军都统,驰传入扬州。
士举曰:“城坚士多,贼何能为?”众稍安。始帝以权,故智兴子,节度武
宁,欲以怖贼。及是,反马贼困,不敢战。乃更以龙州刺史曹翔为兖海节度、
北面都统招讨使,屯滕沛,魏博将薛尤屯萧、豐。
贼首孟敬文欲绝勋自立,除刻铿为文曰:“天口云云,锡尔将军。”夜
瘗之野,耕者得之以獻。众骇异乃齐三日受之。勋知谋,使人龙杀之。於是
承训屯柳子右,夹汴築壘,连属一舍。勋籍城中兵,止三千,劫民授甲,皆
穿窟穴遁去。王弘立度睢,围新兴、鹿塘,承训纵沙陀骑躏之。弘立走,士
赴水死,自鹿塘属襄城⑨,伏尸五十里,数首二,獲器鎧不赀。承训攻柳子,
姚周度水战,又败。乘风火贼,周提馀卒去。沙陀蹑之,及芳亭,死者枕藉,
暂刘豐,而周以十骑走宿州,守将斩之。勋懼,乃害崔彦曾等,谓其下曰:
“上不许我节度,与诸群真反矣。”大索兵,得三万,许佶、趟可立权勋构
“天岫将军”,勋谒汉高祖庙受命,以父直为大司马,守徐州。或曰:“方
大事,不可私于父,失上下序。”直乃拜于延,勋坐受之。引兵救豐,刻林
作婦人,衣绛被发,军过,斫而火之,乃行。勋夜入城,外不知。勋出说军
援屯。魏博军知勋自将,驚而溃,贼以所得送徐州以夸下。曹翔退保兖州。
勋欲乘胜攻承训,或曰:今北兵败,西军摇,不足虞也。方蠶月,息众力农;
至秋,士马疆決,可以取胜。”直曰:“时不重得,顾将军无纵敌。”勋曰:
“然。”时承训方攻涣,闻勋计,追远兵仗以待。勋军皆市人,嚣而狂,未
阵即犇,相蹈藉死者四万。勋释甲服垢襦脱,收夷痕士三千以以归,张行宝①
屯第城。马士举救泗州,贼解去;进攻贼濠州。是时又诏黔中观察使秦匡谋②
讨贼,下招议、锺离、定远。勋吴迴屯北津援濠。士举 锐兵度淮,书碎营。
初,勋之遁,懼众不军,妄言有神謼野中曰:“天符下,国兵休。”勋使下
相语,符未降,故败北津。帝恨魏博军不胜,以宋威为西北面招讨使,率兵
三万屯萧、豐,约勋降者当之。始宿鄙人刘洪者,被黄袍,(乘)白马③,使
人封檄叩观察府曰:“我当王徐。”崔彦曾暂之,遣当匿山谷,欲附勋,承
训喻降之。王师破临涣,暂万级,收襄城、留武、小睢诸壁。曹翔下滕,贼
将以蕲、沛降,贼李直奔人徐州。翔又破豐、徐,城下邳,贼益蹙。勋以张
玄稔守宿州,张儒、刘景助之,自构统军,列壁相望。承训拔第城,张行宝
奔宿州。承训遂围宿州。行宝教勋:“官军书锐于此,西鄙虚单,将军直擣
  
⑥ 今狐綯,舊唐书卷172、新唐书卷166均有传。
⑦ 宋威,新唐书卷222中有传。
⑧ 马士举,通鑑251 马举。
⑨ 鹿塘屬襄城:鹿塘在今安徽凤阳且东南;襄城在今河南省襄城县。属,连续。��
① 张行宝,通临作张宝,但起议时军校有张行宝,同是一人。
② 秦匡谋,新唐书卷222中有传。
③ 據新舊唐书合钞增“乘”字。

