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76|回复: 0
收起左侧

[唐朝] (四)土地所有制与赋税

[复制链接]

299

主题

323

帖子

2236

积分

管理员

     :

     :

     :

Rank: 9Rank: 9Rank: 9

QQ
发表于 2011-12-6 12: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1.官僚地主的土地
城南膏腴别墅(11),连疆接畛(12),凡数十所,婢仆曳罗绮一百余人,
恣为不法侈僭无度。(旧唐书卷118,元载传)
先是 (段)太尉①在经州为营田官②,泾大将焦令谌,取人田自占数十顷,
给与农曰:“且熟③,交我半。”是益大旱,野无草,农以告谌。谌曰:“我
知入数而已,不知旱也。”督责益急。农且饥死,无以赏,即告太尉。太尉
判状乱甚异④,使人求论⑤谌。 谌盛怒, 召农者曰: “我畏段某耶?何敢言我?”
取判⑥铺背上,以大杖击二十,垂死,与⑦来庭中。(柳河东集卷8,段太尉逸事状)
唐相国专公宙⑧,善治生⑨。江陵府⑩东有别业,良田美齐,最号膏腴,
而称稻如坻,皆为滞穗。大中(11)初,除广州节度使,宣宗(12)以番禺珠翠
之地,垂贪泉(13)之戎。京兆徒容(14)奏封曰:“江陵庄积穀尚有七千(15)
堆,固无所贪。”宣皇(16)曰:“此可谓之足穀翁也。”(北罗琐言卷3,“足穀
翁”修)
司空圖侍郎(17),专隐三峰(18)。天祐(19)末,移居中修山王官谷(20),
迴十余里,泉石之美,冠於一山。北巌之上,有瀑泉流注谷中,溉良田数十
顷。至今子孙犹存,为司空之庄耳。(南部新书辛,司空圖王宫谷庄)
2.一般地主的土地
城西有数顷田,树果数百株,多先人手自封殖(21)。今已茺稳,恐便斩
伐,无复爱惜。家有赐书①三千卷,尚在善和里旧宅;宅今已三易主,书存亡
不可知。(柳河东集卷4,寄许京兆孟容书)
牛僧孺字思黯,隋仆射奇章公弘②之裔③,幼孤。下杜樊嫏④有赐田⑤数顷,
依以为生。(新唐书卷174,牛僧孺传)
(陸�蒙)有田数百顷,屋三十楹⑥。田苦下,雨潦则与江通,故常苦饥,
身畚锸⑦锸刺无休时。或议其劳,答曰:“尧舜微⑧瘠,禹胼胝⑨。彼聖人也;
  
① 太尉,指段太尉秀宝。
② 营田官,段秀宝曾任度支营田副使。
③ 且熟,将熟。
④ 异,间逊,温和。
⑤ 求论,婉转勤解。
⑥ 判,判状。
⑦ 兴,抬。
⑧ 书卷197有传。
⑨ 治生,治理生计,管理产业。
⑩ 江陵府,今湖北江陵。
① 赐书,天子所赐的书籍。
② 隋仆射奇章公弘,批复 牛弘。隋代儒者,官仆射,爵奇章郡公,隋书卷49、北史卷72均有传。
③ 裔,后裔,后代。
④ 下杜樊县,在今陕西长安县南。
⑤ 赐田,天子赐予的田地。
⑥ 楹,计算房屋的单位,屋一列为一楹。
⑦ 畚,古代用草绳做成的盛器,赂似现在的畚箕;锸,铁锹,挖土的工具。
⑧ 微,原注:“明饥切。”章嵋。青眉,面黑。

