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云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480|回复: 0
收起左侧

[趣闻轶事] 从“花旗国”到“美利坚合众国”——清代对美国国名翻译的演变考析

[复制链接]

6421

主题

7788

帖子

9万

积分

管理员

熊猫老师

     居住地:广东省 广州市

     梦想大学:华中师范大学

     喜欢的专业:历史教育

Rank: 9Rank: 9Rank: 9

Medal No.5

发表于 2013-11-23 21: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美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据考证 , 自美国进入中国人的视野以来, 中国人对其国名
称谓多达60余种, 诸如花旗、咩里干、 育奈士迭国、 美利坚合众国等,不一而足 。由于国名往往
包含多重含义,考察对美国国名翻译的演变, 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人对美国及美国人认识
的深化历程, 同时由于西方人也参与了对美国国名的翻译, 因之也能了解西方人对中国政治文化
的认识程度, 以及中美国际交往的变化。
201008100312081003.jpg
一  音译为主阶段
美国的全称是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1776年7月, 作为美国建国标志的《独立宣
言》发布的时候, 美国尚不是一个真正意义的国家,这从《独立宣言》的全称“The unanimous
Declaration of the thirtee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可以得到证明,其全称直译就是“美
洲十三个联合国家的一致宣言” (state当时在英文当中的主要含义是“国家”)。 《独立宣言》发
布后,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开始作为国名出现, 但直到1787年美国宪法通过之前其
仍是一个松散的邦联制国家。 1787年宪法通过之后, 美国国名当中的state始具有现在所称的政治地
位介于独立国家和中国的省之间的“州”的含义, 美国由此成为一个合众州为一国的联邦制国家。
其实美国所在的美洲作为地名很早就出现在中文文献中了, 意大利传教士艾儒略于1623年以
中文所撰的《职方外纪》一书称其为“亚墨利加” , 但此时还没有美国这个国家。美国独立8年
后的1784年, 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来到广州, 美利坚合众国开始进入中国人的视野。但由于
美国人在容貌、语言、着装等方面与英国人相同,最初中国方面并没有觉察到他们的不同, 因此
把他们误为英国人,其后与美国人直接接触的少部分中国人最终区别开了英国人和美国人, 美国
人被称为“新国民” 。 但从总体上说, 大多数中国人并没有觉察到他们的不同, 而美国人也因为
各种原因,愿意被当为英国人看待 。 直到1795年, 中国官吏还将美国人和英国人混为一谈, 最终
英商向中国方面提出要求说: “呵嘪哩噶也会我们的话, 也是我们这样衣服, 另有旗号,不要和
摘  要: 自美国进入中国人的视野开始, 美国国名的翻译经历了从花旗国、 咩里干、 育
奈士迭国等到美利坚合众国的发展变化。 国名是具有多重意义的政治符号,考察美国国名
的汉译流变,既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人对美国及美国人认识的深化历程, 同时由于
西方人参与了美国国名的翻译, 因之也能从中了解西方人对中国政治文化的认识程度, 以
及中美国际交往的变化。