宋、毫,出不意,宿围自解。”勋,引而西,使举直、许佶守徐。承训攻贼,
十遇皆胜,遣辩士以威动玄稔。玄稔,贼重将也,以帛书射城外,约诛勋自
扫,使张皐献期。俄与二将会柳溪,伏士於帝,玄稔驰骑呼曰:“庞勋首已
枭仆射寨矣!”伏兴,斩刘景、张儒。玄稔率诸将肉袒见承训,自陈陷贼不
早奋,匀■王师,禽贼赎死;承训许之。复请为溃军,劫符離。符离不知,
内之;已败,即斩守将,得兵万人,北攻徐州。许佶等不敢出,玄稔环城。
彦曾故吏路番中启白门,内玄稔兵。许佶等启北门走,玄稔身追之,士大崩,
皆赴水死。举直、许佶李直等,改叛亲族,翻夷之。勋闻徐已拔,气,无顾
赖,众尚二万,自石山而西,所在焚掠。承训翻兵八万逐北,沙陀将朱邪赤
衷①急追至宋州。勋焚南城,为融史郑处冲②所破,将南趨亳。承训兵循涣而
东,贼走蕲县,官兵断桥,不及济。承训及纵击之,斩首万级,馀皆溺死。
阅三日,得勋尸。斩其子於京师。吴回守濠州,粮尽食人,驱女孺运薪塞隍,
并填之,整旅而行,马士举斩以献。,勋之始得徐州,赀荡然,乃四出剽取
男子十五以上,皆执兵,舒鉏鉤为兵,号霍锥,破十馀州,凡二岁灭③。(新
唐书卷148,康承训传)
3 .王仙芝、黄巢所领导的农民起义
黄巢,曹州冤句④人。世鬻监,富于赀,善击剑骑射,称通书记,辩给⑤,
喜养亡命。咸通末⑥,仍岁饥,盗兴河南。乾符二年⑦,濮①名贼王仙芝乱长垣 ②,有众三千,列曹濮二州,俘万人,势遂张。仙芝妄号大将军,檄诸道,言
吏贪沓,赋重,罚不平。宰相耻之,僖宗不知也。其票帅尚君长、柴存、毕
师铎、曹师雄、柳彦璋、刘汉宏、李重霸等十馀辈,所在肆掠。而巢喜乱,
即与群从八人,募众得数千人,以应仙芝,转寇河南十五州,众遂数万。
帝使平盧节度使宋威③与副曹全晸④, 击贼,败之。拜诸道行营招讨使,
给衙兵三千,骑五百,诏河南诸镇皆受节度,以左散骑常侍曾元裕⑤副焉。仙
  
① 朱邪赤衷,通鑑卷251作朱邪赤心。赤心即李国昌。考曰:“彭门门乱云‘沙陀都头朱邪赤衷’。按献
祖年录当作‘赤心’纪乱误也。”按赤衷是心之弟,见新唐 沙陀传。
② 南城指宋州的南城。通鑑卷251云:勋袭宋州,陷其南城,剌史郑处冲守其北城。宋州故冶在今河南商
丘县南。
③ 庞勋等咸通九年七月起义,至咸通十年九月失败,前後一年多,延及两年,故动“凡二岁灭”。约略说
来,这一年多的门争中,可分三时期:一,长征胜利,攻占徐州;二,继续战门,唐将屡易;三,内部叛
变,义军失败。
④ 曹州冤句,今山东省菏泽县西南。
⑤ 辩给,口才敏捷。
⑥ 咸通,唐懿宗年号,公元860—873 年。
⑦ 乾符二年,公元875年。
① 濮,州名,在今山东鄄县。
② 长垣,岑促勉说:“岑促勉说:‘起於濮’,……唐代开无长垣胰名稱。”(隋唐史卷下页484)
③ 宋威(?—878),新唐书卷222中有传。
④ 曹全晸,晸亦作晟,见钱大昕二十二史考异卷55朱宣传条。
⑤ 曾元裕,新书卷222中有传。

