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30|回复: 0
收起左侧

[其他] 四面楚歌

[复制链接]

1062

主题

1645

帖子

-737

积分

草民

     :

     :

     :

发表于 2011-11-23 10: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四面楚歌
  汉王见韩信、彭越、英布等各路兵马先后都到了,就准备跟项羽决战。他请齐王韩信统领各路兵马,指定萧何、陈平、夏侯婴运输粮草,源源不绝地供应大军。成皋、荥阳一路相连几百里都是汉兵。真是兵多粮足,声势十分浩大。
  公元前203年十二月,韩信察看地形,把兵马屯在垓下[在安徽省;该gāi],布置了十面埋伏,要把霸王引到一个适当的地方,准备把他围困起来。他故意拿话去激霸王,让他气得鼻孔喷火,头顶冒烟才好。他编了四句话,叫士兵冲着楚营叫喊:
  人心都背楚,天下已属刘;
  韩信屯垓下,要斩霸王头!
  霸王听了,骂着说:“这个钻裤裆的叫化子,想必活得不耐烦了。我就立刻到垓下去,先斩了韩信这小子再说!”霸王好强,受不了人家的讥笑,火绒子性子,一点就着。他率领十万大军一直冲到垓下,可没碰着韩信。他把军队驻扎下来,一看四面全是汉兵,忍不住瞪着眼睛,抖着双手,大声嚷着说:“哎……呀呀!我军进了重围了!”大伙儿都吓了一大跳。霸王只好对将士们说:“今天汉兵声势浩大,咱们已经中了计,被敌人围在垓下了。可是咱们只要守住阵营,汉兵粮草接不上,必然会退的。”
  霸王这个说法并不错,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的粮道早已给汉兵截断了。一连十来天,霸王只叫将士坚守,不准出战。将士们进来报告说:“三军没有粮,战马没有草,士兵们暗地里抱怨。同心协力杀出去,总比呆在这儿等死强。”虞子期和季布说:“八千子弟一向跟随大王,英勇非凡。大王不如带着他们杀出去。如果能够打开一路,我们各人带领本部人马保护娘娘,就可以紧接着跑出去了。”
  锺离昧、桓楚他们情愿跟着霸王先去打一阵。霸王就带领一支人马向前冲过去。楚军尽管大批地死伤,可是霸王的一枝画戟,谁也抵挡不住。他见了韩信,更不肯放过。韩信只能一边作战,一边后退。霸王追赶了好几里地,杀散了沿路的汉兵,可是打退一批,又来了一批,杀出一层,还有一层。一枝画戟究竟对付不了韩信的十面埋伏。楚兵死伤了快一半,那边汉兵又围上来了,四面八方全是敌人。霸王只好转过身来,跑回垓下大营,吩咐将士们小心防守,准备瞅个机会再出战。
  霸王进了营帐。他的夫人虞姬[虞子期的妹妹]伺候他坐下,见他闷闷不乐的,故意露出笑容来安慰他,说:“胜败兵家常事,何必这么烦恼。咱们还是喝几杯提提神吧。”霸王不愿意伤了她的心,就说:“你跟着我在军中这些年了,没享过福,我还老给你添麻烦。”虞姬打断他的话,说:“大王别说这些个。喝几杯,休息休息吧。”
  虞姬劝了霸王几杯酒,伺候他睡了,自己守着营帐,心里挺不踏实。到了定更时候,只听见一阵阵的西风吹得树枝子“沙拉沙拉”地直响,好象有人抽抽噎噎地哭着似的。虞姬听了,一阵阵地直起鸡皮疙瘩。她正想躲在内帐里去,忽然听到风声里好象还夹着唱歌的声音。深更半夜,哪儿来的歌声!她慢慢地走到外边,仔细一听,不是唱歌是什么?歌声是由汉营里出来的,唱歌的人还真不少,唱的净是楚人的歌。这是怎么回事啊?