他们混到一块。 ”受理 此事的广东地方官员接受要求, 批复: “此条应存记备查。遇有事件, 自应
查明旗号办理,不致牵混影射。 ” 此处的“呵嘪哩噶”是America的音译, 指的是美国人, 那么
中国方面是把“呵嘪哩噶”当做国名还是当做洲名来看呢?笔者倾向于作为洲名。由于当时中国
方面无法有效区分各国人, 早期来华的外国人基本上都以自己国家所在的大的区域名来指称自己
的国家, 如明末清初早期来华的传教士基本上都称自己是大西洋人, 因之此处的“呵嘪哩噶”应
当是指作为地域的“美洲”而不是作为国名的“美国”。而广东民间有以外国国旗来区分某国人
的传统, 美国星条旗上的星在广东人看来有点类似于花, 故而美国被广东民间称为“花旗国”, 而
美国人顺理成章也被称为“花旗国人” 。但 这 时 中 国 人 除 知 道 美 国 是 一 个 在 广 东 从事 贸 易 的 国 家
之外,对美国没什么兴趣, 而且也茫然无知。 1805年(嘉庆十 年),在一份《粤 海 关 监督延丰 奏俄
罗斯夷船来广贸易折》中汇报来粤贸易的国家时提到了“咪唎 ”国, 但除国名外没有关于美国的
任何进一步的信息 , 不过“咪唎  ”国成为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官方对美国的正式称呼。此处的
“咪唎  ”显系America的音译, 为了显示蛮夷之邦与天朝上国的区别, 3个音译字按当时惯常的
做法均加上了“口”字旁。 1808年, 两广总督吴熊光通过两名美国人得到了关于美国的信息: “咪
唎 原系 咭唎管辖, 后来小  哂国叫我国夷人不服 咭唎经管, 已二十多年。 ”  1814年, 两
广总督蒋攸铦在一份奏折中谈到了听闻英国和美国“彼此构衅, 时相劫夺货财”的事, 但系就事
论事, 对美国的情况没有进一步的说明  。在有关同一事件的上谕中, 美国被写为“嘧唎坚” 。
美国商人总体表现较好,很少生事, 1817年两广总督蒋攸铦在奏折中写道,在来广东贸易的各国
中,除英国外, “惟咪唎 货船较多,亦最为恭顺, 该夷并无国主, 只有头人, 系部落中公举数人
拈阄轮充, 四年一换, 贸易事务任听各人自行出本经营,亦非头人主持差派” 。 美国人给蒋攸铦的
印象甚佳,蒋攸铦甚至准备对美国人的鸦片损失以予赏恤 , 后嘉庆皇帝以“办理错误”否决 。
但中国官员对美国人 “最为恭顺”的好印象却一直保留了下来。从蒋攸铦对美国的介绍来看, 应当
说他对美国已经有一定了解, 但美国国名仍是沿用“咪唎  ”的音译。
1820年, 美国国名第一次出现在中国人的著作《海录》中。谢清高是广东嘉应人,年轻时曾
随洋商游历海外,其早年航海经历由他口述、经杨炳南笔录形成了 《海录》一书。 《海录》对美国
做了概略性的介绍: “咩哩干国,在 咭利西, 由散爹哩西少北行, 约二月; 由 咭利西行, 约旬日
可到,亦海中孤岛也。疆域稍狭, 原为 咭利所分封, 今自为一国, 风俗与 咭利同, 即来广东之
花旗也。 ” 从谢清高称美国为“海中孤岛”, “疆域稍狭”错误描述来看, 他本人很可能并未到
过美国, 有关美国的信息当来自于耳闻。两广总督阮元后主持编撰《广东通志》,其中美国条下记
载: “咪唎 国, 俗称花旗, 属北亚米利加,与加那大、英吉利接壤……利未亚为五大州之一,其
地有……亚非利加、奴米弟亚。亚米利加即亚非利加, 有陆路通小西洋之如德亚, 今分为南北。 ”
美国“乾隆五十二年进口,近年来舶甚多, 几与英吉利相埒,其舶较他国差小,随时可至,非如他