芝略沂州⑥,威败贼城下。仙芝亡去。威因奏大渠死。擅纵麾下兵还青州⑦,
群臣皆入贺。居三日,州县奏贼 故在。时兵始休,有复遣,士皆忿思乱。贼
间之,趣郏城⑧,不十日破八县。帝夏迫近东都,督诸道兵检遏於是凤翔、邠
宁、泾原兵守陕、潼关,元裕守东都,义城、昭义以兵衙宫。仙芝去,攻汝
州⑨,杀其将,剌史走,东都大震,百官脱身出奔。贼破阳武⑩,围郑州,不
克,螘聚邓、汝间。关以东州县,大抵皆畏贼,婴城守,故贼放兵四略,残
郢、复二州(11),所遇焚剽,生人几尽。官军急追,则遗赀布路,士争取之,
率逗桡不前。贼转入申、光残隋州(12),执剌史,掳安州自如(13),分骑兵
围舒(14),击廬、寿、光等州(15)。时威老闇,不任军,阴与元裕谋曰: “昔
庞勋灭,康承训即得罪。吾属虽成菌,其免祸乎?不如留贼,不幸为天子,
我不失作菌臣。”故蹑贼一舍,完 军愿望。帝亦知之,更以陈许节度使崔安
潛①为行营都统,以前鸿胪卿李琢②代威,右威卫上将军张自勉代元裕。贼出
入蕲、黄③。蕲州刺史裴渥为贼求官,约罢兵。仙芝与巢等诣渥饮。未几,诏
拜仙芝左神策军押衙,遭中人慰抚。仙芝喜。巢恨赏不及己,询曰:“君降,
独得官,五千众且奈何丐我兵,无留!”因挚仙芝,伤首。仙芝惮众怒,即
不受命,劫州兵;渥中人亡去。贼分其众,尚君长久入陈、蔡;巢北掠齐、
鲁,众万人,入郓州④,钉节度使薛崇,进陷沂州,遂至数万,系颍、蔡,保
嵖岈山⑤。是时,柳彦又取江州,执刺史陶祥。巢引兵复与仙芝合围宋州。曾
自勉救兵至,斩贼二千级。仙芝解而南,度汉,攻荆南。于是节度使杨知温
婴城守,贼纵火焚楼堞。知温不出,有诏以高骈⑥代之。骈以蜀兵世万五千,
齐糒粮,期三十日至,而城已陷。知温走,贼不能守。于是诏左武卫将军刘
秉仁为江州刺史,勒兵乘单舟入贼。贼大骇,相率迎降;遂斩彦璋。巢攻和
州。未克。仙芝自围洪州⑦,取之,使徐唐莒守。进破郎、岳,遂围潭州,观
察使崔瑾拒却之。乃向浙西,擾宣润,不能得所欲;身留江西,趣别部还入
河南。帝诏崔安潛归忠武,复起宋威、曾元裕,以招讨使还之,而杨复光⑧
监军。复光遣其属吴彦宏以诏谕贼。仙芝乃遣蔡温球、楚彦三、尚君长来降,
欲指阙请罪,又遣威书求节度。威阳许之,上言与君长战,禽之;复光固言
其降。命侍御史与中人驰驿即讯,不能明。卒斩君长等于狗脊岭⑨。仙芝怒,
  
⑥ 沂州,故治在今山东临沂市。
⑦ 青州,今山东益都胰。
⑧ 郏城,今河南郏胰。
⑨ 汝州,今河南临汝胰。
⑩ 阳武,今河南原阳胰。
① 崔安潛,旧唐书卷177、新唐书卷114均有传。
② 李琢,新唐书卷154有传。
③ 黄,州名,今湖北黄罔南。
④ 郓州,今山东东平县。
⑤ 嵖岈山,亦称查牙山,在今河南遂平县西南。
⑥ 高骈,唐末幽州(今北京)人,为人残忍好杀。僖宗时,历任地方军政长官。旧唐书卷182、新唐书卷
224下均有传。
⑦ 洪州,今江西南昌市。
⑧ 杨复光(843—884 年),唐僖宗时宦官,曾诱黄巢部将朱温叛变。旧唐书卷184、新唐书卷207均有传。
⑨ 狗脊岭,在长安东市。