吾一褐衣,敢不勒乎?”(唐甫里先生文集卷20,附绿)
3.寺院庄田
……
诸州百姓,多有逃亡,良⑩由州县长官抚字(11)失所。或住居侧近,虚作
逃在他州,横徵隣保,逃人田宅,因被贼实。宜令州县,招攜复业,其逃人
田宅,不得辄容实買。其地在,依乡原例租纳州县食,不得令租地人代出租
课。寺视广占田地及水碾磑(12),侵损百姓,宜令本州长官捡括,依令式以
外及官人百姓将庄田宅舍布施者,在京并令司农(13)即收,外州给贫下课户。
(唐大诏令集卷110,唐永隆元年诫勵风俗勒)
缙素奉佛,不茹(14)荤食肉,晚节(15)尤谨。妻死,以道政里第为佛祠。
诸节度、视察使(16)来朝,必邀至其所,调令出财佐营作。初, 代宗喜祠祀①,
而未重浮屠法②,每从容问所以然,缙与元载盛陈福业③ 报厅,繇④是禁中⑤
祀佛,讽呗齐薰,唬内道场⑥,引内沙门日百余,馔供珍滋,出入乘廐马,度
支⑦具禀给。或夷狄入寇,必合众沙门⑧诵双国仁王经⑨为禳厌⑩幸其去,则横
加锡与(11),不知经极。胡人官至卿监封国公者,著籍禁省,势倾公王。群
居赖宠。 更相凌夺。 凡京畿上田美产, 多归浮屠。 虽藏奸宿乱(12)踵相逮(13),
而帝(14)终不悟。(新唐书卷145,王缙传)
武宗(15)即位,废浮屠法,天下毁寺四千六百,招提(16)兰若(17)四万,
籍僧尼为民二十五六万五千人, 怒婢十五万人, 田数千万顷, 大秦穆护袄(18)
二千馀人 。上都(19)、东都(20)每街留寺二,每寺僧三十人。诸道留僧以三
等,不过二十人。腴田鬻(21)钱送户部,中下田给寺家奴婢丁壮者为两税户,
人十亩。以僧尼既尽,两京(22)悲田养病给寺田十顷,诸州七顷。(新唐书卷
52,食货专志)
4.地權移转与地租
代宗宝应元年(23)四月来:百姓田地,比者(24)多被殷富之家有史吞并。
  
⑨ 胼胝,手足因在劳重中摩擦而生了厚繭。
⑩ 良,確。
① 祠祀,祭祀。
② 浮屠法,佛法。
③ 业,梵语“磨羯”,造作的意思。
④ 繇,通“由 ” 。
⑤ 旧称帝王的住所为宫标或禁中,取皇宫门禁森严,非近侍之臣不得随意出入的意思。
⑥ 内道场:因在禁中设道场。
⑦ 度支,指度支使,官名,专管国家财政收支,唐改为户部尚书。开 以后,军事供应浩繁,多以尚书、侍
郎兼领度支事务,称度支使或判度支、知度支事。
⑧ 沙门,梵语,出家修道者之称。一般出家修得,称众沙门,在 内庭的,称内沙门,
⑨ 设国仁王经,佛教经典之一。
⑩ 禳厌,祈祷祭祠,以求消除災殃。