国必八九月始能抵口, 所以来舶较多” 。 显然, 阮元等人获取的有关美国信息有误:把当时称呼
非洲的名字“利未亚”和非洲全称“亚非利加”当作两个地名; 又把“亚米利加”和“亚非利加”
当作一个地方;还把中美开始贸易往来的时间误为乾隆五十二年(1787年)。从上述记载看, 《海
录》和《广东通志》主要侧重对美国地理的记载, 未涉及美国的政治制度, 美国国名仍为音译名。
这一阶段, 对美国国名主要采取音译的方式, 民间的如咩哩干国等, 官方则逐渐趋于咪唎 国
的统称, 而根据星条旗图案称呼的花旗国传播更广。
二  音译兼意译阶段
在中国人特别是广东方面处理涉外事务的官员对西方只有初步了解的时候, 西方各国的来华
人士基于促进中国人对西方了解的想法 , 开始向中国人介绍西方, 这当中影响比较大的是德国
传教士郭实腊(K.Gutzlaff)等人创办的《东西洋考每月统纪传》,这是中国大陆的第一份中文
杂志。 美国的国名翻译第一次出现在该刊是在1833年12月号,在这一期的一篇介绍西方各国新闻
报刊发展历程的短文中, 提到“米利坚国有八百余种”报刊  。在1837年5月号的“论”中, 刊物
编者借一个江西前往广州十三行游玩的举人为引子, 介绍了别人问他商馆前飘扬的“花旗”是什
么意义,举人回答不出来, 后借一个通事之口, 引出了对美国的介绍, 十三州殖民地人民打败英国
后, “自今以来, 亚墨理驾民行宽政, 乃以民安。 十八省合总, 及叫着亚墨理驾总郡,或兼合邦。各
省诸郡有本宪代民理国事。则于京都有公会,治总郡之政事。每四年一回拣择尊贤之人, 为国之
魁首领。 另择公会之尚书” 。应当说刊物编辑对中国的民情还是有一定认识的, 不要说内地的一
个举人, 就是广东地区与外国人接触较多的官员对美国的认识也极其有限。 在1837年11月号的一篇新
闻当中, 美国被称为“北亚米利加合郡” 。 在1838年1月号中, 刊发了 《华盛顿言行最略》一文, 称赞
华盛顿: “经纶济世之才, 宽仁清德遍施, 忠义两全之烈士中,华盛顿独立无比。其为美理哥兼郡
之人, 于雍正九年生也。 ” 在1838年7月号中, 刊发了 《北亚墨利加办国政之会》专文, 用比较长
的篇幅对美国的政治制度做了介绍, 并给予了较高评价 。虽然《东西洋考每月统纪传》的撰稿人
均有一定中文基础, 对中国文化及政治体制有一定了解, 但他们对于如何翻译美国国名也一时找
不到统一而恰当的译名, 只能勉强地翻译为“亚墨理驾总郡”、 “亚墨理驾兼合邦”、 “北亚米利
加合郡”、 “美理哥兼郡”等名, 而“郡”在中国作为一级行政区划已经废置很久了, 而“邦”在中
国从未成为一级行政建制。撰稿人显然对于美国国名的翻译已经试图反应美国联邦制的含义,
这才有“总郡”、 “兼合邦”、 “合郡”、 “兼郡”的译法。在当时中国人对美国了解极其有限的情
况下,此种对美国的介绍及美国国名的翻译是非常有价值的, 后来“睁眼看世界”的魏源等人均
从中有所借鉴。
但应该讲,西方人创办的杂志及其向中国介绍美国的效果显然比较有限。梁廷楠是较早对
西方世界有所了解的中国人,其在1838到1839年间主持修撰 的《粤海关志》有关美国的介
绍是: “咪唎 俗称花旗,与加那大、 咭唎接壤, 咭唎言是其属国也。 咭唎之南为咪唎 ,
咪唎 之西易为蛮人所居。其地产皮,其东海中有岛名西氤地亚,乾隆五十二年进口贸易,其后
来舶甚多, 几与 咭唎相埒,其舶较他国差小,随时可至,非如他国必八九月始能抵口也。 ” 基
本上是对《广东通志》的摘抄, 可能此时梁廷楠等人对美国有了更多的认识,因之删掉了美国