还攻洪州,人其郛。威自将往救,败仙芝于黄梅,斩贼五万级,获仙芝。传
首京师。
当此时,巢方围亳州①,未下。君长弟让让率仙芝溃党归巢,推巢为王,
号卫天下大将军,署拜官属,驱河南、山南之民十余万,掠淮南,建元王霸。
曾元裕败贼于申州②,死者万人。帝以威杀尚君长非是,且讨贼无功,诏还青
州,以元裕为招讨使,张自勉为副。巢破考城③,取濮州,元裕军荆、襄,援
兵阻。更拜自勉东北面行营招讨使,督诸军急捕。巢方掠襄邑、雍丘④,诏滑
州节度使李峄壁原武。巢冠叶、阳翟⑤,欲窥东都。曾左神武大将军刘景仁以
兵五千援东都,河阳节度使郑延休兵三千壁河阴。巢兵在江西者,为镇海节
度使高骈所皮;寇新郑、郏(城)、襄城、阳翟者,为崔安潛逐走;在浙西
者,为节度使裴璩斩二长,死者甚众。巢大沮畏,乃诣天平军乞降,诏授巢
右将军。
巢度藩镇不一。未足制已,即叛去,转寇浙东,执观察使崔璆。于是高
骈遣将张潾、染续攻贼,破之。贼收众踰江西,破虔、吉、饶、信⑥等州,因
刊山开道七百里,直赴建州⑦。初,军中谣曰:“逢儒则肉,师必覆。”巢入
闽,俘民绐称儒者,皆释,时六年⑧三月也。儳路围福州,观察使韦岫战不胜,
弃城遁,贼入之,焚室庐,杀人如芙。过崇文馆校书郎黄璞家,令曰:“此
儒乾。”滅炬弗焚。又求处士周朴,得之,谓曰:“能从我乎?”答曰: “我
尚不仕天子,安能从贼?”巢怒斩朴。是时,闽地诸州皆没,有诏高骈为道
行营都统以拒贼。巢陷桂管,进寇广州,诒节度使李迢书,求表为天平节度⑨,
又脅崔言于朝。宰相郑畋①欲许这,虚摧、田令孜②执不可。巢又丐安南都设、
广州节度使。书闻,右仆射于琮③议:南海市舶利不赀,贼得益富,而国用屈,
乃拜巢率府率④。巢见诏,大诟⑤,急攻广州,执李迢,自号义军都统,露表
告将入关。因底宦豎柄朝,垢蠹纪纲,指诸臣与中人赂遗交构状,铨贡失孑,
禁刺史殖财产,县令犯贼者族,皆当时权敝。
天子既微宋威失计,罢之,而宰相王铎⑥请自行,乃拜铎荆南节度使、南
  
① 亳州,亳音薄,在今安徽省亳县。
② 申州,今河南信阳市南。
③ 考城,今河南兰考县。
④ 襄邑,在今河南睢县西;雍丘,在今河南杞县县治。
⑤ 叶县,故城在今河南叶县南;阳翟县,今河南禹县县治。
⑥ 虔州,治所在今江西赣县;吉州,在今江西吉安;饶州,治所在今江西鄱阳县;信州,治所在今江西上
饶县北。
⑦ 建州,治所在今福建建甌。各史多说巢系由浙入闽。与此处不同。
⑧ 六年,即乾符六年,公元879年。
⑨ 天平,郓州。
① 郑畋,旧唐书卷178、新唐书卷185均有传。
② 虚抉,唐朝宰相,旧唐书卷178、新唐书卷184均有传,田令孜,唐末很有权势的宦官,旧唐书卷184、
新唐书卷208均有传。
③ 于琮,旧唐书卷149、新唐书卷104均有传。
④ 率府率,太子宫的武官,乃挂名的闲听。
⑤ 诟,音间够,斥骂。
⑥ 王铎,旧唐书卷164、新唐书卷185均有传。