所以逃散,莫不繇兹。宜委县令,切加禁止。若界内自有违法,当位科责①。”
五月十九日敕;“逃户不归者,当户租赋停徵,不得卒摊②邻视高户。”(册
府元�卷495,田制条)
参年丙辰岁③十一月□□日,兵马,使④(张骨子为)无屋舍,遂置兵马
使宋欺忠上件准尺数舍居住。断作舍债物,计斛升⑤陆拾捌硕⑥肆头⑦内卖要粟
各半。其上件舍价物,立契日并舍两家各远讫。居住中间,或有兄弟、房后
及至姻亲忓吝⑧称为主记者,一仰舍主宋欺忠及妻男邻近稳便置舍充替。更不
许异语东西。中间或有恩赦。亦不大论限。人从私契,一置已后,更不许翻
悔。如先悔者,罚黄金参两,充入官家。恐后无恁,故立此契,用为验耳。
见人兵马使兼乡官李  舍主兵马使宋(敦煌掇琐58,张骨子买屋契条,参考敦
煌资料第一辑第300—301页)
□年二月六日,普光寺人户李和和⑨为种子量用,遂于灵图 寺⑩常住处便
卖肆汉硕 ,粟捌汉硕。粟捌汉硕。典二升铛一口。其卖粟,并限 至秋八月
内送纳足。如违限不还,其卖粟□□。仍任掣夺家资等物,用充卖粟直。如
身不在,一仰保人等代还。恐人无信,故立此契,用为后验。
便卖粟人李和和
保人男毛毛(押)
(敦煌掇琐52,李和上借量券,见敦煌资料第一辑第395页)
(孙泰),中和(11)中,将家于羲兴(12)。置一别墅,用缗(13)二百千,
即半授之参。泰游吴兴郡①,约迥日当诣②所止。居两月③泰迥,倚舟墅前,复
以馀资授之, 俾其人他徙。……(太平广记卷117,孙泰条)
今制度驰 紊,疆理隳壤,恣人相吞,无复畔限④,富者兼地数万亩。贫
者无容足之居;依托强豪,以为私属;贷其种食,恁其田处,终年服务,无
日休息;声输所假,常患不充。有田之家。价值食租税。 贫富懸绝,乃至斯。
厚敛促徵,皆甚公赋。今京畿之内,每田一亩官税五升⑤,而私家收租殆有亩
至一石者;是二十倍于官税也。降至中等,租猶半之;是十倍官税也。
夫以土地,王者之所有;耕稼,晨夫之所为;而兼并之徒,居然受利。
  
① 科责,猶云判罪。
② 摊,摊派。
③ 参年丙岁,唐昭宗乾宁三年,岁次丙辰,公元896年。
④ 兵马使:唐制,元帅、都统下有前军兵马使、中军兵马使、后军兵马使,统带各军的兵马。
⑤ 升当是斗之谀,
⑥ 硕,通“石。”
⑦ 豆,通“斗”。
⑧ 忓吝,忓拢鄙吝。 吝通吝。
⑨ 李和和,敦煌掇琐作和李和上。
⑩ 灵图寺。敦煌掇琐作娄西寺。
① 吴兴郡,今浙江湖州市南。
② 诣,到。
③ 居两月,过了两个月。
④ 畔,田界。畔限,猶限。
⑤ 每田一亩官税五升:此处所指的田亩官税,亦即地。大历年间,地税分两等征收,税率时有改变,一般
是上等亩收一斗,下等收五升。参阅册府元�卷487。

官取其一,私取其士,穑人安得足食?公廪安得储?风俗安得不贪?财货安
得不壅?昔之为理者,所以明制度而谨经界,豈虚设哉!斯道浸亡,为日已
久,顿俗修整,行之实难;革弊化人,事当有渐。望令百官集议,参酌古今
之宜。凡所占田,约为条限 ,裁减租债,务利贫人。法贵必 行,不在深刻,
裕其制以便俗,严其令以懲违。微损有馀,稍优不足;损不失富,优可赈窮。
此乃古者安富恤窮之善经⑥,不可拾也。(陆宣公奏议卷 12,均节赋税恤百姓第论兼并
之家私敛重于公税)
5.两税制
(1)两税制的内容
(至德⑦后)富人多丁者,以宦、学、释老得免,贫人无所人则丁 存。
故课于上,而赋增于下。是以天下残卒,荡为浮人,乡居地著者百不四五。
(杨)炎疾敝,乃请为两税法,以一其制。凡百役之费,一钱之敛,先
度其娄,而赋于人,量出制入。户无主客①,以见居为簿;人无丁中②,以贫
富为差。不居处而行商者,在所州县税三十之一③,度所兴居者均,使无侥利。
居人之税,秋夏两人之④。俗有不便者,正之。其租庸难徭翻省,而丁额不废。
其田亩之税率以大历十四年⑤垦田之数为准,而均收之。夏税尽六月,秋税尽
十一月⑥。岁终以户赋增失进退长吏,而尚书度支总焉⑦。帝善之,使谕中外。
议者沮诘,以为租庸令竺数百年,不可轻改。帝不听,天下果利之。自是人
不土断⑧而地著⑨,赋不加敛而增入,版籍不造而得2其虚实,吏不诚而女无
所取,轻重之权,始归朝廷矣!(新唐书卷145,杨炎傅)
(2)两税的流弊
两税之立,则异于斯⑩。唯以资产为宗,不以丁身(11)为本,资产少者则
其税少,资产多者则其税多。曾(12)不悟次产之中,事情不一。有藏于襟怀
囊箧,物虽贵而人能窥(13);有积于场圃囷仓,直虽轻而众以为富(14),有
流通蕃息之货,数虽寡而计日收赢(15);有廬舍器用之资,价虽高而终岁无
  