  她连忙进了内帐,叫醒了霸王。霸王出来,两个人仔细一听,四面全是楚歌。这一下可把霸王楞住了。他张着嘴,瞪着眼,说不上话来。他拉着虞姬进了营帐,没着没落地对她说:“完了!这一下可真完了!难道刘邦已经打下了西楚吗?怎么汉营里能有这么多的楚人呐!”他光知道刘邦的士兵大多是关中人,韩信的士兵大多是齐、赵、燕、代那些地区的人,压根儿没想到英布的九江兵是临近汉水的老乡,是会唱楚人的歌儿的。张良就叫他们教会了汉兵,大伙儿唱起楚歌来。他料到楚兵听了军心一乱,必然会大批地逃亡,嘱咐汉兵不准阻拦逃出来的楚兵。
  楚人的歌声传到了楚营,楚营里的楚人听了家乡的歌,都想起家来了。他们眼看着内无粮草、外无救兵,早就不安心了。这会儿,父母、妻子、家乡、邻里,全给这歌声勾起来,谁还愿意呆在这儿等死!开头,还只是三三两两地开小差,后来干脆整批地溜了。连跟着霸王多年的将军,象季布、锺离昧他们也暗地里走了。这还不算,就是霸王自己的叔父项伯,也偷偷地投奔张良去了。大将一定,小兵一哄而散。留下的大将只有虞子期、桓楚他们几个人,士兵只剩了千儿八百的子弟兵。楚军就这么自己垮了。
  虞子期和桓楚进来,对霸王说:“士兵已经散了。大王不如趁着天黑冲杀出去。”霸王叫他们在外边等一会儿,准备在天亮以前一块儿突出重围去。
  霸王这时候心里象刀子扎着似的。他什么也不计较,可是败在刘邦手里他是死也不服气的。他什么也不留恋,可是要突围出去设法保护虞姬,叫他怎么扔得下?他要突围出去,还得依靠那匹骑了多年的战马乌骓。他叫手下的人把马牵来,一面抚摩着那匹千里马,一面说:“你辛苦了这些年,弄得这么下场。唉,咱们的命运太坏了!”虞姬见霸王这么难受地对着战马说话,就叫人把它拉开,可是那匹马瞅着霸王,就是不走。霸王再也忍不住了,他喊了一声,随口用最伤心的调子唱起歌来了:
  力气拔得起一座山,
  气魄压倒了天下好汉;
  时运不利乌骓不走,
  可叹哪,可叹!
  乌骓不走由它去,
  虞姬呀虞姬,你可怎么办?[注]
  注:这首歌的原文是: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左右几个人都哭得抬不起头来,虞姬早已变成泪人儿了。
  虞子期进来说:“天快亮了,咱们走吧。”霸王还是不愿意离开虞姬。虞姬催着他,说:“大王快走吧!看,那是谁?”霸王一回头,说时迟,那时快,她拔出剑来往脖子一抹。霸王和虞子期赶快去救,已经来不及了。虞子期一见他妹妹死了,也自杀了。霸王俩手捂住脸,眼泪象泉水一样从眼眶里涌出来。桓楚听见帐里一片乱哄哄的,进去一看,也止不住直掉眼泪。他刨了两个坑,把他们兄妹俩的尸首分别埋了。霸王跨上乌骓,带着八百子弟兵,好象受了伤的猛虎似地直冲出去,谁也来不及阻挡,谁也阻挡不了。
  霸王突出重围,往南跑下去。他打算渡过淮河再在东去。霸王和八百子弟兵沿路杀散汉兵,桓楚阵亡。韩信、英布、周勃、樊哙他们分头追赶。霸王拍着乌骓,使出了平生的劲儿,飞一样地直跑,把汉兵撇在后面。赶到霸王渡过淮河,到了南岸,才瞧见有一百多个子弟兵都快马加鞭地赶到了。他们抢着渡过淮河,跟着霸王又跑了一程,迷了道儿。霸王四面一望,全是小河沟和小道儿,可不知道哪一条道儿可以通到彭城。后面又起了一阵尘土,汉兵远远地还追着呐。
  霸王到了三岔路口,瞧见一个庄稼人,就向他问路。那个庄稼人不愿帮他,就说:“往左边儿走。”霸王跟一百多个子弟兵就往左跑下去,越跑越不对头,跑得连道儿都没了,前边只是一片水洼地。他们的马陷在泥泞里,连蹄子都不好拔出来。霸王这才知道受了骗,走错了道,赶紧拉转缰绳,再回到三岔路口,汉兵可已经追到了。