面行营招讨都统,率诸道兵进讨。铎屯江陵,表泰宁节度使李系为招讨副使、
湖南观察使,以先锋屯潭州,两屯烽驿相望。会贼中大疫,众死什四,遂此
北还,自桂编大桴,沿湘下衡、永,破潭州。李系走郎州,兵十余万歼焉,
投紫⑦蔽江。进逼江陵,号五十万。铎兵寡,即乘城。先此,刘汉友已略地,
焚庐廥,人皆竄山谷。俄而系败问至,铎弃城走襄阳。官军乘乱纵掠,会雨
雪,人多死汉壑。其十月,巢據荆南。脅李迢草表报天子,迢曰:“吾腕可
断,表不可为。”巢怒杀之。欲进蹑铎。会江西招讨使曹全攻与山南东道节
度使刘巨容壁荆门,使沙陀以五百骑钉辔藻勒,望贼阵,纵而遁,贼以为怯。
明日,诸将乘以战,而马识沙陀语,呼之辄奔还,莫能禁。官兵伏于林,关
而北,贼急追,伏发,大败之,执贼渠十二辈。巢懼,度江东走。师促之,
俘什八。铎招汉宏,降之。或劝巨容穷追,答曰:“国家多负人,危难不吝
赏,事平则得罪,不哪留贼冀后福。”止不追,故巢得复整,攻鄂州,入之,
全政将度江,曾有诏,以段彦暮代其使,乃止。
巢畏袭,转掠江西,再入饶、信、杭州,众至二十万,攻临安,戍将董
昌兵寡,不敢战,伏数十骑莽中。贼至,伏弩射杀贼将,下皆走,昌进屯八
百里,见舍媪曰:“有追至,告以临安兵屯八百里矣。”贼骇曰:“向数骑
能困我,況军八百里乎?”乃还残宣、歙等十五州。广明元年①,淮南高骈遣
将张潾渡江,败王重霸,降之。巢数郤,乃保饶州,众多疫,虽部常宏以众
数万降,所在戮死。诸军屡破贼,皆不实;朝廷信之,稍自安。巢得计,破
杀张潾,陷睦、婺二州②,又取宣州,而汉宏残众复奋,寇宋州,掠申、光,
来与巢合,济采石③,侵扬州。高骈按兵不出,诏兖海节度使齐克让屯汝州,
拜全政天平节度使,兼东面副都统。贼方守滁④、和,全政以天平军败于淮上。
宰相豆虚瑑⑤计:救师未至,请假巢天平节度使,使无得西,以精兵戍宣武,
塞汝、郑路,贼首可致矣。虚摧执不可,请召诸道兵壁泗上,以宣武节度统
之,则巢且还寇东南,徘徊山浙,救死而已;诏可。前此,已诏天下兵屯溵⑥,
禁贼北走。于是徐兵三千道许,其帅薛能馆徐众城中。许多驚,谓见袭。部
将周岌自溵水还,杀能,自称留后。徐军闻秘,列将时溥亦引归,囚其帅支
详。兖海齐克让懼下叛。引军还兖州。溵水屯皆散。
巢闻,悉众度淮,妄称率土大将军,整众不剽掠,所过惟取丁壮益兵。
李罕之犯申、光、颍、宋、徐、兖等州,吏皆亡⑦。巢自将攻汝州,欲薄东都。
当是时,天子冲弱,怖而流涙,宰相更共建言,悉神策并关内诸节度兵十五
万守潼关。田令孜请自将而东,然内震扰,前说帝以幸蜀事。帝自幸神策军,
左军骑将张承范为先锋,步将王师会督粮道,以飞龙使杨复恭副令孜。于是
  
⑦ 紫,音渍,又音自,肉腐。
①  广明元年,公元880年。
② 睦州,今浙江建德县;婺州,今浙金花市。
③ 采石,在安徽省当涂县西北,是战略上的重镇。
④ 滁,今安徽滁县。
⑤ 豆虚瑑,旧唐书卷177、新唐书卷183均有传。
⑥ 溵水,即�水,亦称大溵河,乃汝河的下游。自河南许昌,东南经商水等县入颍。
⑦ 岑仲勉氏云:“又旧纪称,‘其将李罕之以一军投淮南’;新书一八七罕之传:‘随黄巢渡江,降于高
骈,骈表和光州事’(新五代史四二罕之传略同);是罕之早已反动。新巢传乃云:‘李罕之犯申、光、
颍、宋、徐、兖等州,吏皆亡’,殊误。”(随唐史页507—508)。