⑥ 善经,良好的规范。
⑦ 至德,唐肃宗年号,公元756年至757年。
① 主客,主户、客户。主户,也叫土户,即本地方的土著人户;客户,由外地逃来的人户,主要是农民。
② 丁中,唐高祖武德六年(623年)规定;以十六岁为中,二十一为丁。
③ 税三十之一,按:后来改为十分之一。
④ 两人之,旧傅作“两征之”。
⑤ 大历,唐代宗年号。大曆十四年,公元779年。
⑥ 夏税尽六月,即旧傅所谓夏税无过六月,秋税无十一月”。
⑦ 尚书度支总马,户问尚书,度支使总统它的事务。
⑧ 土断,以土地定户籍,使民安居。
⑨ 土著,猶土著,著土地而安居。
⑩ 斯,指上文先王制赋人之法。

利(16)。如此之比,其流实繁。一槩计 估筭缗①,宜其失平长伪②。 由是务
轻费③而乐转徒者,恒脱於徭税;敦本业而树居产者,每困於徵求。此乃诱之
为诈,欧④之避役,力用不得不弛,风欲不得不讹,闾井⑤不得不残,赋 入不
得不阙。
复以创制之首⑥,不务济平,但令本道、本州各依旧额徵税。军 兴⑦已久,
事例不常,供应有烦简之殊,牧 守⑧有能否之异,所在徭赋,轻重相悬,既
成新规,须惩 积弊。化之所在,足使无偏,减重 分轻,是将均济。而乃急
於聚敛,惧或蠲除 ⑨,不量物力所堪,唯以旧额为准。旧重之处,流亡益多;
旧轻之乡, 归附益众。 有流亡,则已重者摊徵转重;有归附,则已轻者散
出转轻;高下相倾, 势何能止。 又以谋始之际, 不立科条, 分遣使臣凡十徐 辈 ⑩,专行其意,各制一隅。遂使人殊见,道异法,低昂不类,缓急不偷。逮至
复命于朝,竟无类会裁处,其於蹖驳(11),胡可胜言,利害相形,事尤非便。
作法而不以究微防患为虑,得非弥纶(12)又疏者乎!
立意且爽,弥纶又疏,凡厥疲人,已婴(13)其弊,就加保育,犹惧不支,
况复及缭棼丝(14),重伤宿痏(15),其为扰病,抑又 甚焉!请为陛下 举其
尤者六七端,则人之困穷固可知矣。
大历(16)中纪纲发驰,百事从权,至於率和况少多,皆在牧守。裁制邦
赋,既无定限, 官私惧有阙供, 每至徵配之初, 例必广张名 数, 以借不时① 之
命,且为施惠之资,应用有馀,则遂减放,增损既由郡邑,消息②易协物宜。
故法虽久刓③,而人未甚瘁④。及揔杂徵虚数,以为雨税恒规,悉登地官⑤,咸
一纛轻费,计奏一定,有加无除。此则人益困穷,其事一也。
本惩赋敛繁重,所以变旧从新。新法既行,已重於旧。旋属征讨⑥,国用
不充。复以供军为名,每贯加徵二百⑦。当道或增戎旅,又许量事取资。诏劲
  