在非洲的记述。
美国新教派往中国的第一个传教士、曾参与《东西洋考每月统纪传》撰稿的裨治文
(E.Bridgman)基于中国人 对于“合省(即美国——笔者注)地舆、土产、人物、条 规, 一切国中
事物, 尚未领悉于胸中” ,在1838年以中文出版了 《美理哥和省国志略》, 全书4万余字, 这是目
前所见以中文撰写的有关美国的第一部专著。在该书的第二卷,裨治文专门对美国的国名进行了
解释: “夫美理哥合省之名, 乃正名也。或称米利坚、亚墨理驾、花旗者, 盖米利坚与亚墨理驾二
名,实土音欲称船主亚美理哥之名而讹者;至花旗之名, 则因国旗之上, 每省有一花, 故大清称
为花旗也。 至所云美理哥者, 即亚美理哥也;合省者, 因前各治其地, 国不相联,政无专理, 后则
合其省而以一人为首领, 故名之曰合省。 ” 裨治文创造性把美国国名当中的state翻译成中文的
“省”, 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但显然仍不准确, 尽管如此, 《美理哥和省国志略》仍成为19世纪40
年代先进中国人了解美国的主要著述, 人们熟知的魏源《海国图志》、梁廷楠《海国四说》、徐继
畬《瀛 环志略》等 书,其中关于 美国的部分, 主要都是以该书作为依据的。
“有开眼看世界第一人”之称的林则徐在广东担任禁烟的钦差大臣期间, 于1839年3月至
1840年11月间组织人编译了大量外文资料,其中就有《四洲志》 。由于《四洲志》的基础是英国
人穆瑞(Murray)的《世 界地 理 大 全 》, 因之其关于美国的记载不同于前述各书: “育奈士迭国,
在北阿墨利加洲中为最富之区,其地自古不通各洲,土旷人稀, 皆因底阿生番游猎其间。 ” 英
国人 “盛极生娇, 强征税饷, 部众吁免不听。 千七百七十六年, 士众愤怒,次年遂约佛兰西、 大吕
宋、荷兰诸仇国助兵恢复。爰议以戈揽弥阿之洼申顿为首区, 总统兵马,称为育奈士迭国” 。在
政治方面, 美国“因无国王,遂设勃列西领一人,综理全国兵刑、赋税、 官吏黜陟。然军国重事关
系外邦和战者, 必与西业会议而后行。 设所见不同, 则三占从二。 升调文武大吏, 更定律例, 必询
谋佥同。定例勃列西领以四年为一任, 期满更代; 如综理允协,通国悦服,亦有再留一任者, 总无
世袭终身之事” 。由于《四洲志》是翻译性著述, 所以该书关于美国的各方面的情况介绍是比较
正确的, 但翻译人员本身对美国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 “育奈士迭国”显然是“United States”
的音译,这是目前所见中文文献中第一次见到称美国为“育奈士迭国”,在当时的中文文献中已
经比较通行的称美国为“花旗“或”米利坚”,或是“America”的各种音译, 译者很可能不能确
定二者是同一个国家,因为在该书中对美国国名同时也有翻译为“弥利坚”之处, “弥利坚”是
“America”的音译, 二者是穆瑞对美国国名的不同表述, 但译者不明就里而加以直译。这样《四
洲志》对美国国名的翻译未体现出美国的政治体制也就很自然了。虽然《四洲志》由于各种原因比
较粗疏, 但其关于美国的介绍对于魏源等人相关著述也有深刻的影响。
这一阶段, 西方人对美国的介绍和翻译对中国了解美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美国国名的翻译