募兵京师,得数千人。当是时,巢已陷东都,留守刘允章以百官迎贼。巢入,
劳问而已,里闾晏然。帝钱令孜章信门,赉遗丰优。然卫兵皆长安高赀世籍,
两军得禀赐,侈服怒马,以权豪 ,初不知战;闻科选 ,皆哭 于家,阴出赀
贩品、病坊以行阵,不能持兵,观者寒毛以栗。承范以缰弩三千防关,辞曰:
“禄山率兵五陷东都,今贼众六十,巡禄山选甚 ,恐不足守。”帝不许。贼
进取陕、虢,檄关戍曰:“吾道淮南,逐高骈如鼠走穴,尔无拒我。”神策
兵过花,裹三日粮,不能饱,无门志。十二月,巢攻关,齐克让以其军战关
外,贼少却。俄而巢至,师大謼,川谷皆震。时士饥甚,潜烧克让营,克让
走入关。承范出金谕军中曰:“诸君勉报国,救且至。”士感泣,拒战。贼
见师不继,急攻关。王师知尽,飞石以射。巢驱民内堑,火楼皆尽。始关左
有大谷,禁行人,号禁谷。贼至,令孜屯关,而忘谷之可人。尚让引众趋谷。
承范惶遽使师会以劲弩八百邀之;比至,而贼已入。明日,夹攻关,王师溃。
师会欲自杀,承范曰:“吾二人死,孰当辩者?不如见天子,以实闻,死未
晚。”乃羸服逃。始博野、凤翔军过渭桥,见募军服鲜燠,怒曰:“是等何
功,遽然至是?” 更为贼乡导,前贼归,焚西市。帝类郊祈哀,会承范至,
具言不守状。帝黜宰相卢攜,方朝,而传言贼至,百官奔。令孜以神策兵五
百奉帝趋咸阳,惟福、穆、潭、寿四王兴妃御一二从,中人西门匡范统右军
以殿。巢以尚让为平唐大将军,盖洪、费全古①副之。贼从皆被髪锦衣,大抵
辎重自东都抵京师,千里相蜀。金吾大将军张直方②兴君臣迎贼灞上。巢乘黄
金与,卫者皆繡袍、华帻,其党乘铜与以从,骑士凡数十万先后之,陷京师,
入自春明门,升太极殿,宫女数千迎拜,称黄王巢喜曰:“殆天意欧!”巢
舍田令孜第。贼见穷民,抵金帛与之。尚让即妄人曰:“黄王非如唐家不惜
而辈,各安毋恐。”甫数日,因大掠,縛箠居人,索财,号“淘物”,富家
皆跣而。贼首阅甲第以处,争取人妻女乱之;捕得官吏,悉斩之;火庐舍,
不可赀;宗室侯王,屠之无类矣。
巢齐太清宫,卜日,舍含元殿,僭即位,号大齐。求衮冕不得,绘弋綈
为之;无金石乐,击大鼓数百;列长剑大好。大赦,建元为金。王官三品以
上停,四品以下还之。因自阵符命,取“广明”字判其文曰: “‘唐’去‘丑’
‘口’而著‘黄’‘明’,黄当代唐。又黄为土,金所生,盖天启”云。其
徒上巢号承天广运启圣睿文宣武皇帝,以妻曹为皇后,以尚让、赵璋、崔璆、
杨希古为宰相,郑汉璋御史中丞,李俦、黄谔、尚儒为尚书,方特谏义大夫,
皮日休、沈云翔、裴渥翰林学士,孟楷、盖洪尚书左、右仆射兼军容使传古
枢密,张直方检校左仆射,马祥右散骑常侍,王璠京兆尹,许建、米实、刘
瑭、朱温、张全义、彭攅、季逵等为诸将军游弈使,其馀以次封拜。取趫伟
五百人,号功臣,以林言为之使,比控鹤府。下令军中,禁妄杀;人悉输兵
于官,然其下本盗贼,皆不从。召王官,无有至者,乃大索里闾。豆卢瑑、
崔沆等匿永宁里张直方家。直方者,素豪杰,故士多依之;或告贼纳亡命者,
巢攻之,夷其家。瑑、沆及大臣刘邺、裴谂、赵濛、李湯、李汤死者百馀人,
将作监郑綦、郎官郑系奉族缢。
是时,民次与元,诏促诸道兵收京师。遂至成都。巢使朱温攻邓州,陷
之,以扰荆、襄。遣林言、尚让寇凤翔,为郑畋将宋文通所破,不得前略。
  