① 筭通“ 算”,一百二十钱为一筭;缗钱。钱以一千为一贯,用丝强串起来,故称缗钱。凡有缗钱若干,
抽税一算,故称。
② 平长伪,失公平,长虚伪。
③ 轻费:费,一本作责,通鑑引作资。
④ 欧,与欧同。
⑤ 古制八家 ,二十五家为闾。闾井犹言乡里。
⑥ 创制之首,通鑑 注:犹言立法之初。
⑦ 军兴,军事行动开始或战争开始。
⑧ 牧守,州牧、郡守。
⑨ 蠲除,免除。
⑩ 分遣使臣凡十除辈,唐会要卷78,建中元年(780)年正月制:诸道宜分遣黜了陟使, 观风 俗,问疾
苦。自艰苦以来,徵赋名目繁难,委黜陟使与诸道观察使、刺史,计资产作雨税法。
① 不时,随时。
②  消息,与“增损” 封文,谓消长。
③ 刓,弊。
④ 瘁,困病。
⑤ 地官,户部的异稍。通典卷20:“武太后……以户部为地官。……神龙元年(705)复改地官为户部。”
⑥ 征讨,谓征讨李烈、朱泚等。
⑦ 每贯加徵二百:建 中三年(782)五月,淮南节度使请于本道雨 税钱每千增二百,因令他州照例 实行,
见旧唐书卷48 食货志上。

魍些谓权宜,悉令事毕停罢,息兵已久,加税如初。此则人益穷困,其事二
也。
定税之数,皆计缗钱;纳税之时,多配绫绢。往者纳绢一疋当钱三和吉
二三百文,今者纳绢一疋当钱一千五六百文。往输其一者 ,今过於二骄!虽
官非增赋,而私已倍输。此则人益困穷,共 事三也。
诸州税物,送至上都⑧,度支颁给群司⑨,例皆增长本价,而又缪稍折⑩,
抑使剥徵,诈使因缘,得行侵夺。所获殊寡,所扰殊多。此则人益困穷,其
事四也。
税法之重若是,既於已极之中,而复有奉进(11)宣索(12)之繁,堂在其
外。方岳(13)颇拘於成例,莫敢阙供,朝典(14)又束以彝章(15),不许别税,
绮麓(16)之饰,纨素(17)之饶,非从地生,非自天降,若不出编户之筋力膏
髓,将安所取哉!於是有巧避微文(18),曲承睿旨① ,变徵役以召雇②之日,
换科配以和市③之名,广其课而狭偿其庸,精其人而麤 ④其直。以召雇为目,
而捕之不得不来;以和市为名,而迫之不得不出。其为防抑,特甚常徭。此
则不益困穷,其事五也。
大历中非法赋敛 ,急备、供军、折估、宣索、进奉之类者,既定收入
雨 税矣!今於雨税之外,非法之事,复又定存。此则人益困穷,其事六也。
建中定税之始,诸 道已不均济。其後或吏理失宜,或兵赋偏重,或疠⑤
疾钟害⑥,或水旱薦灾⑦,田里荒 无,户口减耗。牧守苟避於殿责,罕尽申闻;
所司姑务於取求,莫肯矜恤。遂於逃死阙乏税额,累加见在 ⑧疲甿。一室已
空,四邻继尽,渐行增 广,何自由存。此则人益困穷,其事七也。(陆宣公奏
议卷12,论两税之弊须有厘革)
  
⑧ 上都,西京长安。
⑨ 群司,诸衙门。
⑩ 缪通“谬”。折估,不征实物,改征等价的其他财物。
① 睿旨,犹言圣旨,封建时代专作颂帝王的用语。
② 召雇,名为承充人自原应召而实由官府强迫的雇佣劳动。
③ 和市,官府名羲上按价收人民的产品,实际上往往用低人价压迫人民出卖,以致成为官府搜括的一种手
段。早在开元初已有和市,见旧唐书卷89 裴耀乡传。
④ 麤,同“粗”。
⑤ 疠,瘟疫。
⑥ 钟害,身受灾害。
⑦ 薦灾,连年的灾荒。
⑧ 见在,现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