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其政治制度, 由简单的音译转为音译兼意译。
三  “美利坚合众国”成为最终的定名
鸦片战争后, 中国人兴起了一股研究西方、 介绍西方的热潮。魏源于1842年编撰了50卷本的
《海国图志》,其中谈到了美国的国名起源: “案粤人咸称曰弥利坚国, 又曰花旗国。其实弥利
坚即墨利加, 又称美理哥, 乃洲名也, 西洋称部落曰士迭, 而弥利坚无国王, 止设二十六部头目,
别公举一大头目总理之,故名其国育奈士迭国,犹华言总理部落也, 夷图及贸易通志译曰兼摄
邦国,亦以其无国王之故, 则育奈士迭亦非地名, 故仍以弥利坚称之。 ” 魏源主要参考了 《四洲
志》和《美理哥合省国志略》及郭实腊1840年出版的《贸易通志》 等书, 并由此加以考证。其首
先明确了弥利坚、墨利加及美理哥都是洲名的不同音译。同时指出《四洲志》等翻译的美国国名
“育奈士迭”并不是地名, 而是一种国家组织形式, “犹华言总理部落也” 。 可以说, 言简意赅, 对
美国国名所反映的美国的政治组织形式已经有非常清楚的认识。
1844年是中美关系史上非常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的2月, 美国的修约特使顾盛(C.Cushing)
到达广东,顾盛担心中国官员对美国不太了解,因而他在给护理两广总督·广东巡抚程矞采的修
约照会后面专门附了 《亚美理驾会邦国纪略》 ,这种担心看来是必要的, 因为这时的程矞采或
是在致美照会中说“贵国自与中国通商二百年来, 凡商人之来粤者, 无不循分守法” ,或是在
奏折中说“臣查咪唎 国来粤贸易百余年来, 未通朝贡” ,清廷兼管涉外事务的大吏对美国人
何时始至广东, 并不清楚。顾盛也对美国国名的翻译非常“在乎”, 耆英在到达广东后,因在照
会中称美国为“米利坚国”而为顾盛退回,后改为“亚美理驾联国”后,顾盛才接收 。其后中
美两国签订了历史上第一个双边条约《中美望厦条约》, 前述的裨治文和另一位美国传教士伯驾
(P.Pa rke r)一起为顾盛 起草和翻译了条约。 作为正式的外交文件, 条约中对两国的国名称谓应
该是经过双方商讨的结果,在条约中中国的表述是“中华大清国”, 而美国国名的表述是“亚美
利驾洲大合众国” 。 显然, 条约对美国国名的翻译不是非常正式的美国国名。
《中美望厦条约》签订后不久, 梁廷楠编撰了中国人有关美国的第一部专著《合省国说》。在
《合省国说》的序里,梁廷楠解释了编撰此书的原因: “予奉撰《粤海关志》, 分载贡市诸国。而
在广东海防书局,亦曾采集海外旧闻, 凡岛屿强弱, 古今分合之由, 详著于篇。独米利坚立国未
久, 前贤实缺记载,案牍所存, 又多系市易禁令, 间有得于通事行商所口述者,亦苦纷杂, 难为条
绪, 欲专著一篇不可得, 则仍置之。 ” 因而他在获得裨治文的《美理哥合省国志略》后, 决定结
合所积累的有关资料, 专写一部有关美国的著述, 这就是《和省国说》。在该书当中, 梁廷楠结合
诸家之说对美国国名缘起、意义及其中译名的演变作了介绍: “米利坚一国, 则在英吉利之北。粤
人呼为花旗者, 以其入市船旗必绘采花其上, 俗遂指是名之……其自称则为合省国, 复先系以亚
墨理格洲, 谓必如此乃为正名。盖亚墨理格即船主亚墨利哥之转音。其曰亚麦利加者, 加格为四
声之通, 亚麦即亚墨,利即理译语对音, 本无定字也。 曰米利坚者, 米及亚墨合呼, 而急读之, 则为
米, 坚、加, 又复以转而误也。近年粤商久于海外操西洋土音, 别呼之曰 哩千。 与米无异声, 而