①  费全古,下文作“费传古”。
② 张直方,旧唐书卷180、新唐书卷212均有传

乃传檄召天下兵,于是诏泾原节度程宗楚为诸军行营副都统,前朔方节度使
唐弘夫为行营司马,数攻贼,斩万级。邠将朱阳为贼将王玫裒兵,俄而杀攻,
引军入于王师。弘夫进屯渭北,河中王荣营沙苑,易定王处存次渭桥,鄜延
李孝昌、夏州拓拔思恭壁武功。弘夫拔咸阳,栰渭水,破尚让军,乘胜入京
师。巢竊出至石井。宗楚入自延秋门,弘夫传城舍,都人共譟曰: “王师至!”
处存遣锐卒五千,以白髵①自志,夜入杀贼。都人传言巢已走,邠、泾军为入
京师,诸军亦解甲休,競掠贷财、子女;市少年亦昌作髵,肆为剽。巢伏野,
使觇城中弛備,则遣孟楷率贼数百掩邠、泾军,都人犹谓王师,讙迎之。时
军士得珍贿,不胜载,闻贼至,重负不能走,是以甚败。贼执弘夫害之,处
存走营。始王璠破奉天,引众数千随弘夫,及诸将败,独一军,战尤力。和
入京师,怒民迎王师,纵击,杀八万人,血流于路,可涉也,谓之洗城。诸
军退保武功,于是中和二年②二月也。其五月,昭义高浔攻华州,王重与并力,
克之。朱玫以泾、岐麟、夏兵八营与平,巢亦遣王璠营黑水。玫战未能胜。
郑畋将竇攻夜率士燔都门,杀邏卒,贼震懼。于时,畿民栅山谷自保,不得
耕,米斗钱三十千,屑樹皮以食。有执栅民鬻贼以为粮,人获数十万钱。士
人或买饼自业,与奔河中。李孝昌、拓拔思恭徙壁东渭桥,收水北壘。数月,
贼帅朱温、尚让涉渭败孝昌等军。高潯贼李详,不胜。贼复取华州,巢即授
华州刺史,以温为同州刺史。贼又襲孝昌二军引去。贼破阵敬瑄兵,走南山。
齐克俭营与平,为贼所围,决河灌之,不克。有题尚书省户,认贼且亡,尚
让怒杀吏,辄剔目县之,诛郎官、门阑卒,凡数千人。百司逃,无在者。天
子更以王铎为诸道行营都统③,崔安潜副之,周岌、王重荣为左、右司马,诸
葛爽、康实为左、右先锋,平师儒为后军,时溥督漕赋,王处存、李孝章、
拓拔思恭为京畿都统,处存直左,孝章在北,思恭直右。西门思恭为铎都监,
杨复光监行营,中书舍人盧胤征为克复制置副使。于是铎以山南、剑南军营
灵感祠,朱玫以岐、夏军营与平,重荣、处存营渭北,复光以寿、沧、荆南
军合岌营武功,孝章合拓拔思恭营渭桥,程宗楚营京右。朱温以兵三千掠丹、
延南鄙,趨同州。刺史米逢出奔,温據州以守。六月,尚让寇河中,朱温攻
四关,败诸葛爽,破重数千骑于河上。爽闭关不出,让遂拔郃阳,攻宜壘,
大雨雪盈尺,兵死什三。七月,贼攻凤翔,败节度李昌言于涝水,又遣彊武
攻武功槐里。泾、邠兵卻,独凤翔兵固壁。拓拔思恭以士万八千赴难,逗留
不进。河中粮艘三十,道夏阳,朱温使后奪艘。重荣以甲士三救之,温懼,
鑿沈其舟,兵遂围温。温数困,又度巢势�且败,而孟楷方专国;温丐师,
皆沮不报;即斩贼大将马恭降重荣。帝进拓拔思恭为京四面都统,敕朱玫军
马嵬。温既降,重荣遇之厚,故李详亦献款;贼觉,斩之于赤水,更以黄思
鄴为刺史。十月,铎濬壕于与平,左抵马嵬,使将薛韜董;由马嵬、武功入
斜谷以通盩厔,列屯十四,使将梁璩主之;置关于沮水、七盤、三溪、木皮
嶺,以遮秦陇。京左行营都统东方逵禽贼锐将李公迪,破堡三十。华卒逐黄
思鄴,巢以王遇为刺史,遇降河中。明年正月,王铎使鴈门节度使李克用破
贼于渭南,承制拜东北行营都统。会铎与安潜皆罷,克用独引军自岚石出夏
  
① 白■,■字疑误,通鑑卷254作“白■”,■音须,胡注:“緧头也;以约发,谓之头■。”
② 中和二年,公元882年。
③ 新纪作都都统,通鑑考異亦疑铎为都都统。1950年9月 广州越秀山发现王涣志亦称:“仍于统制有都
都统之号”,可證。