  霸王往东南跑,到了东城[在安徽省定远县东南],点了点人数,一共才二十八个骑兵。追上来的人马有好几千,好象蚂蚁抬螳螂似地都围上来。霸王觉得这可没法脱身了,就带着这二十八人上了山岗,摆下阵势,对他们说:“我从起兵到现在八年了。亲身作战七十多次,没打过一次败仗,就这么当上了天下的霸主。今天在这儿被围,这是天数,不是我不会打仗。我已经不想活了,可是我要和诸君一起痛痛快快地打这最后的一仗。就在这种情况底下,我还能够打三阵,胜三阵,突出重围,斩杀敌人的将军,砍倒敌人的旗子,让诸君知道这是天要我死,不是我不会打仗。”
  霸王到了这步田地,还不知道自己的过错在哪儿。他始终认为只有他一个人力气最大,最能打仗,最能杀人,所以天下的人都应当听他的。到了这会儿,跟着他的才二十八个人了,他还不肯认输,一定要再杀一些人让他们瞧瞧。他把二十八个士兵分成四队,说:“我给诸君先杀他们一个大将。诸君分四路跑下去到东山下会齐。”他就大喊一声,向一个汉将直冲过去。那个汉将仗着人多,想活捉霸王,就跟霸王对打起来。霸王拿画戟猛力一刺,就把他送了性命。汉兵一见,纷纷退了下去。霸王到了山下,山下的汉将、汉兵又把他团团围住。可是乌骓冲到哪儿,哪儿就成了一个缺口。
  霸王到了东山下,那四队二十八个子弟兵全都到了。汉兵赶来,又展开血战。霸王专挑汉兵多的地方冲杀。他就一手拿画戟,一手拿宝剑。左刺右劈,又杀了汉军的一个都尉和不少士兵。汉军将士不敢逼近楚兵,远远地嚷着躲着。霸王点了点自己的人数,仅仅短了两个。他笑着对他们说:“诸君看怎么样!”他们都趴在马鞍子上行着礼,说:“大王真是天神!大王说的一点不错。”
  霸王杀退了汉兵,带着二十六个子弟兵一直往南跑去,到了乌江[在安徽省]。恰巧乌江亭长荡着一只小船等在那儿。他知道来的是霸王,就催他马上渡河。他说:“江东虽小,可也有一千多里土地,几十万人口,大王还可以在那边做王。这儿只有我这只船,请大王赶快渡过河去。”
  霸王原来打算到了彭城再到会稽去,还没想过到了会稽怎么办。这会儿一听到乌江亭长提起“江东”来,反倒戳疼了他的心。他笑着对亭长说:“我到了这步田地,渡过江去有什么意思?当初我跟江东子弟八千人渡过江来,往西去打天下。到今天他们全都完了,我哪儿能一个人回去呐?就说江东父兄同情我,立我为王,我哪儿有脸见他们呐?他们尽管不说,我心里多么害臊哇。”他接着又说:“这匹马,我最喜爱,曾经一天跑过一千里地。我舍不得把它杀了。我知道您是个忠厚长者,我很感激您一片好意,这匹马送给您。”
  他下了马,叫亭长把马拉去。那匹马拉也拉不走,净回过头来瞧着霸王。霸王掉了几滴眼泪,拿手一扬,吩咐亭长快拉它上船,渡过江去。亭长只好把乌骓拉到船上。船一离开岸,那匹马就跳着叫着,差点把那只小船闹翻了。亭长放下桨,正想把它拉住,想不到它望着霸王使劲地一蹦,蹦到江里去了。
  霸王眼看自己的马给波浪卷了去,低着头直擦眼泪。赶到他抬起头来往后一瞧,大队的汉军已经追到了。他和二十六个子弟都拿着短刀,步行着跟汉兵交战。他们杀了许多汉兵,自己也一个一个地倒下。末了只剩下霸王一个人。他身上受了几处伤。
  有十几个汉将,一齐冲到霸王跟前。霸王拿眼睛向他们一扫,瞧见其中有个将军,是个同乡。霸王说:“你不是吕马童吗?老乡也在这儿,正巧。”吕马童不敢正面看霸王。他搭拉着脑袋,说:“是!大王有何吩咐?”霸王说:“听说汉王出过赏格,情愿出一千斤黄金、封一万户买我的头。我把这个人情送给你吧。”说着,他就自杀了。死的时候他才三十一岁。
  霸王一死,西楚差不多都平了。汉王听了张良的劝告,用安葬鲁公的礼节,把霸王的尸首埋了,还亲自祭祀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