与亚墨同为开口之音,亦缘急呼致省,其曰哩千, 则明为利坚之转矣。曰合省国者, 知中国分省以
治, 故亦自称其国内所分之地为省。 前分后合, 从质即以合省名。 ” 梁廷楠也认同裨治文用“省”
对译美国“国内所分之地”即state,相对于林则徐等人此前翻译为“部”或“部落”, 显然更能客
观反映美国的政治制度。而最值得注意是, 他在序中提到“予盖观于米利坚之合众为国,行之久
而不变,然后知古者可畏非民之未为虚语也” 。这已经比较接近现在“美利坚合众国”的标准
汉译名。 可以说,这时的民间对美国已经有很大程度的了解, 但不可思议的是道光皇帝在条约签
订的一年后的1845年仍然要求两广总督耆英等人查证美国是不是已经立国60年  。
1848年,徐继畬编撰《瀛寰志略》一书。由于这时有关美国的出版物已经大有增加, 中国人
对美国已经比较了解,在《瀛环志略》中, 他对美国国名的介绍比较简略: “米利坚, 米一作弥,
即亚墨利加之转音, 或作美利哥, 一称亚墨理驾合众国, 又称兼摄邦国, 又称联邦国, 西语名育奈
士迭国。亚墨理加大国也。因其船挂花旗, 故粤东呼为花旗国。 ” 徐继畬在有关美国国名的翻译
介绍从总体上说没有新意, 但其中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徐继畬概括美国的政治体制是“仍各部之
旧, 分建为国” ,其第一次把State翻译为“国”,这比翻译成“部”、 “部落”或“省”应当说更
接近美国的State在国家中的政治地位。  
随着《中美望厦条约》签订后中美两国交往的增多, 中国人对美国的认识也进一步加深, 美国
国名的汉译开始逐渐统一起来。在道光、 咸丰朝, 在中国的内部官方文书中, 传统的“咪唎 国”译
名一直在使用 , 至迟到1853年, “美国”的称呼出现在上海地区中美交涉的文件中 , “美”字
在中文当中具有漂亮、 美好的意思, 中方能放弃“咪唎 ”这个加“口”字偏旁的带有歧视性的称
呼, 这说明美国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中国官员的承认和尊重, 但在咸丰朝, “美国”的称呼并
不常用。 而美国官方在与中国官方的交涉中, 除合众国的自称外,在正式的场合, 他们更乐于使用
“亚美理驾合众国” 。 自同治朝开始, “美国”的称呼成为中美双方交往当中最常用的称呼, 即
使是在中方的内部文件当中, 中国官员们也很自然地开始使用“美国”这一称呼, 而不再使用歧视性
的称呼如“咪唎 ”等。 与此同时, “美利坚”这一称呼也开始出现  。 “美利坚” 显系从 “咪唎 ”转
音而来, 但在转音的背后, 其实具有复杂的现实背景, “美利坚”三个字在中文当中均是具有美好
意义的字, 中国人能把他们给予此前认为的蛮夷之邦,这一方面固然与《中英天津条约》中禁用
“夷”的规定 有关, 但更重要的是美国国力的雄厚和对清政府的“借师助剿”等“亲善”举动,
使清廷的各级官员对美国的看法有了根本性的改变。虽然“美利坚”一词在同治初年就开始在使
用,不过就笔者所见, “美利坚合众国”这一译名,迟至1887年才开始出现 , 尽管出现频率并不
高  。民国成立之后, “美利坚合众国”成为标准的译名  , 直至今日。
综上而言, 美国国名的翻译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演变过程, 而最终随着中国人对美国认识的
加深和相互影响有了比较完善的定名。