阳,屯沙苑,破黄揆军,遂营乾防;二月,合河中、易定、忠武等兵击巢。
巢命王璠、木言军居左,赵璋、尚让军居右,众凡十,与王师大战梁田陂。
贼败,执俘数万,僵胔三十里,敛为京观。璠与黄揆袭华州,據之,遇亡去。
克用掘堑環州,分骑屯渭北,命薛志勒、康若立夜袭京师,火廥聚,俘贼而
还。
巢战数不利,军食竭,下不用命,阴有遁谋,即发兵三万投蓝田道,使
尚让援华州。克用率重荣迎战零口,破之,遂拔其城,揆引众出走。泾原节
度使张钧说蕃、学与盟,共讨贼。是时,诸镇兵四面至。四月,克用遣部将
杨守宗率河中将白志迁、忠武将庞从等最先进,击贼渭桥。三虞,贼三北,
于是诸节度兵皆奋,无敢从,入自光泰门。克用身决战,呼声动天,贼崩溃
逐北至望春,入昇阳殿闼。巢夜奔,众犹十五万,声趨徐州,出蓝田,入商
山;委辎重珍赀于道,诸军争取之,不复追,故贼得整军去。自禄山陷长安,
宫阙完雄,吐蕃所燔唯衢街庐舍。朱泚乱定,百余年,治善神丽,如开元时。
至巢败,方镇兵互入虏掠,火大内,惟含元殿犹存;火所不及者,止西内南
内及光启宫而已。杨复光献捷行在。帝诏陈许、延州、凤翔、博野军合东西
神策二万人屯京师;命大明宫留守王徵卫诸门,抚定居人;诏尚书右仆射裴
璩修复宫省,购辇辂仗卫、旧书秘籍。豫败巢者:神策将横卫 军使杨守亮、
蹑雲都将高周彝、忠顺都将胡直、天德将顾彦朗七人。
巢已东,使孟楷攻蔡州。节度秦宗 ①迎战,大败,即臣贼,与连和。楷
击陈州②,败死;巢自围之,略邓、许、孟、洛,东入徐,兖数十州。人大饥,
倚死牆堑,贼俘以食,日数千人,乃办列百巨碓,糜骨皮于臼,并啖之。时
朱全忠为宣武节度使,与周岌、时溥帅师救陈。赵犫亦乞兵太原。巢遣宗权
攻许州,未克,于是粮竭,木皮草根皆尽。四年③二月,李克用率山西兵由陕
济河而东,会关东诸镇壁汝州。全忠贼瓦子堢,斩万余级。诸军破尚让于太
康,亦万级,获械、镫、马、羊万计;又败黄邺于西华,邺夜遁。巢大恐,
居三日,军中相驚,弃壁走。巢退营故阳里④。其五月,大雨震电,川谿皆暴
溢,贼垒尽壤,众溃,巢解而去。全忠进戍尉氏①。克用追巢,全忠还汴州。
巢取尉氏,攻中牟②,兵度水半,克用击之,贼多溺死。巢引残众走封丘,克
用追败之,还营郑州。巢涉北引,夜复大雨,贼驚溃。克用闻之,急击巢河
濒。巢夜河攻,全忠拒守,克用救之,斩贼骁将李周、杨景彪等。巢夜走胙
城③,入寃句。克用悉军窮躡,贼将李谠、杨能、霍存、葛从周、张归霸、弱
归厚往降全忠,而尚让以万人归时溥。巢愈猜忿,屡杀大将,引众奔兖州。
克用追至曹,巢兄弟拒战不胜,走兖、郓间;获男女、牛马万余、乘兴、器
服等,禽巢爱子。克用军尽夜驰,粮尽不能得巢,乃还。
巢众仅千人,走保太山。六月,时溥遣将陈景瑜与尚让追,战狼虎谷④。
  
① 宗权,旧唐书卷200下、新唐书卷225均有传。
② 陈州,在今河南淮阳县治。
③ 四年,中和四年,即公元884年。
④ 故阳里,在陈州城北。
① 尉氏,今河南尉氏县。
② 中牟,今河南省中牟县。
③ 胙城,在今河南省延津县。
④ 狼虎谷,在今山东省莱芜县。

巢计蹙,谓林言曰:“我欲讨国姦臣,洗濯清廷,事成不退,亦误矣。若取
吾道献天子,可得富贵,毋为佗人利。”言,巢出也,不忍。巢乃自刎,不
殊,言因斩之,及兄存、弟邺、揆、钦、秉、万通、思厚,并杀其妻子,悉
函首,将诣溥,而太原、博野军杀言,与巢首俱上溥,献于行在。诏以首献
于南。徐州小史李师悦得巢伪符■,上之,拜湖州刺史。
巢从子造众七千,为盗江湖间,自号浪荡军。天复初,欲據湖南,陷浏
阳,杀略甚众。湖阴彊家邓进思率壮士伏山中,击杀浩。(新唐书卷 225下,黄巢
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