注释:
有关此问题的研究,笔者尚未见到专门研究成果,只在一些著述中有零星的涉及,代表性的如杨玉圣: 《中国人的美国
观》, 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第1—2页;梁碧莹: 《龙与鹰: 中美交往的历史考察》,广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第126
页; 谢贵安: 《从固守天朝立场到融入世界文明秩序》, 《学习与探索》2008年第1期;杨菁惠: 《美国·英国国名的由来》,
《青年学刊》1996年第3期等。
杨玉圣: 《中国人的美国观》, 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第1—2页。
James Brown Scott: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nce,the 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NewYorkxford university press,1917,p.4.
  (意)艾儒略: 《职方外纪》, 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 第101页。
  (美)赖德烈(K. Latourette)著,陈郁译: 《早期中美关系史》, 商务印书馆1968年版, 第10页。
  (美)韩德(M.Hunt)著,项立岭、林勇军译: 《一种特殊关系的形成》, 复旦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第47页。
许地山编: 《达衷集》, 商务印书馆1931年版, 第169—170页。
  故宫博物院编: 《清代外交史料》 (嘉庆朝一), 故宫博物院1932年版, 第37、27—28、22、28、45、47页。
  《海录》,海山仙馆丛书,咸丰辛亥(1851年)刻本, 第50页。
阮元主编: 《广东省志》, 《续修四库全书》675卷, 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第734页。
  爱汉者等编, 黄时鉴整理: 《东西洋考每月统纪传》, 中华书局1997年版, 第23、66、231、297、319、389页。
陈恩维: 《梁廷楠<粤海关志>及其海关史研究》, 《史学史研究》2009年第3期, 第72—73页。
梁廷楠: 《粤海关志》 (第7册),北京文殿阁书庄1935年版, 第131—132页。
(美)裨治文著,刘路生点校: 《美理哥合省国志略·序》, 《近代史资料》 (92),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 第4、
35—36页。
  林则徐: 《四洲志》,华夏出版社2002年版, 评介第5页、第144、145、146页。
魏源: 《海国图志》,道光二十四年古微堂刻本, 第38卷第1页。转引自梁碧莹: 《龙与鹰: 中美交往的历史考察》,广东人民
出版社2004年版, 第126页。
熊月之: 《郭实腊<贸易通志>简论》, 《史林》2009年第3期, 第62页。
  张贵永主编: 《中美关系史料》 (嘉庆、道光、咸丰朝), 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68年版, 第22、24、 132页。
  文庆等编: 《筹办夷务始末》 (道光朝), 中华书局1964年版, 第2808、2806、2927页。
  王铁崖编: 《中外旧约章汇编》 (第一册),三联书店1957年版, 第51、102页。
  梁廷楠著: 《海国四说》, 中华书局1993年版, 第51—52、65—65、50页。
  徐继畬: 《瀛环志略》, 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版, 第273、276页。
文庆等编: 《筹办夷务始末》 (道光朝), 第2757页;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 《鸦片战争档案史料》 (VII), 天津古籍出版
社1992年版, 第624、674、689等页均称“合众国”。
黄嘉谟主编: 《中美关系史料》 (光绪朝), 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0年版, 第241、1163、3823等页均是“亚
美理驾合众国”。
宝鋆等编: 《筹办夷务始末》 (同治朝), 中华书局2008年版, 第15页。
在1887年总理衙门的一份奏折中提到准备派员前往“美利坚合众国”游历, 见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 《光绪朝朱批奏折》
(第112辑),中华书局1996年版, 第692页。在这之前,孙家谷1868年出使后撰写的《使西书略》称美国为“美里坚合众
国”, 见王锡祺: 《小方壶斋舆地丛钞》 (第14册),浙江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张德彝: 《欧美环游记》, 走向世界丛书, 岳
麓书社1985年版, 第637页为“合众国”。
不多的事例中如《申报》光绪十五年七月初六日(1889年8月2日) 《游员著作》中称,赴美游历使顾厚焜著有《美利坚合众
国地理兵要》。杜宗预: 《瀛寰异音异名记》, 1904年鄂城石印本,卷五第7页有“美利坚合众国”的提法。
傅岳叶: 《中学西洋历史教科书》,上海商务印书馆1912年版, 第四卷第73页;赵懿年: 《中等历史教科书东西洋之部》,科
学会编译部1913年版, 第92页;陆纯: 《袁大总统书牍汇编》, 上海广益书局1914年版,卷首第14页的1913年5月的《致谢美
国承认中华民国国书》均是“美利坚合众国”。
(作者梁建  云南师范大学历史系讲师、 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  邮编650500)
关注定哥微信公众平台(搜“历史如何考高分”),随时随地查询历史概念,专业靠谱又简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